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定制”的社交争议:交友与援交的一步之遥

the app
Image caption 《环球时报》批评这“SA甜蜜定制”是一个“援交平台”。

交友程式“SA甜蜜定制”近日在中国突然火起来,一度登上中国大陆社交应用程式下载榜首位,在APP Store总下载量排行第四。这个程式标榜可以认识“高素质、高品位”的人群,但在英美等国家,这个平台以撮合“甜心宝贝(Sugar Babies)”与“甜心爸爸(Sugar Daddies,又译糖爹)”闻名,被视为是年轻女大学生结识“富爸爸”的“援交平台”,曾一度引发争议。

中国官方小报《环球时报》批评这是“赤裸裸的援交包养平台”,要求立刻关闭这个网站。随后,这个程式所属的公司娱发信息科技(上海),被官方列为“经营异常名录”,而“甜蜜定制”亦从App Store中被下架,微信服务号因违规已被封停。

“SA甜蜜定制”创办人布兰登韦德(Brandon Wade)曾表示,男性希望寻找性爱,是约会本身的目的,但和召妓有点不一样,认为这个平台是为女性赋权,让她们可以利用自己的资产。但在被中国官媒狠批后,他对中国媒体说,在中国的业务和美国不一样,会倾向保守,不会在中国谈交易、金钱这类东西,公司也不容许用户有非法行为。

官方舆论批判这个程式违反道德,但这个交友程式确实火起来,是好奇还是市场有需求?而这个程式为何能够经过中国大陆的严格审查?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SA甜蜜定制”称,锁定“CEO、企业家、模特儿以及高端用户”。(资料图片)

“高端交友”?

“SA甜蜜定制”在外国是用Seeking Arrangement这个名称,据公司简介称,这个平台来自美国。公司锁定“CEO、企业家、模特儿以及高端用户”,希望把平台定位是“华人高阶交友品牌”,其功能是协助用户“靠近成功人士或魅力甜心”,相对地,英文版开宗名义说是为用户寻找“甜心干爹”、“甜心宝贝”。

“SA甜蜜定制”自称全球有1000万名用户,男女比例为4:1,男用户付费可以成为高级会员,能收到更多讯息以及在搜索页上获得优先展示,而如果大学生使用大学邮箱,注册认证后也可以免费升级帐户。

BBC中文翻查资料,这个平台在2014年已开始在微博运作,宣传自己中文版网站,其应用程式在2017年已上线。网站声称,平台“绝非为性工作者,和色情服务人员”所建,一经发现,将注销帐号。

BBC中文日前下载其中文版,看到一些用户贴上性感女性的照片,表明“现在缺钱,希望寻找甜心爸爸”,也有自称18岁的女生表示,只要给她援助便可与她约会。

Image caption (程式截图)

在广州从事市场营销的女用户陈小姐(化名)对BBC中文表示,她因为出于好奇,使用这个交友平台,直指这个程式没有很多“真正的甜心爸爸”,让她有点失望。

“里头是有很多中产上班族,但如果你使用其他交友程式,到中产区绕一圈,也可以刷到这些人。”

她说,其它交友程式偶尔也有人表明想认识干爹,不见得很特别,“毕竟有市场需求嘛,你可以站在道德高地上批判它,但就算关了这个平台,有心找干爹或是年轻女生的男女,还是会有方法找得到。”

“社会好像在赞美嫁给一个有钱人是一项成就,我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但我也想找个收入稳定的男人,如果这个平台做到可信的背景审查,以收入把用户分类,一定更火,不过目前做不到,认识别人时还是要小心一点,多了解对方才会真的见面。”她说。

另一名在香港大学念书、来自北京的张小姐对BBC中文表示,这个交友平台以认识有钱人为招徕反而让她却步。

“如果我把自己的图片放上去被其他人发现,别人或许会以为我是援交那种女生,无论援交是否涉及性交易,也是有违道德的事情,无论多缺钱也不应该这样做,女生应该洁身自爱。”来自中产家庭的张小姐说。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官媒狠批

中国《环球时报》直斥,这个平台是“西方臭名昭著的援交网站”,促请当局立刻关闭有关平台,认为中国应该拒绝这种“物化女性”和“挑战社会公序良俗”的境外企业。

报道批评,这个平台在境外使用“干爹”、“甜心宝贝”的字眼修改成“高端人群”、“成功人士”,也是流露着有钱人包养年轻女生的概念。

这则报道发布后,随即令更多人下载这个程式,但撑不过几天,便被下架。“SA甜蜜定制”的微信公号因违规而无法关注。

“SA甜蜜定制”发表声明,表示在华语地区拥有绝对独立的品牌定位,质疑部分媒体的报道误导,并指公司“主张绿色交友,健康活动”,强调会采取人工审核制度,禁止任何违法违规行为。

“SA甜蜜定制”匿名负责人亦对中国媒体表示,中文版是走“高端婚恋交友定位”,并不等同“包养”,也不等同“Sugar Dating(甜心约会)”。

公司声明提醒用户:“网络虚幻,提高警惕,严防欺诈。”

为女性赋权?

“SA甜蜜定制”创办人兼行政总裁是新加坡华人布兰登韦德(Brandon Wade),他曾经就读美国麻省理工,2006年开始创立有关平台,从网站做到交友程式。

他对中国媒体说,这个平台在中国和美国采取不同的策略,在美国刻意弄得有争议,但在中国就倾向保守和低调,不会在中国谈交易、金钱这类东西。

他坦言,不是所有用户都怀有好意,有人不正当使用平台,公司每天踢走无数妓女。

他曾经在欧美媒体分享自己的历程,指自己与其他高学历的高薪人士一样,因为事业限制难以扩大社交圈子,加上自己性格害羞,感情长期空白,所以创立平台,希望其他与他一样名成利就的有钱男子,可以有机会结识女性。他自己便是透过这个程式结识女伴,也不介意自己女儿使用这个平台。他本人离过三次婚,目前单身。

麻省理工学院的校报曾撰文批评其校友创办的交友平台:“用金钱建立的伴侣关系,从表面上看或许与通过感情建立的关系相似,但两种关系的根据却天差地别:一个健康伴侣关系源于彼此在性格、情趣等多方面的吸引,但布兰登韦德和他的援交网站所建立的男女关系,不过是源于女性对于钱和男人对于性的需求。”

面对批评,他认为外界要用另一种态度面对两性关系:“真爱是穷人发明的概念。”

他认为,男性希望寻找性爱,是约会本身的目的,但约会和召妓有点不一样,声称这个平台是为女性赋权,让她们可以利用自己的资产。

他对英美媒体说,年轻人知道有学位的重要性,而这个程式可以让学生有其他非传统途径攻读学位。公司称,一些年轻用户可以透过这程式赚取每月2700多英镑,56%的年轻用户是来自中产或以上的家庭。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女学生是这个程式的目标客户。(资料图片)

“剥削年轻女学生”

BBC几年前已经报道,在英国愈来愈多大学生使用这个交友平台,近期亦报道,超过200名在威尔士的女大学生透过陪伴有钱男性去应付学费。一些关注团体批评这种做法是“剥削年轻女学生”。

20岁的女用户汉娜(Hannah,化名)曾对BBC说,透过这个交友程式认识一名德国商人,两人约会吃饭喝酒,便为她赚取了750英镑,这位商人之后邀请她上酒店房间,但她拒绝。

她说,随便与一个陌生男子见面有潜在危险,而且在这个程式认识的人,都会把女性视为可以任人鱼肉的女生。

但另一名20岁的克洛弗(Clover Pittilla),两年前接受BBC《Newsbeat》节目访问时,则为这些平台平反,认为使用这些平台的不是妓女,不会被迫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

她说,在这些平台上,性是一个可以公开讨论的话题,不愿意的话,是可以断言拒绝,但如果你发现对方有吸引力,不介意的话没有问题。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