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美女搬运工”小珠:试过才知能否做到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香港最美搬运工”挑战性别刻板印象

“女人家顶不住就不要做,不要拖累大队,不如回家煮饭啦!”香港搬运工小珠回应质疑声音,只是淡淡地说:“一笑置之啦,我用行动证明给他们看,我不只可以回家煮饭,还可以搬货!”

几个月前,一条“港版罗拉”影片在网路上疯传,片中她身穿背心小短裤,在烈日下搬运粮油杂货,彷佛电影《古墓丽影》(又译《古墓奇兵》)女主角般身手矫健的“女汉子”,她就是身高不到1米65,娇小精实的“小珠”朱芊佩。

10趟车、100斤米、300斤糖、17分钟送货时间……小珠每天都在与时间战斗──送货太慢会被顾客催,货车停在街上太久阻塞交通也会被投诉。一袋米30公斤她一肩扛上,一罐油15公斤她一手提一罐,电梯坏了她直接走上阴暗湿滑的楼梯间。

问小珠她做香港俗称“粮油杂货跟车”这一行,最怕什么?“最怕塞车、下雨天和台风天,因为会赶不及,而且怕货湿掉。”

送完一波货之后,小珠与伙伴赶往下一处,她在香港窄小的街道上推着手推车,速度快得必须得小跑才跟上她。她俐落地踩下手推车,将它折迭起来往尾箱一丢,跳上货车副驾,继续吃早餐:“运气好的时候可以吃完早餐,不然一餐要当两餐吃,到宵夜时间才吃晚餐。”

在下一个地点,小珠推着比她身高还高的货,从阴暗且弥漫着生鲜食物与汽油味的车库,进入刚开门不久,敞亮洁白的商场食肆。打扫卫生的阿姨目不转睛地盯着小珠,也有路人偷偷拿出手机拍她。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小珠的工作就是将货物送到各家店铺。她的工作伙伴都是男性。

“据我所知,香港目前做粮油跟车的女仔只得我一个人,”在男性为主的职场工作,小珠认为“男女平等”的定义是:“不应该因为这是男性的工作,就抹杀女性可以去尝试的机会,因为尝试过才知道能不能做到,没了这个机会就不公平、不平等了。”

小珠其实没有多想“男女平等”的问题,她一心专注工作,认为自己不能比男性搬运工逊色,这样才适任这份工作。生理期时,她也会肚痛、头晕,但她吃了止痛药就开工,“同时注意多喝水,那段时间不要挨饿。”她同属蓝领阶层的工作伙伴也认为,只要她做得好,女性身份并不会有什么影响或特殊性。

出生在香港的小珠,先后在台湾、福建、厦门读过书。中五毕业(约17岁)之后,因为家中经济困难,她选择出社会工作,先后做过酒店前台、办公室文员、装修工人、清洁工……等等。但接触运输业后,她喜欢上这种“自由自在,可以到处去”的感觉,而且每天忙着送货,“不需要讲太多话,是非少,大家都互相帮忙,不会有人踩着你的膊头争上位。”

目前家中只有她一个人在香港,父亲在大陆,来自台湾的母亲待在台湾,妹妹则在福建读大学。但她喜欢香港、不愁寂寞,因为“香港的城市生活多姿多采,不会无聊。 香港赚得钱也比内地多很多。”

“五芳街之花”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小珠因为这组照片在网路上爆红。

小珠的成名始于一组她工作中的照片被上载至网路,她说那组照片是大约三四年前被拍下的,两年前有人上传至论坛,但一直没有人知道,这位“港版罗拉”到底何方神圣。直到今年,才有人发现“港版罗拉”就是在新蒲岗五芳街一带工作的朱芊佩,媒体的邀约采访也纷至沓来。

在BBC中文访问她之前,她已经接受过一些香港、中国大陆媒体访问。与她相关的视频和电视节目收看人次上百万。

“她会红是迟早的事,她这么靓(美),”五芳街上的五金行老板卢志鹏说。小珠常常来光顾他的五金行,通常是安静地研究各种零件,偶尔闲谈一下。卢志鹏对她印象很深:“她家居维修全都自己来,好厉害……做事不比男仔逊色,又有力又肯做。” 

“阿妹又被人访问?好厉害啊!”五芳街上打着赤膊的工人亲切地和小珠打招呼。“你说那个瘦瘦的小妹,我当然知道她,她很强的,”虽然已经换了一家运输公司,但小珠仍是五芳街上的名人。

“她工作很认真,但力气始终差男生一点,所以看到会帮她一下,”在五芳街边抽着烟的工人James说。但她的工作伙伴不会将小珠视为负担,因为运输业本来就是互相帮忙,小珠看到其他人在斜路上推货车,也会主动上去帮手。

“会不会因为小珠在场所以不好意思脱上衣?”James说:“大家都忙着工作,没太多其他时间……地盘都有女人做,不觉得运输业的女人怎么样,”James抽完一根烟,又要准备上工。

成名之后当“网红”?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小珠对未来是否要成为明星或网红仍没有具体想法。

小珠的故事不只在香港受到关注,包含人民日报海外版、云南共青团官方微博等中国媒体也赞她是“香港最美搬运工”。

找她的人多了起来,工作中不方便接手机,小珠渐渐应付不过来,于是她的“经理人”Max开始帮她打理媒体询问。

Max是香港一间做市场营销及活动策划公司的创办人,和小珠合作快半年,小珠有时会开玩笑叫Max“爸爸”。

小珠常光顾的五金行卢老板曾在店内问过她,是否想转行拍戏当明星?小珠说暂时没有打算离开运输业。至于做“网红”?“我不太懂化妆,代言没有说服力,”小珠腼腆地说。

Max表示,确实有包括美妆在内的公司想让小珠代言,但目前为止,他只帮小珠接了一个广告,是关于车的。Max 说:“不希望利用小珠,不想让她做一些她不想的事。我们帮她接的工作,会和她搬运工的本质有关,像是工业安全宣传、车的广告这些。”有一些为蓝领基层代言的活动也找上她,但因为怕牵扯上政治,小珠尚未去任何地方“站台”。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小背心、短裤、安全鞋是工作基本服装。

一些网民在论坛上评论她的长相,有人说她有“风尘味”,或甚至影射她做过色情行业,“这太抬举我了吧,哈哈哈,”嗓音低沉、说话方式“不那么娇滴滴”的小珠,听到她被牵连上色情行业,随即一阵大笑。

至于中国大陆媒体的关注,小珠思考了一下之后回答:“我都觉得有点怕怕的,但至少让他们知道我不是炒作,我是坚做(真正在做事)。”

网路上的盛名来去如风,小珠不会在网上搜寻自己的相关报道,目前她会在业余时间接受媒体采访,对于如何、或是为何“在网路世界经营自己”,小珠的想法仍很模糊,她自己没有经营Facebook或Instagram等社交媒体──尽管她在网上很红。

不一般的港女

下午茶、美甲、追剧、要求男生送贵重礼物……这些对“港女”的刻板印象在小珠身上几乎看不到。小珠没有回答她怎么看“港女”,只是简单地说自己工作很忙、休息时间都不够。

小珠工作时会画眉毛,“让自己看起来有精神,”她也会涂防晒,但多半时候没办法补,就任由防晒和汗水一起融化。回到家她会做基础保养、保湿,用的不是高价的美妆品。

因为工作会大量流汗,她会带几件背心替换,也会喷止汗剂,为了防止走光尴尬,她在弯腰时,会将毛巾塞入领口。她唯一“想变成男生”的一刻,就是天气很热但她无法除去上衣时。

她的帆布包里也有护手霜,但仔细一看,一边搽护手霜的她手指关节明显凸出,手背和小臂上的青筋明显。小珠说几年前出过一次严重意外,她的指骨碎裂打了钢钉,并没有完全复原,留下了弯曲的拇指。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她的鞋可以防滑防油也防货物砸伤脚,她的腿上一直有伤口。

她工作时穿着时下流行的“黄靴”,但不是最知名的黄靴品牌。她说这是必备的“安全鞋”──防餐厅的油、防天雨路滑、防货品落下砸伤脚指。她的腿上有大大小小的瘀青和疤痕,间隔一个星期的两次采访中,她小腿上一直贴着创口贴:“工作流汗让伤口一直发炎,好不了。”

最近一次受伤,是从货车尾板升降时,她像“空中飞人”一样飞扑落地,“一时间痛到站不起来,好怕不能走路,”但那次受伤她只休息半日就开工,“没出汗水没出薪水,”而且更重要的是,她放不下送货伙伴,如果少了她,就会拖慢送货速度。

个性率直、话不多的小珠,因为工作场合多为男性,她的男生朋友自然也较多,“但我也和个性爽直的女生很合得来。”

梦想开大车的女孩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小珠喜欢逛五金行,看有什么零件玩。

被问到平常放假时做什么?小珠马上说:“去帮朋友搭竹棚,”虽然是在建筑物外墙架设竹棚的工作,但小珠认为这是休闲放松。其他的嗜好,她思考了一下才接着说:“嗯……有时候逛街买东西,也喜欢逛五金行,看看有什么零件可以玩,拆一拆东西,还有,看风景!”

小珠喜欢看海。儿时的她住在货柜码头附近,父亲常常教她认识码头上的各种器械。不同于一般女生常见的梦想职业空服员、老师…… 等等,她的梦想是开大车,“小时候甚至想开货柜拖拉机,好有型!”

小珠的偶像是运动员一类“捱得起苦”的人,她特别欣赏一个搭竹棚的女生朋友,“好捱得、意志力好强!”她听过很久以前,香港有另一个女搬运工,一次可以搬四包糖,“好佩服她,想见见她,问她怎么做到的。”十年前,小珠搬一包糖都有点吃力,到现在,她可以一口气将一包糖扛上肩,但她仍想更进一步。

她也有女性化的一面,天气热时会为求凉快穿裙子;看电视剧也会感动流泪,但她不会因为工作而哭:“工作辛苦没什么好哭的,顶多就是打打呵欠、伸伸懒腰。”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她的短期目标是考到驾驶货车的车牌。

小珠没有透露具体薪水有多少,但她说比大陆做体力工作一个月三千、五千人民币“多过好多,很容易就收入过万(港币)。”

她刚出社会时一度住在货车尾箱,曾经有一个送货的、会跟她讨钱花的男朋友,现在独居一间房,“一个人自由自在”。就要30岁的小珠目前没有男朋友,她喜欢让她有安全感、能保护她,而且个性成熟的男性,两个人可以互相配合迁就。

“拍拖不开心不如不拍拖,就随缘,”她爽朗地笑着说,现在没有人追求,“欣赏我的人多过追我的人吧。”

她的短期目标是考到车牌,最好是可以驾驶手排大货车的车牌,这样就可以在运输行业更上一层楼。至于做体力活的她想过什么时候退休吗?

“未来的事说不准,到时候看腰骨还挺不挺得直搬搬抬抬,尽力去做,最重要是做正当的事。”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