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前驻华大使去世:曾秘报北京惨案 不满香港政改

北京 图片版权 AFP

英国前驻中国大使唐纳德爵士近日逝世,享年87岁,英国各报都刊登了讣闻。《每日电讯报》的讣闻标题是:发"天安门屠杀"秘密电文的驻华大使。

唐纳德爵士是剑桥大学毕业的英国职业外交官,1988-1991年间任英国驻华大使。报道说,他一直处理中国事务,是英国外交部中经验最丰富的中国专家。

唐纳德爵士1988年到北京担任大使时,中英关系正处在历史最好时期。英国女王首次访问中国,两年后两国又签署联合声明,主张改革的中国领导人胡耀邦也来英国访问。

但是一年后,在1989年6月,北京风云变化。《每日电讯报》报道说,唐纳德以其特有的轻描淡写方式回忆说,"天安门屠杀"招致激烈国际反应,引起中国人神经质地猜疑,这种猜疑影响了同英国的关系,这时候"局势有点倒退" 。

《泰晤士报》讣闻报道提到,北京镇压过后第二天唐纳德就立即投入紧张的工作,抓紧一切时间为在华英国人提供建议,并为他们提供帮助和住所。

当年受过唐纳德帮助的一些英国人在他逝世后还发表了纪念文章。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89年6月4日天安门广场附近。中国官方的文件承认200多人被打死,其中"有罪有应得的暴徒,有被误伤的群众"。

解密电文描述“血腥镇压”

《每日电讯报》说,1989年6月3-4日夜间,唐纳德在北京大使官邸的屋顶上目睹事件经过。

当时中国官方的宣传把北京发生的"反革命暴乱"归因于"西方世界的一些政治势力,总是企图使社会主义国家、包括中国都放弃社会主义道路,最终纳入国际垄断资本的统治"。中国官方的文件承认200多人被打死,其中"有罪有应得的暴徒,有被误伤的群众"。

不过根据《每日电讯报》的报道,在去年被解密的一份1989年6月5日发出的秘密外交电文中,唐纳德引用"通常十分可靠"的朋友、一位国务院官员提供的消息,认为北京镇压导致死亡的真实数字超过一万人。

唐纳德在电报中说,解放军的二十七军中"60%都是文盲和所谓没开化的人",他们被选中执行(镇压)任务是因为他们盲从。

他在电报中还作了如下描绘:"学生们都知道他们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离开广场,但是5分钟后,装甲车就发动攻击。学生手拉手被轧倒,其中还有士兵。装甲车反复碾扁尸体,便于让推土机收集。尸体和残肢被焚烧后,冲入下水系统。4名受伤的女学生求饶,但还是倒在刺刀下。"

这位国务院的消息人士还对唐纳德爵士表示,他"认为内战不可避免"。

不满香港民主改革

Image caption 后来唐纳德爵士对末任港督彭定康(Chris Patten)在香港移交前单方面搞民主改革颇有微词

唐纳德的外交官生涯随着在北京的大使任期结束而停止。他非常重要的一段职业生涯是1980-84年在外交部担任助理次长,当时他为英国政府就英中香港谈判提供咨询。1984年的联合声明为香港主权移交奠定了基础。

英国的"新闻与期刊"(The Press and Journal)新闻网站说,唐纳德在英中联合声明谈判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每日电讯报》报道,历史学者都认为,联合声明是英国首相撒切尔在国际舞台上的最大成就。70年代末80年代初担任过驻华大使、参加《联合声明》谈判的柯利达爵士在他1994年的《中国经历》书中对唐纳德大加赞赏,说他在就中国谈判同首相长时间的讨论中显示了灵活应对的技巧以及幽默感。

后来唐纳德爵士对末任港督彭定康(Chris Patten)在香港移交前单方面搞民主改革颇有微词。在他看来,彭定康的改革无疑违反了联合声明的精神。唐纳德爵士在对中国外交中主张寻求共同点,不要强调政治哲学的分歧。

1993年在下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听证中,柯利达也曾说,民主改革会让香港局势恶化,因为那会损害同中国的关系。

《每日电讯报》提到了英国保守党政客马修·帕里斯写过《尖刻告别语》,书中收集了唐纳德离任前的一些语录。

虽然他赞赏"长期受煎熬的(中国)人民的忍耐和幽默",但他承认"在中国并不令人愉快。中国人仇外。官僚顽固而且愚蠢。个人没有权利,个人归国家所有,中国人对彼此通常很冷漠,有时候到了残酷的地步。“

他还说,“我不信大陆的中国人将来能学会精确制造一个水塞,或正确地保养汽车。他们咳痰吐痰的习惯和厕所令人无法忍受。”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