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往事:BBC同军情五处合作对员工政审

bbc
Image caption 1959年的BBC广播大厦

数十年来,BBC一直否认该公司的求职者要经过英国安全机构军情五处(MI5)的政治审查。但是实际上,在BBC成立初期就有对求职者的政治审查,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90年代。保罗·雷诺兹(Paul Reynolds)是一位看到所有BBC政审档案的记者,他讲述了英国广播公司同安全部门长期的渊源。

在 《观察家报》揭露了广播大厦105号房间的许多细节前不久, BBC一名高级管理人员在1985年写道:"我们的政策:保持低调,对所有问题不作回应。" 但是那次报道披露了那么多的细节,继续隐藏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在那之前,BBC的政策是坚决否认存在政治审查。他们不仅一概不作回应,而且在有必要的情况下还要撒谎。这种状况持续了50年。

早在1933年,BBC的高管阿兰·道内上校(Alan Dawnay)开始举行会议,同军情五处的负责人弗农·凯尔爵士(Vernon Kell)在伦敦切尔西区的伊顿街的公寓中交换信息。那是一个政治极端主义盛行的年代,双方都认为BBC"在对付共产主义活动方面需要帮助"。

Image caption 1918年在开罗道内上校(右),T·E·劳伦斯(“阿拉伯的劳伦斯”)和考古学者卫·乔治·霍格思。

这种非正式的安排经过两年后变成了两个机构之间的正式制度,所有BBC新雇员,除了诸如端茶倒水的女佣这类雇员,其余都要经过政审。他们主要担心"用心险恶"的工程技术人员可能会在关键时刻破坏网络,或者心怀不轨的人可能会破坏BBC的声誉,"为左翼政府上台铺平道路"。

BBC的政审开始成为惯例。从一开始,公司就为情报部门(军情五处)发挥的作用保守秘密,也不公开政审的事实。在某种程度上,这样做也有其道理,要记住,直到1989年"秘密机构法案"通过前,英国情报机构存在本身都不为外界所知。

政治审查进行了多年后,BBC的一些高管担心他们发表某些"欺骗性"的声明,有一次他们对询问的议员发表不实声明。但是当军情五处说要减少须经政审的工作岗位数目的时候,BBC却不同意这样做。虽然有些人反对在BBC公司内部进行政审,但是这些人士在1980年代冷战开始缓和前并没有什么影响力。

Image caption “走程序”其实就是政审做法的代号。

一旦申请一个工作岗位的某位候选人和其他一或两位候补者被认为"也合格"的时候,就启动了政审程序。候补候选人的作用是,当第一个候选人没有通过政审的时候,就能很容易地考虑第二个候选人。他们告诉候选人在任命前需要走必要"程序",这就意味着要开始政审了。“走程序”其实就是政审做法的代号。

1984年的备忘录列出了一些被禁组织名单。在左翼的有"英国共产党","社会主义工人党","工人革命党"以及托派组织 "战斗趋势"。当时极右翼组织诸如"国民阵线"和"英国国家党"也引起担忧。

求职者不必是这些组织的成员,只要和他们发生联系就足以遭到拒绝。

Image caption 1938年BBC的播音室

如果军情五处发现某个申请人有问题,通常会按照某种表格做出如下"评估":

  • "A"类:"安全部门建议不应该聘用此人,不能让他/她利用职位之便直接影响广播材料,为其颠覆目的服务。"
  • 限制性稍差的"B"类:安全机构"建议"不要雇用,"除非能够决定其他考虑足以抵消(此建议)"。
  • "C"类的建议说,对申请人不利的信息没有"必须禁止"他们受雇佣,但是如果相关职位能够为颠覆活动提供"很多机会",那么BBC"也许会更愿意考虑另作安排。

按照规定,BBC在原则上决不雇用A类的申请者,不过也有一些属于这类的候选人通过了筛选。这其实同BBC的公开立场有出入,即所有任命全由BBC控制。在道理上是这样,但在实际上BBC把A类候选人的决定权交给了军情五处。

如果被怀疑的人已经受雇于BBC,或此人在内部申请一个需要经过政审的岗位,那么在他们的档案中就会出现一个类似圣诞树的箭头。

Image caption 这个圣诞树形状的箭头是政审程序重要的一部分。

这个圣诞树形状的箭头是政审程序重要的一部分。BBC一直说"员工调动名单"罗列了那些需要审查,看他们是否可以晋升的人的名单。档案上标有树形箭头就告诉管理层这是个需要考虑安全因素的人。这些人的档案上还写着所谓"持续警示"。该警示说:"不能晋升或调动其他职务(或给长期合同),必须先要咨询(人事负责人)后才能决定。"

如果受怀疑的雇员同公司发生纠纷在劳工法庭打官司,BBC就会悄悄地消除此人档案上的相关标记,以保守政审的秘密,因为劳工法庭有权调取并审阅公司档案。公司内部决定对档案上的标记做出误导性解释,如果有"完成了一般的任命形式"的字样,就说这是指"理性程序,指最近的亲属,养老金等"。

作圣诞树标记的做法最终在1984年停用,因为据说这会招致不必要的注意力。《观察家报》在1985年报道后,这种做法引发许多关注。报道当天,有人就在BBC广播大厦的105号房间的门把手上挂了一些圣诞节装饰物。那里是BBC进行政审的地方。

1968年BBC总裁休·格林爵士(Hugh Greene)在采访中的表现体现了BBC否认和模糊真相的政策。

2月,他对《星期天泰晤士报》记者大言不惭地进行误导:"我们有23000名员工,这个群体包括各种人,包括你们所称的"娘娘腔"(同性恋)——记者肯定这么称呼", 而且还有共产主义者。但是这不是我们该管的事。我们不对加入BBC的人作任何调查。

Image caption 1968年BBC总裁休·格林爵士(Hugh Greene)接受采访。

的确BBC和军情五处都没有把同性恋当作拒绝求职者的理由,但是格林所做的就是不雇用共产主义者,如果审查不是由BBC来做,就是由安全机构进行审查。

档案显示BBC进行面试的方案都是由军情五处起草,军情五处在BBC内部的备忘录中被称为"学院"。在一次面试前,BBC似乎偏离了一贯的政策,一名高管对"学院"说"在和平时期,不再需要政审了"。BBC表示愿意公开承认,参加战时广播,即"紧急国防工作"的人,以及受雇的外国人要经过政审。BBC的备忘录说:"学院不赞成以任何方式提到政审。"

为了强调这点,一名军情五处的官员在电话中说,"应该不要直接承认存在政审"。如果迫于无奈,BBC可以承认"同战争计划目的相关"以及"同外国人相关"的时候,有过"类似的做法"。

无论如何,安全机构"希望尽量少提政审问题"。

Image caption 播出讽刺节目“过去一周”增加了格林作为宽松自由管理者的声誉

军情五处建议格林应该回避这些问题,要让"人事方面的人"回答这些问题。而且"也许能让招募程序以及需要仔细对待推荐/参考人等说辞顶住这些压力"。BBC十分仔细地对待最后阶段的工作,在后来一些年的BBC回复中都出现了这种字样。措词巧妙但含混其辞,回复说咨询了申请人给出的推荐人。实际上推荐/参考人都是由安全机构提供的。

格林按照军情五处的意思办理。他对《星期天泰晤士报》说,他不会回答关于政审的问题,让手下高级管理人员来回答这些问题。《星期天泰晤士报》似乎也照此问询了其他高管。但在发表的报道中,该报并没有就此问题向格林提问。

不过总裁的发言人,行政主管约翰·阿克尔(John Arkell)在记者追问下,先一概否认,后来又说:"如果某人是共产主义者,也没有关系,当然除非此人子在特别敏感的领域工作","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也许有时候有些人会受苦。"

Image caption 1970年阿克尔访问BBC在威尔士的办公楼。

不过阿克尔随后赶忙重复BBC标准的否认:"我必须要指出,安全审查并非在BBC求职的前提条件。"

但当时约6000个BBC的工作岗位涉及政审。阿克尔的评论引起了一些人的怀疑。一名BBC高管指责他"公开承认"存在政审。不过阿克尔自己对他的回答很满意,他鼓励BBC的一名同事利用他的回答"为BBC从军情五处那里争取点赞扬"。

安全机构为此致信祝贺阿克尔,说他"应付提问令人信服",BBC重要的高管也要照章办事,只按照评论说阿克尔的否认发表评论,不添加任何修饰。

格林拒绝回答问题对于内部人士并不奇怪。虽然他在1960年担任BBC总裁后一直在放宽限制,但他坚决支持政审。在他担任公司负责人后不久,就率领BBC的代表团同内政部谈判,因为内政部问为什么那么多BBC求职者要经过政审。军情五处担心有人会因此对他们发起诉讼,因为该机构得到的授权是"对付颠覆和破坏的威胁"。他们只想对申请一些工作职位的求职者进行政审。

Image caption 阿克尔建议军情5处承认BBC的成绩,因为他面对星期天泰晤士报记者尖刻的提问应付得当。

但是格林拒绝作任何修改。BBC要求进行更多政审,防止"颠覆者"渗透,但是认为那样就等于公开承认对自己的主要雇员进行审查。军情五处希望减少进行政审带来的负担,但坚持要完全保全保密。

经过一段时间,不同的看法才达成一致。安全机构设法让他们的活动在其机构的授权指示范围内进行,BBC也从政审制度中排除出528个职位。其中81名雇员属于化妆和服装部,20名属于录音部门,21人属于图书馆。16名属于宗教广播部门的员工也被从审查制度中排除,不过BBC仍然可以要求对任何个别雇员进行政审。

这样做令其雇员不再被视作国家的危险。

没有通过政审的求职者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遭到拒绝,不过他们可能会猜到其中的原因。

一个比较有名的例子是关于著名记者、"中外对话"的总裁和总编伊莎贝尔·希尔顿 (她后来因为报道杰出获得"大英帝国官佐勋章")。她1976年申请BBC苏格兰分部遭到拒绝,她认为被拒的原因是她同爱丁堡大学的共产党成员有联系,她和那个人同是爱丁堡大学的中国-苏格兰组织的成员。

Image caption 英国著名记者、"中外对话"的总裁和总编伊莎贝尔·希尔顿

希望雇佣她的BBC高管阿利斯泰尔·赫瑟林顿(Alastair Hetherington,后来长期做《卫报》的总编)为此发声抗议,公司最终决定给她那个职位,但为时已晚,她已经另寻高就。后来BBC最后一个负责同安全机构联系的官员迈克尔·霍德(Michael Hodder)很抱歉地告诉她,那一切都是个"错误",但是那件事仍然让她感到愤怒。

伊莎贝尔·希尔顿说,"那件事仍然让我觉得恼怒。让我不满的是缺乏负责机制,BBC没有人为此道歉,作出解释,或者公开声明为她辩护,也没有为他们的过错道歉。"

"在针对我个人,我的声誉,我的事业所做的事情上,他们进入了机构性的抱团防御状态,BBC里面没有人承担责任,似乎也没有人觉得他们应该为弥补对我的伤害做任何事情。我觉得那种做法很肮脏,我仍然那样看。"

"更严重的是,不光是我自己遭遇的事情,我觉得BBC背叛了公众的信任,因为他们在英国推行一种让秘密警察控制和讹诈记者的做法。我一听到BBC夸耀说他的新闻传统如何优良,我就觉得有点愤怒。"

希尔顿最后还是进了BBC,在1990年代在广播4台主持"今晚世界"节目,后来在广播3台主持艺术节目"晚间广播"(Night Waves)。

另外一个因为军情五处的评审而遭到拒绝的申请人是汤姆·阿彻(Tom Archer),他在1970年代在布里斯托为BBC作自由记者,但是1979年以后申请长期职位时遭拒。阿彻说他曾经是"大学里活跃的社会主义者",但BBC通常并不在乎这种"年轻时的热情"。他遭拒应该另有原因,那个在布里斯托想雇用他的编辑罗宾·希克斯(Robin Hicks)后来发现:阿彻遭到拒绝的原因是他的一个近亲被指参加了社会主义工人党。希克斯提出抗议,但无济于事。.

Image caption 1983年的汤姆·阿彻,他在为BBC作自由记者

不过阿彻的事业在BBC外面有了很大发展,他在4频道和格林纳达电视大获成功,不过他的职业道路后来又回到了BBC。在2008年他成了布里斯托BBC纪录片的总监(controller)。

他谈到1979年发生的事情时候说"我当时很愤怒,甚至受到了惊吓","我害怕失去所有一切。我们当时是一对年轻的结婚夫妇。我把买来的录像机送回去,把汽车也卖了。他们做事的方式隐秘而且笨拙。"

"当然我又回来了,这就是个胜利。"

就在汤姆·阿彻的求职申请遭拒的时候,BBC一名主管人事任命的高管说,结束政审的时候到了。在1979年12月,休·皮尔斯(Hugh Pierce)指出,在最近两年对数千人做过政审,只有22人的申请被拒绝。因此他认为"政审规模应该缩小"。

他还怀疑那22个遭拒的人是否真的能带来什么危害,因为"任何个人的偏见,都可能会显现出来,而且能加以核查。"他建议继续对那些能够接触官方机密的人以及雇用外国人的BBC国际部的雇员进行政审。除此之外,他说"我们应该放弃目前的要求,即对某些类的求职者全部进行政审。我们应该停止这种挤压机制,代之以更灵活的做法。"

在他长达10页的报告的最后一行他做了预言。他警告说,如果政审的规模为公众所知,就会成为"受到嘲笑和谴责的理由"。但是他的建议并没有被采纳,他的预言成真,1985年8月《观察家报》报道了BBC政审的事。

Image caption BBC关于政审的档案也经过审查,军情5处雇员的名字被抹去。

尽管Pierce大幅度减少政审的建议没有被采纳,不久后BBC采取措施减少了要经历政审的人数。自从BBC开始实行政审以来,记者都要经过审查,但是1983年BBC做了一次检讨后,经过政审的人数就减少了2000个,其中包括一些初级编辑职位,令公司要政审的职位减少到了3705。

负责审查的人,也就是BBC同军情五处联络的负责人是罗尼·斯东汉准将(Ronnie Stonham)。他是一位前皇家通讯兵军官,还写过更新版的"辩护报告",报告第一行就是标准的一概否认:"必须要坚决说BBC的雇员不需经过安全审查,安全审查并非雇用的前提条件。"这和现实很难吻合,因为斯东汉本人在1982年的报告中说,1287个人的名字被送交给军情五处接受"反颠覆"审查。

不过在BBC顶层支持政审的人显然在减少。BBC理事会副主席威廉·里斯-莫格(William Rees-Mogg)在《观察家报》作揭露报道前就已经对政审的做法提出质疑。

当时爆料记者大卫·雷(David Leigh)和保罗·拉什马(Paul Lashmar)写道:"当时大部分BBC员工都不知道在广播大厦偏僻走廊的105号房间,就是奥维尔小说《1984》里面真理部的原型"。105号门牌上写着"特殊职能管理",门后面坐着BBC和军情五处联络负责人罗尼·斯东汉准将。

报道的标题是,"揭秘:BBC如何对其员工进行审查"。

Image caption 政审档案被保存在BBC在Caversham的档案中心。

这次报道罗列了事实和历史案例,BBC的标准否认已经无济于事。

斯东汉的上司,人事主管克里斯托弗·马丁(Christopher Martin),最初试图用标准的否认对付大卫·雷和保罗·拉什马,后来从内政部得到准许采用新方针,即公开承认BBC存在审查,但是现在已经减少了审查。

有些人对BBC能够在如此长时间内保守秘密赞叹不已,显然档案中表达了某种焦虑,即如果遇到来自媒体真正的压力,BBC会很难保守秘密。当时BBC的总裁阿拉斯代尔·米奈(Alasdair Milne)说,"报道的是50年前的事情,媒体花了那么长时间才找到线索。"

《观察家报》的揭露报道带来了变化。

《观察家报》揭露报道发生后,在1985年10月BBC公开宣布未来的政审仅限于最高层的执行人员,以及那些负责紧急情况下广播(即在核战爆发时的秘密战时广播系统)的人,还有被认为容易受到敌对势力渗透的BBC国际部的雇员。除几类雇员外,其他雇员将不再有政审。

在那之后很快罗尼·斯东汉就建议把反颠覆的审查局限在高级编辑范围内,但是BBC的管理层的立场更进一步。在1985年10月BBC公开宣布未来的政审仅限于少数顶层的执行人员,即那些负责紧急广播的人(这指在核战发生时的秘密战时广播)和BBC国际广播的雇员,这些人被认为容易受到敌对势力的渗透。不在此类的员工的政审将停止进行。

Image caption 保罗·雷诺兹同BBC许多其他记者一样,即使在1985年后,仍然经过了政审。

但是在暗地里仍然有一些人反对这种改变。 他们要求采取某种防御措施,对国内和国际的专门记者继续进行政审,理由是"他们的品性决定BBC的声誉"。为此要有变通办法,那就是这类记者很快被列入能够接触到政府保密信息的名单,而实际上他们无法接触到那些信息。

最后要经过政审的国内记者的数目被减少到1400个,国际部被减到793个。在通过安全服务法后,这个审查系统在1990年进一步被修改,除了那些会参加战时广播和能够接触到政府秘密资料的人以外,BBC停止了政审的做法。

又过了两年,战时广播制度也被终止,因此政审范围被进一步缩小。BBC没有透露现在他们的员工是否仍然经过政审。BBC的一个发言人说"我们对安全问题不作评论。"但是任何仍然保留的审查,例如对那些做应急计划而需要接触保密资料的人所作的审查,将会公开,而且在通知当事人的情况下进行。再不会有像过去那样对保密做法。

在战时广播制度停止时,斯东汉已经退休,他同军情五处联络的责任已经由新闻部门的人事高管迈克尔·霍德(Michael Hodder)接手。霍德曾经是一名皇家海军陆战队军官,他负责执行公司内部仍然保留的政审,而且处理过BBC国际广播部门发生过的几个案子。

Image caption 伯吉斯是著名的"剑桥5谍"之一,他在二战时曾受雇于BBC

缅甸科一名雇员被发现向伦敦的缅甸使馆提供异见者名单。一名BBC沙特阿拉伯雇员同时从沙特使馆领取报酬。还有一名申请阿拉伯语广播的人是一个著名的恐怖分子的亲戚。

霍德把BBC政审档案当作历史资料保存下来。他没有执行销毁这些档案的指示,而是把档案送到"BBC文件档案中心"锁入保险柜。那些BBC保存的情报部门关于BBC雇员的材料被销毁。

不过霍德特意把伯吉斯(Guy Burgess)的个人档案保存下来。伯吉斯是著名的"剑桥5谍"之一,他在二战时曾受雇于BBC,但在保留下来的政审档案中,并没有任何记录表明他是苏联间谍。显然对他的政审并没有奏效。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