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节的另类两性战争:港台网路“仇女平台”对决“女权主义”

男子帮女子在心型装饰前拍照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感情中,男性是“弱势的一方”吗?

“港女收兵”、“台女不意外”……你是否经常在网路上遇到这些看似“仇女”的言论,三八妇女节前夕,BBC中文访问了“仇女”平台创办者和“女权”网站编辑,听他们怎么说?

“不能只让女性独大,我们男生也要制衡一下。”调侃两性关系的网站man9secret的创办人、现年23岁的香港人万先生对BBC中文说。

万先生说,这个网站是以幽默的方式,批判网上流传的一些“女性语录”。这些“女性语录”在谈及在两性关系中, 有时会有一些“错误的”价值观──男生要对女生百般迁就,即使两人吵架也要男方认错让步,甚至会列出一些身高、身家为条件,去为男性评分,如果太低分,鼓励女性与男朋友分手。

“这个风气不太行,如果女性每天阅读这些帖文,或许会影响到她们的思维。”这个获得18万赞好的专页的创办人说。

“这些团体和言论的出现,是性别结构和文化所致,”香港岭南大学社会学及社会政策系副教授陈效能回复BBC中文邮件时写到。近年来,世界不同地区的“仇女”团体兴起,在美国,有团体会公开对女性表示仇恨,甚至恐吓以暴力对待女性。陈效能分析,这是因为女性权利开始有所进步,开始在某些方面能和男性看齐,但社会一般对男性的处境缺乏关注,因此导致这种现象。

港男“反击”港女?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名男性在网路上表示:“被女友甩了,原因是不会拍照”

man9secret网站其中一篇贴文列出男性与女朋友去旅行时的“十戒”,例如要做好准备工作、熟读地图、预留甜品、把行李箱大部分空位给予女朋友、要当助手般为女朋友拿着购物“战利品”。

万先生说,“男女平等”某程度上成为工具,例如男性在公司经常要协助女性作体力劳动、吃力不讨好的搬运工作,这个时候没有女性会走出来说“男女平等”,但如果对她们有利的时候,她们就会站在高地提出“男女平等”。

他承认,自己的专页的内容并非全面反映现实,也不肯定由网民提供图文的事例是真有其事,他提醒读者,无论是“女性语录”、或是他的专页,大家“不要太认真”、要保持独立思想,不要尽信里面的内容。

就算专页被批评是假、丑化女性、偏颇不公平,他也毫不介意,并说这个专页本来就没有要争取平等这种大爱的想法,其实只为“博君一笑”。

“为甚么不可以容纳男性的声音?”他问:“我们(在两性关系上)争取不到真正的公平,所以我们只能够发泄。”

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蔡玉萍对BBC中文说,在争取两性平等的过程中,一定会面对反对声音,在言论自由的社会,人人都有表达的权利。这种社群的出现,她认为是“预期之内”:“……牵涉到既得利益者,因为在他们的观念里没有平等意识 或甚至做过一些违反平等的事,怕被人秋后算账。”

“台女不意外”成攻击神器?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批踢踢实业坊“八卦板”截图

在台湾最大网路社群之一“批踢踢实业坊”的一些讨论区中,对女性不友善的言论并不少见,其中最常用的表达“台女不意外”被广泛地用在回复以负面描写女性的文章中,意指台湾女性做出某些带有负面意涵的行为并不出奇。

这种“厌女”氛围从何而来?在Facebook有44万次赞的性别网路媒体社群 《女人迷》编辑团队以邮件回复BBC中文称,台湾处于经济萧条时期,许多受到压力的人没有能力从社会结构中找出原因,但又需要一个情绪出口,因此会倾向将情绪对更弱势的群体发泄。

将“拜金、对西方男性献媚、利用男性当工具人、性生活复杂”等等行为的女性标签为“母猪”的言论一度在批踢踢实业坊成为风潮,一些网民甚至自称“母猪教”,崇拜发起言论的“教主”,《女人迷》编辑团队认为,“母猪教徒”是因为“感觉到薪水缩减的压力,所以对于女性在求偶市场上相对不需要这么高的经济条件感到不平,也因此更加敌视崇尚物质条件的女性。”

对于这种群体,《女人迷》编辑团队表示,“女性长期被视作工具人,替男性生孩子、照顾家庭”,而女性主义努力的不只是让女人“从男性的工具人,平等地成为人”,更是要破除把人当工具的支配关系,所以“母猪教徒”把矛头指向女性,其实是搞错攻击目标。

男性在感情中“窝囊”?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台湾,一名男性在水下向女友求婚

有17万人赞好的香港Facebook粉丝专页《十万个激嬲女友的理由》(“激嬲”意为“激怒”)创办人梁先生对BBC中文说,他在网上发现有许多讲到许多女朋友无理取闹的有趣言论,他自身甚有“共鸣”,所以成立专页让男性“围炉取暖”、“苦笑”,告诉他们:“你们不是孤单的一个。”他认为,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平台去描绘两性关系,并不单单是香港。

至于这些专页被指丑化女性,他并不认同。他表示,起初成立专页时,担心被指丑化女性,但后来他发现,自己的专页反而女性读者较多。这些女读者有时会在一些贴文中标记自己男朋友说:“其他人也是这样”,似乎是合理化自己的行径,并不觉得有问题,不过梁先生个人认为,这现象没有好与坏之分。

man9secret的万先生不认同这些专页的兴起是出自于男性对女性崛起的恐惧,他笑言,女性越来越懂得怎么“掌控”男生,香港男性在感情上比较“窝囊废”,好像“没有拍拖不行”,害怕得罪女朋友,而只会迁就女性,因而丧失了自己。

“其实我分过很多次手,就是因为这些事……”万先生说。

蔡玉萍教授则认为,人和人之间本来就要互相尊重,她反对任何性别的人透过操纵他人从中获利。《激嬲女友》的创办人认为,女性感情中有“绝对的权力”,蔡玉萍认为,男生在约会阶段可以主动采取行动,女生也有拒绝的权利。“如果在约会文化里,男生采取行动,女生没有权拒绝,这样才算男女平等的话,我看不到为什么这算女性有绝对权力。”

“女权过”的时代?

图片版权 AFP

man9secret的万先生直言,香港存在男女不平等,但不单只有女性受到不平等待遇。他认同女性能够担任企业高层的机会比男性少,但相对地,女性不会主动争取与男性一同从事劳动工作,而部分工作,亦令女性更为吃香,例如男生要当补习老师,往往会不及女性竞争。

《激嬲女友》的梁先生说,在香港零售、服务业中,女性获得工作的机会有更大优势,部分工作更写明只会聘请女性。

万先生说,“女权”这个字,在香港的形象也十分“令人嫌恶”,例如当有女明星穿着性感服饰时,会有自称的女权主义者批评这些明星的做法,认为是女性自我物化等等,他认为这种做法有点极端,不过他承认,一些女权份子争取的权益未必是错。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女性够不着玻璃天花板,还是爬上了破碎的阶梯?

蔡玉萍教授评论,从二战后香港女权的发展上来看,教育层面已经达到男女平等──意即受教育机会均等。但在职场上,女性仍存在“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虽然相较韩国和日本,香港女性的“玻璃天花板”较高,但在政治、企业的高层中,还是以男性为主。

香港非牟利机构“社商贤汇”在妇女节前夕发表一份报告,当中指出香港大公司中的女性董事比例在过去一年仅轻微上升 1.4%,情况“令人失望”,香港身为国际金融都会,在性别平等方面应该“加快步伐”,否则“不进则退”。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蔡玉萍教授认为,台湾女性政治人物较有实质影响力。图为台湾总统蔡英文。

蔡玉萍认为台湾的性别平等比香港“走得更前”,台湾有《家庭暴力防治法》,内阁、政党中有妇女保障名额,确保妇女在政治上能发挥实质影响力。

“台湾非但不存在女权过盛,离性别平等都还很遥远。”《女人迷》编辑团队在今年妇女节调查1100名女性的职场现况,发现其中有1/4的女性表示曾在职场亲身经历性别歧视,1/3 曾观察到其他女性在职场上经历性别歧视,不论是亲身经历还是观察到他人遭受性别歧视,70%的人选择隐忍。受访者称,选择隐忍大多是因为“权力关系不对等,代价太高。”

《女人迷》编辑团队认为,女性主义的存在,并不在于只是“替女性发声”,而是在点出既有的性别结构中存在的不平等。有些男性认为“父权结构”是性别原罪,但该团队称,女性主义点出的就是──男性与女性都可能是父权结构体系下的受害者。“我们要做的是共同修正甚至推翻这个体制。在这层共同对抗的关系上,性别应该是盟友而不是敌人。”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