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MeToo蔓延至佛界 名寺方丈被指性侵弟子

释学诚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举报者称,释学诚涉嫌性侵多名女弟子

中国不断发酵的#MeToo运动蔓延到了宗教界。近日,一封长达95页的举报文件将北京龙泉寺方丈释学诚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举报者称,释学诚涉嫌性侵多名女弟子。同时,举报者还揭发了寺内违章建筑、巨额资金流向不明等问题。

释学诚出生于1966年,现任中国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莆田广化寺、扶风法门寺、北京龙泉寺方丈。在社交媒体上,他还是拥有众多追随者的“大V”,拥有超过100万粉丝。

这封举报文件题为“重大情况汇报”,举报者为龙泉寺现都监释贤佳和前都监释贤启。它以PDF格式在中国社交媒体微博、微信等平台迅速传播。对于这些指控,龙泉寺回应,举报材料不实,是恶意构陷释学诚。

北京龙泉寺因吸引了北大、清华等高校的一些毕业生出家修行,在内地一直小有名气。举报释学诚的两名都监都是高学历僧人,分别在2000年和2003年获得清华大学工程博士学位。

周四(8月2日),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表示,已经收到了举报材料,开始调查核实。

论文般的举报信

这封举报信长达95页,有目录、正文和附件,包含受害者的文字自述、与释学诚的短信记录以及财务交易清单,甚至还有参考文献。

举报信称,释学诚性侵、性骚扰多位出家女弟子,甚至导致女弟子精神失常。信中指,释学诚与数名出家女弟子有关于男女性话题的短信交流,并诱导或胁迫她们答应其性需求。

信中出具的短信显示,释学诚曾问几名比丘尼露骨问题,“抚摸你乳房,愿意吗?”,“性交呢?”,“愿意脱光见我吗?”他还要求一名比丘尼给他“发八百字做爱的过程”。

6月25日,比丘尼(指受过戒的出家女性)释贤丙(化名)向释贤佳等五位执事法师举报自己被释学诚性侵,并揭发释学诚同时性侵另一位比丘尼。四日后,释贤丙向北京市海淀区派出所报案。

举报信还指出,释学诚在财务方面也有疑点。2015年,该寺向信众募集的1200万元人民币去向不明,2015年至2016年,也有1000万元人民币流入其私人账户。另外,信中还称,2005年4月龙泉寺重新开放,释学诚任住持后至今,龙泉寺建造的所有建筑全部属于违章建筑。

图片版权 SHI XIANQI
Image caption 举报信长达95页,包含受害者的文字自述、与释学诚的短信记录以及财务交易清单等

两名举报者在信中呼吁撤销释学诚所有社会和宗教团体职务,以完善僧人的权利保障。

举报文件广泛流传后,社交媒体上不少人给举报信严密的学术逻辑点赞。有网友说:“这才是真正的学以致用,正反论证条分缕析无懈可击。学霸在什么地方都是学霸。”

但是,社交媒体已经开始审查与释学诚有关的帖子。在新浪微博上搜索“学诚 MeToo” 、“学诚 性骚扰”等关键词,微博显示的是: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各方回应

举报者释贤启对BBC确认,他参与了写作举报文件,但是拒绝了采访请求。他称,不知道文件是怎么泄露出去的,还表示未计划公开发布举报信。

图片版权 LONGQUAN TEMPLE
Image caption 北京龙泉寺官网学诚法师的简介

面对95页的举报文件,释学诚周三(8月1日)在新浪微博上发表署名为“北京龙泉寺”的声明。这份声明称,释贤启和释贤佳“收集、伪造素材,歪曲事实并散布不实举报材料,构陷佛教大德,误导大众”。

“此事背景复杂、组织运作、用心险恶,”声明称,将提请上级政府主管部门组成调查组调查。

《环球时报》英文版则引述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称,释学诚多日前曾被带走审问,但目前已经被释放。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