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补选:“抗衡建制”与“结束吵闹”

An unknown heckler (L) faces off with pro-democracy activist Joshua Wong (R) at an election rally for Hong Kong Legislative Council by-election pro-democracy candidate Au Ngok-hin in Aberdeen Square in the Hong Kong Island geographical constituency, Hong Kong, China, 11 March 2018. Hong Kongers go to the polls 11 March 2018 to vote for four new lawmakers after the disqualification of four lawmakers for what Hong Kong"s High Court ruled was improper oath-taking in a swearing-in ceremony after the 04 September 2016 Legislative Council elections. EPA/ALEX HOFFORD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黄之锋(右)在帮民主派候选人拉票时,有示威者与他对峙。

香港3月11日(星期日)举行立法会补选,填补因为宣誓风波而被撤销议员资格(俗称DQ事件)的议席空缺。

今次选举约210万名香港岛、九龍西及新界东地方选区,以及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功能界别的选民合资格投票。

外界关注今次民主派阵营能否重夺“地区直选”的否决权,避免建制派可以在立法会轻易通过任何议案。

民主派形容今次投票是要显示香港人追求民主的心不死,反对DQ和抗衡专制。

中国政协副主席、香港前行政长官董建华就指,香港正处于关键时刻,认为港独和自决危害香港,“吵吵闹闹的时候应该结束”,呼吁选民选出有建设性、做实事的人当议员。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投票时没有接受媒体访问,所属票站附近,有示威者与警员发生小规模冲突,有示威者被抬走。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林郑月娥投票时,有示威者在票站外被警员抬走。
图片版权 Reuters

选民怎么看?

民主派支持者、从事市场营销的梁先生对BBC中文表示,今次投票是要表达对政府的不满,他认为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被撤销议席是“不公义,不尊重选民的决定”。

“我实在不想再次投票,但没有办法,我们只余下这个方法去告诉政府,我们是有多反对DQ、反对建制派。”

建制派支持者王女士则表示,那多名民主派议员被撤销议席是“罪有应得”。

“香港已回归中国多年,我们不可以再反对中国,这些民主派人士在搞乱社会,会断送香港前途。”她说。

但今次选举亦有人鼓吹投白票或不投票,自称民主派的选民杨先生是其中之一,他说在DQ事件后,许多人对政治感到失望,不觉得民主派有能力改变,他认为民主派需要派出更敢于与中国对抗的候选人。

他说他原本支持香港众志的周庭参选,但周庭因为主张“民主自决”被取消参选资格。

“我都明白提倡港独、自决的人是连参选的资格也没有……我想我们要思考如何在选举以外追求民主公义。”他说。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港岛区建制派候选人陈家佩(中)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前民主党成员区诺轩(中)代表民主派出战港岛区。

DQ事件背景

2016、17年,有六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因就职宣誓被指不符合规定,被香港政府入禀法院,要求撤销其议席。

宣誓事件中,以“青年新政”名义当选的游蕙祯和梁颂恒,称中国做“支那”,并展示“香港不是中国(Hong Kong is not China)”旗;另外4人则分别因携带黄伞、慢读誓词、加入额外字句,和把“国”字提高声调。

在法院审讯期间,全国人大就香港《基本法》的条文进行释法,重新界定了何谓宣誓有效。法院遂援引释法内容,裁定六人宣誓无效,将六人的议员资格撤销。

民主派认为释法破坏香港法治,而香港政府对议员兴讼,是不尊重18.5万选民投票的决定。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撒切尔

由于有两名前议员就法院判决上诉,议席未能立即补选,今次先行就六个中的四个议席进行补选,余下两个议席的补选日期未定。

民主派能否重夺否决权?

香港立法会只有一半议席(35席)由选民直选产生,是为“地区直选”议席,另外35席为“功能组别”,多数由少数公司团体票、或专业人士选出,一些更是自动当选,被认为是“小圈子选举”。

在香港立法会中,关乎政制改革、修改基本法等重要议案,须获全体议员三分之二通过;但由议员自行提出的议案,则需要在“功能组别”与“地区直选”两个组别中,双双过半才能通过。

由于功能组别的设置,民主派未能获得议会过半,但一直能保住全体三分之一、以及“地区直选”过半两项重要的否决权,但早前的DQ事件令六个属于民主派的议席悬空,令民主派在“分组点票”的“地区直选”部份,失去过半优势,无法阻挡建制派提出的任何议案通过。

这是立法会出现在主权移交后首届选举(1998年)至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形势。建制派趁机通过了多项修改议事规则的议案,削减立法会议员多项权力,令议员更难“拉布”(即以点算出席人数、冗长发言、提出数百项修订等方式阻止争议性议案通过)。

今次补选将决定民主派能否再次获得“地区直选”的否决权,而能否重夺全体三分一否决权,则要取决剩下两席如何解决,才会有最终结果。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