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新闻场中的女记者 主角or装饰物?

A Chinese TV journalist makes her report in Tiananmen Square during the opening of the first session of the 13th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China, 05 March 2018. The NPC has over 3,000 delegates and is the world"s largest parliament or legislative assembly though its function is largely as a formal seal of approval for the policies fixed by the leader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e NPC runs alongside the annual plenary meeting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CPPCC), together known as "Lianghui" or "Two Meetings. EPA/HOW HWEE YOUNG EPA-EFE/HOW HWEE YOUNG 图片版权 EPA

每年的中国“两会”均于三月初召开,因此3月8日的国际妇女节总与人大和政协会议这些最受本土和国际媒体关注的中国政治事件重叠。 出现在政治事件和场合中的女记者群体,在报道政治新闻的同时,其自身也成了聚焦中国转型社会关涉性别、审美、平等诸多公共话题讨论和冲突的被关注对象。

她们手持话筒和相机的形象,每年都如仪式般出现在报章上、镜头前。中国国内报道定期策划“两会上的女记者” 、“两会美女记者”等话题也成了惯例议程设置。这个话题常备选项如何在中国的媒体生态中成型,“女记者”何时成了一个专有社会身份定义? 如何衍生和激发了怎样的话题讨论? 女记者们自己怎么看?

“红衣记者”与“美女记者”

1998年,时任中国总理朱镕基在例行的闭幕新闻记者会上,面对台下几百名中外记者,伸手点名身着红衣的凤凰卫视女记者吴小莉,开口便称“你们照顾一下凤凰卫视台的吴小莉小姐好不好?我非常喜欢她的节目”。

一个国家领导人的个性化表达,令习惯了不苟言笑的中国官员形象和严肃冷漠的社会主义政治风格的全球媒体甚是惊喜。朱总理原来也有好恶,也会“追星”! 此事一时成为媒体话题,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女记者”在两会上如何与政治领导人微妙互动,如何引导媒体讨论,成了互联网尚不发达的中国社会热议的话题。

图片版权 AFP

采访风格被中国媒体形容为大气淡定的原籍台湾的主持人吴小莉,身着红衣的形象被中央电视台镜头一遍遍重播,瞬间在中国圈粉无数。众多传媒学研究刊物和新闻学课程上,曾专门以吴小莉为例,分析如何更有效地在政治场合中争取提问机会,抓眼球。新闻传播专业的年轻学生们被告知,“穿红衣服容易在视觉上第一时间获得注意,是很重要的提问与采访技巧!”因此,心照不宣地,每届两会上,上会报道的女记者尤其是电视记者们,不少会精心穿戴红色服装与丝巾。“红衣记者”成为一种现象,也成为让后辈可借鉴的新闻前辈的“制胜秘笈”。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不只是女记者,两会上女翻译、女司仪等群体通常也会吸引不少目光和报道。

某省级电视台记者张小小(化名)今年是第一次报道两会,便选择穿红衣“上会”。她对BBC中文表示红色“在人群中比较显眼”,在记者会上可以提高被叫到的几率,且“衬自己的肤色”,也符合两会主题。

这种方法可能确实有效。有中国媒体统计过,2009年两会政协首场记者会上,主持人在三十分钟内连续点名三次戴丝巾的女记者提问。

除去服装,“美女记者”也向来是热点。2010年前后,各网络平台的两会专题中开始出现"美女记者"图集,2014年更曾有媒体评比出“两会现场百位美女记者”。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教授王海燕认为,女性记者常常会被媒体用作两会的一种竞争策略。“很多媒体会刻意安排女记者采访,女记者着装也会比较鲜艳以赢得提问机会”。

曾从事记者多年的性别平等工作者冯媛告诉BBC中文,在两会这个严肃的政治场合,国内媒体很多内容不能报道,“美女”元素可以吸引到更多受众关注,政治上也比较安全,因此“女记者”和“美女记者”容易被拿来做文章。

她还表示,将女记者作为“招牌”,拿她们的相貌、身材、年龄、服饰等评头论足,显示出社会还没有真正反省对女性的消费和歧视现象。

“怎么没看见谁报道一下两会上的小鲜肉?”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每到妇女节这一天,许多媒体的两会报道会出现"两会上的女记者" 、"两会美女记者"等话题。

张小小在学校时便经常见到"美女记者"的报道,当时觉得她们"都好漂亮",但入行后发现,真正的工作不止这些,作为两会记者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第三次报道两会的记者肖潇(化名)觉得"女记者"这种视角"莫名其妙"。她认为"女记者也是来工作的,而不是通过这个场合来确认我们女性身份的","怎么没看见谁报道一下两会上的小鲜肉?"

肖潇对BBC中文表示,这个话题本身就来自男权社会一种自上而下的俯瞰视角。现在传媒行业女多男少,女记者报道两会"本身不是新闻"。而"美女记者"这种表述就更赤裸了,"没人会因为被人叫做美女记者而高兴的,我觉得这是对女性记者的不尊重" 。

肖潇介绍称,工作中男性同行与自己的工作内容和强度都很平均,并不会区分性别。像这次两会她每天最多会跑两三个地方,最多一天工作16个小时。

图片版权 EPA

两会男记者:性别歧视的问题,在中国还未被深刻讨论过

BBC中文 陈岩

每年两会遇上三八妇女节,领导人们会问候参会的女代表和女委员,媒体们也用自己的方式问候自己的女记者——编发美女记者图集。这种行为背后的思考大概是,记者是“颠沛流离”的行当,两会期间尤其辛苦,我们的女记者们工作努力颜值高,所以要“展现她们的风采”。“展现XX风采”是社会主义中国特有的话语。所以很多人在消费这些内容时,不会想到“物化女性”“性别歧视”等词语。

性别歧视的问题,在中国还未被全民拿出来深刻讨论过,所以与其谈论有或者没有,不如说被大众忽略。另一个在中文互联网上广泛流传的评论是“中国的歧视多了,还轮不上种族和性别”。

恰恰相反的是,在中国媒体圈,有人可能会反驳,认为女性记者更占优势。原因是媒体采访的对象——中国的当权者和企业家们往往以男性为主。这些人的观点是,女记者与他们交流时更容易被友善的对待。实际情况是,在严肃话题或者重要采访时,女记者有时会被采访者有意无意地认为“不够格”,反而一个男性记者会被同为男性的当权者们“平等对待”。或许,这是女记者要面对的另一个“天花板”。

此外,编发两会美女记者图集也被认为是“过于娱乐化”而在最近几年越来越少。最近几年国内的记者们在赴北京参加两会前宣传部门都会提醒,报道不要“娱乐化”。“美女图集”自然在此之列。因为国内政治口径限制,严肃报道不易出彩,再加上最近几年媒体互联网化,都推出了自己的网上新闻产品,到了拼点击量的时候,轻质化、抓眼球成为风潮。那么政治口径紧,媒体们就开始“追星”——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中不乏娱乐明星、体育明星、明星企业家。这种报道多了,牺牲了两会作为政治场合的严肃性。宣传部门就出面“管束”记者,一同减少甚至消失的也包括各类“美女图集”了。


报道女记者是否对她们有利?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三八"国际妇女节中外妇女招待会在京举行(图为演员在招待会上表演集体舞)。

王海燕指出,对女记者的关注,可以是一把双刃剑。她认为,不只是女记者,两会上女翻译、女司仪等群体通常也会吸引不少目光和报道,这从一定程度显示出,“女性的劳动变得越来越可见”。中国一直在强调“女性能顶半边天”,这是国家希望公众看到的一部分,通过两会展示出来,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积极的信号”。

但她同时表示,捕捉女记者、女代表的外貌、着装,实际上社会出自男性视角的观察,女性还是放在“被看”的角度,这对社会是有负面影响的。

最近两年,两会上“美女记者”的提法已不多见,取而代之的是她们辛勤、吃苦、敢拼的形象。“女记者发挥‘洪荒之力’”、“个个都是女汉子”……这类报道比比皆是。

冯媛表示,报道女性在工作上的追求和成就当然是好事,但关键在于反应她们的多样性,比如不同年龄段、不同风格的都要有体现,而不能模式化一两种类型。既不能一味强调她们的美丽,也不应一味强调她们的辛苦。

由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主导的《中国新闻业年度观察报告2014》显示,女记者占从业人员51.5%。冯媛认为,虽然目前中国女记者比例已经超越男记者,但代表性上女记者地位仍不如男性,对女记者的报道应与其在行业内的贡献相符。“当人们一般提及记者时,如果不加‘女’字,人们想到的还是男性的形象”,“这就是为什么需要提女记者,但又不能把女记者形象单一化刻板化”,冯媛说。

女性新闻工作者的业内处境还能从另一方面显现出来。3月7日,由女记者黄雪琴发起的《中国女记者遭遇职场性骚扰状况调查》结果显示,超8成受访者曾被性骚扰。冯媛分析称,这显示女记者目前身处一个“性别不太友善”的工作环境。

她表示,这种不友善来自社会文化对女性根深蒂固的观念,觉得女性一方面要是“贤良淑德的圣母”,一方面又是“赏心悦目的花瓶”。所以工作中,如果女性清高一点就会被评价为“高不可攀”,如果跟别人打成一片,又会被别人当成随意开玩笑、占便宜的对象,“没有把女性作为平常人来亲近与对待”。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