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撤黑工指控 英国前台球球星斯蒂芬·李逃过香港牢狱之灾

斯蒂芬·李在沙田裁判法院外(BBC中文图片8/6/2018) 图片版权 BBC News Chinese
Image caption 斯蒂芬·李离开法院时不愿透露在香港候审期间的生活。

香港一所法院同意撤销起诉英国前台球球星斯蒂芬·李(Stephen Lee)非法工作,并予以释放。

43岁的斯蒂芬·李今年4月到香港后,被入境处调查人员于九龙一所台球俱乐部拘捕,斯蒂芬·李被指控在俱乐部打黑工教授台球,干犯“违反逗留条件”罪。

斯蒂芬·李在4月底接受法院提讯时否认控罪。至本星期五(6月8日)开审之际,法庭接纳控方“不提证供起诉”,批准斯蒂芬·李以1000港元(127美元;817元人民币)“自签担保守行为”12个月,承诺在此期间不再犯事。

世界职业台球和斯诺克协会(WPBSA)委托的仲裁机构于2013年裁定斯蒂芬·李打假球罪名成立,判处停赛12年。他随后到广东深圳经营一家台球培训中心。

斯蒂芬·李为什么会被捕?

斯蒂芬·李的案件星期五在沙田裁判法院开审。

法庭书记向被告人宣读起诉书称,斯蒂芬·李4月9日以访客身份入境香港,按例无论会否获取报酬,均不能受聘任何形式工作,但入境处调查人员接报他将到香港美式台球名将区志伟等人经营,位于九龙佐敦的台球馆 Q School 授课,每小时收费1000港元。

入境处调查员于4月12日派员假扮学生登门,斯蒂芬·李询问卧底调查人员想学什么东西,区志伟则透露可录影授课过程。调查人员随后按斯蒂芬·李指示以两张有记号的500港元钞票向收银处付款,并开始上课。

案情续指,在课堂结束前10分钟,调查人员披露身份,并当场拘捕斯蒂芬·李、区志伟和另一名台球馆董事。斯蒂芬·李服从调查人员指示出示其英国护照,并在警诫下承认帮助朋友教球。

法庭书记询问被告人是否同意案情,斯蒂芬·李回答:“是。”

检察官此前曾向裁判官申请将斯蒂芬·李与另外两人合并同案审理,但其余两名被捕人士至今未被起诉,裁判官因而拒绝申请。

现场观察:炎热天气下的黑色外套

BBC中文记者 叶靖斯 发自香港

图片版权 BBC News Chinese

在热带气旋艾云尼的影响下,香港风雨大作,但早上的气温仍在30摄氏度左右高踞不下。守候采访的记者仍要稍加擦汗,斯蒂芬·李却是身穿黑色长袖外套,从容的走进法院大楼。

案件原定审理两天,但控方在开庭之际告知裁判官,控方同意辨方提出的“自签担保守行为”建议,采取“不提证供起诉”。结果整场庭审不足半个小时就结案退庭。

斯蒂芬·李站在法庭后方聆听裁判官解释“自签担保守行为”的条件,当裁判官问他是否同意,斯蒂芬·李平静地回答:“是。”

裁判官继而质问控方为何到开审才通知法庭改变主意,浪费法庭的宝贵时间,主控官称辨方律师是在星期四(7日)才向控方提出此建议,结果辨方律师向裁判官道歉。

斯蒂芬·李在法庭会计部等候处理文件时,一些记者尝试跟他聊天。他表示对这个结果感到欣慰,但没多久就被代表他的辩护律师拉走了。

法庭此前颁令斯蒂芬·李候审期间不得离开香港。斯蒂芬·李在法庭外说:“我只想感谢我的律师团队。过去一个多月很难熬,我感谢一切的支持。未来两天我想放松一下。”

BBC中文记者尝试追问他这段时间都怎么过,他在暴雨中跟律师们一起离开,再没说过一句话。

什么叫“自签担保守行为”?

“自签担保守行为”(bind over)是英格兰式普通法体系中一种处理较轻微罪行的措施,又称“签保守行为”。香港大学法律及资讯科技研究中心营运网站“青年社区法网”介绍说,这措施“既不是定罪,也不是刑罚,而是预防犯罪的一项措施”。也就是说,“自签担保守行为”的被告人不会有刑事犯罪纪录(香港称“案底”)。

1997年政权移交后,香港根据《基本法》继续实行普通法司法体制,并根据香港特区法例《裁判官条例》运作此措施,换言之只有最初级的,由裁判官审理案件的裁判法院(Magistrates' Court),方会颁令被告人“自签担保守行为”。区域法院(地方法院)或以上级别由法官审案的法院不设此措施。

“自签担保守行为”为期最多三年,裁判官同时将指定一保证金额,被告人须保证在“自签担保守行为”期内行为良好,不会犯罪。如被告人违反有关条件,将被法庭勒令缴纳保证金。

然而,法官也可以就某些犯罪行为,判处认罪的被告人“守行为”。由于这是认罪、定罪在先,因此被告人只是不用监禁服刑,但仍有刑事犯罪纪录。

斯蒂芬·李到底是什么背景?

斯蒂芬·李1974年10月12日出生,英格兰威尔特郡(又译渭州郡)特罗布里奇市(Trowbridge)人士。他从事职业台球运动20多年,曾经赢得五项排名赛冠军,世界排名最高曾达第五位。

斯蒂芬·李多次惹官司,且都跟香港有一定关联。2013年,他被裁定打假球罪名成立,被罚停赛。世界台协当时称呼其案件为“前所未见的重大台球腐败案件”。其中一起发生在2008年的案件中,斯蒂芬·李故意输给香港台球名将傅家俊。

图片版权 PA
Image caption 斯蒂芬·李被停赛时全球排名第八。

斯蒂芬·李坚持自己无罪,向仲裁机构上诉,最终在2014年7月被驳回,兼罚讼费7.5万英镑(10万美元;64.4万元人民币)。

同样在2014年,斯蒂芬·李透过Facebook以1600英镑向一名香港买家出售球杆,但没能依约交付货品,遭英格兰斯温登裁判法院(Swindon Magistrates' Court)判处诈骗罪成立,罚款110英镑,并责令归还货款。

斯蒂芬·李同年透露自己因被停赛而失去收入,向政府申领福利救济金过活。到2015年,斯蒂芬·李到深圳开办台球学院。这家位于深圳南山区的台球培训基地在网上广告中说:“正宗传统英式斯诺克打法,心理素质训练,让你成为下一个斯诺克大师”。

世界台协对斯蒂芬·李的禁赛命令将在2024年10月12日届满——也就算他的50岁生日。

香港的黑工问题常见吗?

“违反逗留条件”案件在香港并不罕见。像警方联同入境处扫荡色情场所、劳工处联同警方和入境处搜捕黑工、食物环境卫生署(香港版“城管”)抓获休假外籍家佣从事无牌小贩工作、外佣被雇主要求从事非家佣工作被捕等消息,不时出现在本地新闻报导当中。

熟知香港移民法规的香港泰德威律师事务所(Tanner De Witt)顾问律师邵永棠(Philip Swainston)稍早前对BBC体育网指出,香港严厉对待此类“打黑工”案件,以保障本地居民就业。与其它地区相比,香港法庭量刑一般偏重。

邵永棠指出,“受雇工作”定义广阔,曾有案例,一名被告人被目睹把一些箱子搬到卡车上,但最终没有任何佐证呈堂,法官无法认同这构成受雇工作。

邵永棠认为,斯蒂芬·李要是被法庭认定受雇教授台球、参加表演赛或正式比赛,又或是以职业球员身份亮相,那就构成违反游客签证条件。到香港参加职业体育竞赛一般可以申请短期工作签证。

不过,斯蒂芬·李的案件被认为与去年5月,英国牛津郡摇滚乐队TTNG在香港工厂大厦表演场所Hidden Agenda被捕一案相似。乐队在今年1月宣布获香港检方撤诉

因历史原因,香港特区给予英国公民访客180天免签入境待遇,是所有免签入境国家和地区当中最长。英国也相应地给与中国香港特区护照持有人同等待遇。但若要就业,则无论是英国公民到香港,还是香港人到英国,均须另行申请工作许可。

图片版权 TTNG
Image caption TTNG 在港被捕后,英国等地歌迷众筹接济他们。

香港舆论都有什么反应?

来到沙田裁判法院采访斯蒂芬·李案的媒体并不多,社交媒体上对撤诉报道的评论也不特别踊跃。但在这些评论中,批评港府执法不公的声音似乎大于其他观点。

有线电视新闻的网帖中,有网民留言说,“还有那些假和尚、尼姑、乞丐啊”,似乎在质疑一些港媒近年不时报道,来自中国大陆旅客涉嫌以和尚身份在街上化缘,或作为乞丐在街上行乞的问题。港府曾针对这些指控采取抓捕行动,中共《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也曾关注跨境乞丐现象。

《苹果日报》的网帖下则有网民提及“日本知名柔道教练”被当成黑工抓捕事件,而这位当事人实际上是一位空手道名人。

2016年2月,香港空手道总会邀请日本“国宝级”大师佐久本嗣男到香港体育学院授课五天,结果入境处登门逮捕。当时香港特区保安局在答复立法会议员书面质询时称,访客在香港参与文化、体育、艺术活动或比赛是否构成雇佣工作,须视乎个别实际情况而定,不可一概而论。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