著名报人李大同发公开信反对修宪 “我都这把年纪了,还怕什么”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习近平修宪:中国官方跟网民的审查"躲猫猫"

2月26日,一封前著名报人李大同致北京市人大代表的公开信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

李大同称,经与他意见相同的选民讨论并共同同意,决定向北京市人大代表发出紧急呼吁,在即将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投出反对票,否决关于取消宪法规定国家主席任期的建议。

今年66岁的李大同在1995-2005年期间任中国著名日报《中国青年报》的《冰点周刊》主编,擅长深度社会报道。 《冰点》在2005年因刊登袁伟时《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一文,一度被中宣部停刊,李大同与另一副主编卢跃刚发公开信表达抗议,此举曾获十余在京的退休共产党干部和自由派知识分子联名声援。被短暂停刊的 《冰点》重新出版,但作为抗争代价,李大同和卢跃刚被调至报社内新闻研究所。

尽管遭遇重重删帖,但中国网民仍然用各种方式在社交媒体上分享此封公开信。他们将公开信内容做成图片,发帖时采取倒置或横放的方法来避开关键词审查。

“必须站出来说话”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李大同认为,宪法有关中国国家领导人任期的规定,是邓小平最重要的政治遗产之一

“1982年宪法对中国国家领导人任期不得连续超过两届的规定,是中国共产党和全体中国人民,经过文革巨大苦难,痛定思痛后采取的一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政治改革举措,是防止个人独裁、个人凌驾于党和国家之上的最高也是最有效的法律制约……也是邓小平最重要的政治遗产之一。”李大同说。

公开信称,“中国只能在这个基础上前进,而绝无任何从此倒退的理由。取消国家领导人的任期限制, 将被全世界文明国家所耻笑,开历史的倒车,将埋下中国再次陷于动乱的种子,始害无穷。”

“我不管它会不会通过,作为一个中国公民,我应该尽到我应尽的责任,把我的意见告诉代表,至于你怎么做,我就不管了。不是整个中国都同意修宪,只不过大家都被封口了。”李大同告诉BBC中文。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中共中央建议取消国家主席任期的限制,外界认为是为习近平长期执政铺路

公开信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后,李大同收到了上百封支持邮件。“发之前我忍了一天,实在是忍不住了。跟朋友们讨论,我们越说越气,后来觉得不说话肯定不行,必须要说话。”李大同说。

发出这封需要勇气的公开信,担不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对此,李大同告诉BBC中文,“在逻辑上,北京市人大代表是代表着北京的几百万选民的。我是一个选民,给代表我的代表写一封信,表达我对某个建议的不同意见。在法律上非常安全,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我都这把年纪了,还怕什么?”

“通过了也没关系,历史经常就是这样,往前走两步,往后退一步。但这个事情是违反世界文明的发展潮流的,是站不住的,会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闹剧。”李大同说。

除了李大同,中国女企业家王瑛也以同样的方式公开表达了反对。

修宪后管控再升级

2月25日,微信发布公告称,“由于系统维护,暂无法修改头像、昵称和个性签名”。同日,微博也发布公告称,“为提升微博信息安全等级,近期微博昵称、头像、个人简介、个人主页等信息暂时无法修改”,但随后,微博删除了这份公告。

经BBC中文记者测试,目前微信与微博均无法修改头像及签名。十九大期间,由于管控升级,微信与微博也曾整月无法修改头像与签名。

鉴于社交媒体上反对之声汹涌,地方政府也纷纷出手。据一个律师群里贴出的河北廊坊司法局24日发的通知称,收到河北省律师厅的通知,近期加强律师舆情监督管理需要做到“五项原则”。

“一是属地管理,谁主管谁负责;二是加强教育监督;三是不要召开与修宪有关的言论、论坛、座谈会等,更不得以微博、微信等方式跟帖;四是扎实的做好工作,做好舆情工作;五是摸底排查,针对微信、微博发表言论活跃的律师要进行约谈,避免此类情况的发生,于2月26日之前上报排查情况。”该通知称。

此外,网上流传的一张重庆市律协渝北分会2月26日给各律师事务所的通知也提及,各律师“不得参与关于修改宪法的网络讨论,不得在网络等媒体上编发、转发有关贴文。已编发、转发的,应立即删除”,否则将“追究当事人及律所负责人相关责任”。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