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香港书展:寒蝉效应下被萎缩的自由出版市场

2017年香港书展上的政治书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7年香港书展上的政治书

多年来,香港一直被视为华语世界最重要的出版自由之地。内地被审查、被遗忘、被隐藏的讯息,在香港的纸张间留存了下来,填补了内地因审查制度而留下的空白。这些空白不但包括民间披露的中国历史真相,还有官方资料的解密以及严肃的中国问题研究。

香港宽松的出版环境让这个城市近年来成为中国政治“敏感书”的集中地,不少来香港游玩的内地游客“打卡”事项之一甚至就是踏足香港的各大书店,购买内地买不到的书籍。在中国,反右运动、大跃进、大饥荒、六四事件等重大历史事件都是敏感事件,在此基础上的学术研讨及研究,比如历史学家高华所著《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中国媒体人杨继绳的《墓碑》等,都在禁止公开传播的名单里。

但近年来,情况正在起变化。

一年一度的书展上周在香港开锣,位于湾仔的会展中心内,一如往年熙熙攘攘,挤满了爱书人。在购书看书热潮中,一些出版商和读者发现,往年颇具人气的关于中国政治、历史的敏感书籍,近几年已经越来越少,香港的自由出版市场正不断萎缩。

铜锣湾书店事件冲击

2015年10月至12月,香港铜锣湾书店的股东、店长等5人,包括桂民海(央视称桂敏海)、李波、林荣基、吕波及张志平相继失踪。随后,五人先后上电视认罪,承认自己非法经营或曾醉驾致人死亡等。铜锣湾书店主要销售政治敏感书籍,不少人认为,这件事极大地冲击了香港的政治书市场。

一些出版社开始害怕出敏感书。2016年1月,旅美作者余杰的书《习近平的噩梦》无法在香港出版。《明报》报道,开放出版社总编辑金钟称,因为遭到巨大惊恐压力,再三斟酌后决定暂停出版。随后,余杰联络了香港五六家出版商,均被拒绝。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不少人认为,铜锣湾书店事极大地冲击了香港的政治书市场。

一位从2014年起年年都到香港书展买书的内地读者对BBC中文表示,比起4年前,今年书展上展出的中国政治历史书少了许多。

这位要求匿名的读者回忆,2014年香港书展时,他还能在三联书店和商务印书馆买到不少中国政治历史书。但今年如果要购买此类书籍,主要的购买途径是独立书店以及这类书出版机构的展位。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鲍朴对BBC中文表示,铜锣湾书店事件发生后,不管是在香港书展还是在平日的香港书店中,这些政治敏感书籍的数量都急剧下降,销量也急剧下降。

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创办人、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之子鲍朴对BBC中文表示,铜锣湾书店事件发生后,不管是在香港书展还是在平日的香港书店中,政治敏感书籍的数量急剧下降。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也观察到,铜锣湾书店事件后,比较严肃的中国研究书籍还有一定数量,但是描述高层权斗和私生活的书确实变少了。

也有出版商发现,近年来书展的气氛有变。“这是一种感觉,有一种气氛,如果你卖一些敏感的书会被找麻烦,”台湾一位出版人说。

政治敏感书为何变少了?

敏感书籍流向读者的过程中有许多阻碍。鲍朴指出,一方面,一些香港印刷厂不敢接单;另一方面,只有少数书店愿意销售这些书。

香港电台5月调查发现,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简称中联办)通过内地公司,持有联合出版集团,控制香港超过一半的书店和近30家出版社,其中包括商务印书馆、三联书店和中华书局等大型书店。不少人担忧中联办以中资控制出版社和书店,将破坏“一国两制”,审查敏感书籍。

“许多书店由大陆官方控制,独立书店现在又维持不下去,”鲍朴说,“有的印刷商在印书的一些环节要去大陆制作,或者在大陆有合作的厂商,他们受到压力就不敢印这些与中国大陆政治和历史有关系的书。”

一位匿名的台湾资深发行人认为,香港联合出版集团本身是陆资,老板全是大陆派来的,十分清楚大陆的政策,“很多大陆禁的东西,他们在香港虽然不会明目张胆地禁止,但他们会有所斟酌、会考虑,万一这个书出了什么问题,对他们的位置会有影响,因为他们都是官派的”。

三联书店的中资身份是否会自我审查不出大陆当局不喜欢的书?三联书店书展摊位上负责发言的经理高启发没有正面回应记者这个问题。他只说自己负责的部分是介绍书籍,其他的问题建议记者发邮件查询,他会请上级回复。但截至发稿,BBC中文未收到回复。

盈利与否自然也是出版社出政治书的考量之一。香港天地图书业务发展经理陈志全回忆,占领中环运动后曾进了一批相关的书籍,最后亏本。

“没人叫我们不要出,但我们会看那本书值不值得出版啰,”他说。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田园书屋在书展上售卖的政治书

另外,这些书籍的主要消费人群内地游客将这些书带回大陆也变得越来越困难。

鲍朴介绍,为了阻止香港的书北上影响中国内地的民众,内地发起了“南岭”工程。根据新华社2010年的报道,该工程由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牵头,目的是严厉打击各类北京官方认定的“非法” 出版物。

此外,网上购物平台淘宝2017年3月发布通知,禁止在平台售卖境外出版物,进一步打击了海外出版物的网上售卖。

该位匿名的台湾资深发行人也感觉到,十八大之后政治书没那么好卖了,“因为大陆开始注意到这点,海关都会问有没有买书?很多会被没收。如果是书他们都会翻开来看,会问书有没有经过审批”。

区块链会是出路吗?

在发行渠道不断收窄的情况下,出版商也在寻找新的出路。

本次香港书展,新世纪出版社出版了《走出毛泽东的阴影》(Out of Mao's Shadow)一书。这本书英文版十年前就已经面世,此次中文版将限量发行数百本。除了纸质版外,他们还将采用区块链的技术发行。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新世纪出版社将采用区块链的方式发行《走出毛泽东的阴影》一书

鲍朴介绍,如果将数字内容加密后放在区块链上,即使区块链上的一个网站停止运行也不会有影响,因为内容不是保存在一个服务器上,而是在一个网络体系里。即使某个特定网站不运行,其他客户端等还是可以访问。区块链有多种出口,将内容带给读者。

BBC中文记者刘子维对此文亦有贡献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