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鬼财搭错车?台湾商家中元节广告影射政治受难者引争议

疑似影射陈文成事件的广告截图。 图片版权 pxmartchannel
Image caption 疑似影射陈文成事件的广告截图。

农历七月,也就是台湾人俗称的“鬼月”即将到来。各大超市把握机会促销祭祀食品,大发“鬼财”。根据台湾量贩店统计,和祭祀相关的大包装食品、饮品的销量会比平日上涨五成以上。

台湾最大的量贩超市之一“全联福利中心”日前推出中元节系列广告,但因为被网民发现广告主角们疑似是以台湾威权统治时期的政治受难者为蓝本,引发热烈讨论,全联因此发声明澄清,并将广告下架。

最受关注的是“青年篇”,广告中一名讲台语(闽南话)的年轻男性怀抱一只黑猫,对着镜头感谢阳间的人们提供祭品让他饱餐好几顿,他代表“好兄弟”(台湾对鬼魂的代称)、“好姐妹”,感谢善良的人们。

广告商台湾奥美集团还在Facebook及Instagram以广告中青年的头像创建帐号“Allen Chen”与网民互动。但眼尖的网民发现,广告中陈先生背后的镜子显示的日期是民国七十年(1981年),是威权统治时期的政治人物陈文成离奇死亡的年份。在Facebook的资料中,“Allen Chen”出生于1950年,1968年至1972年就读国立台湾大学,也符合陈文成的生平。

(2018年8月7日发布,全联表示将于三日后移除)

“陈先生广告”在网路上引发热烈讨论,网民认为全联“很够胆”触碰在威权统治时代的政治悬案,是“转型政义”往前进的一步。但事件发酵后,全联火速将广告下架,并在全联官方Youtube频道发布限期三日的“2018 全联中元影片初衷说明”,与广告商台湾奥美集团联合发表声明称这三支影片想传达的是“‘感恩’与‘感念’的价值观。”全联关闭了YouTube对影片留言评论的功能。

声明中表示,影片角色设定的“思考很单纯”,“只是希望能够兼容台湾这块土地上生长的不同族群,分别是早期曾受日本教育说日语的妈妈、操外省口音的眷村伯伯以及讲台语的知识青年。无论什么背景、出身,都能一视同仁地得到爱与包容,是这个社会最伟大的地方,而中元普渡的习俗证明了这种美好的真实存在。”

对于广告下架的原因,声明中解释:“由于某些与事实不符的影射联想,造成社会的纷扰讨论,我们在不希望争议扩大甚至扭曲原意的考量下决定停止广告的电视播放,但真相和初衷,有让大众知道的必要。”

陈文成是谁?

图片版权 cwcmf
Image caption 陈文成照片(图左),图右为陈文成岳父陈锦华。

陈文成1950年生于台湾,从台大毕业后赴美深造,取得博士学位后在美国卡内基美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担任统计系助理教授。在美国期间,陈文成积极关心蒋家威权统治下的台湾人权、台湾民主化议题,并资助党外杂志《美丽岛杂志》。现在台湾民进党的大老陈菊、吕秀莲等人,都曾因《美丽岛杂志》成为政治犯被国民党政权监禁。

1981年7月,陈文成偕同妻女回台湾探亲,被戒严时期负责警备治安、动员管理的军事机构“警备总部”人员以资助《美丽岛杂志》为由从家中带走调查,7月3日陈文成被发现陈尸于台大研究生图书馆旁。官方公布的死因是“畏罪自杀”,死亡证明书上载,死因是由高处坠落出血过多而死。但验尸官发现尸体遍体鳞伤,有疑似刑求的伤痕。

卡内基美隆大学校长查德·赛尔特(Richard Cyert)在校内主持追悼会,并出席美国众议院听证会,强烈质疑陈文成因为追求民主的政治立场被台湾当局谋杀。赛尔特促成统计系主任和法医到台湾调查陈文成死因,将调查报告寄给当时的总统蒋经国,呼吁他停止让“职业学生”监视在海外的台湾人。

美国众议院1982年针对台湾戒严法举行听证会,呼吁台湾解除戒严。

台湾于1987年由蒋经国总统宣布解严,但陈文成的死因依然成谜。1998年陈文成博士纪念室开馆。2015年,台大校务会议正式通过,将陈文成的陈尸地点命名为“陈文成事件纪念广场”。

三人都和政治事件有关?

图片版权 pxmartchannel
Image caption 广告中说日语的年轻母亲与女儿,被网民认为是影射林江迈或丁窈窕。

另外两支广告也被网民认为是影射白色恐怖时代的政治受难者。

全联新闻稿中“受日本教育说日语的妈妈”被认为是二二八事件导火线的烟贩林江迈,也有人认为是生于日治时期,在白色恐怖时期被判为匪谍,于28岁之龄被枪决,遗下一女的丁窈窕。

“操外省口音的眷村伯伯”则被网民认为是殷海光,广告商也为老伯开设了名叫“庾天辉”的Facebook帐号,“天辉”对“海光”引发揣测。

殷海光1919年生于湖北,国共内战后来台,曾任台大哲学系教授,主张自由主义,他的著作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多次被查禁,政府禁止他出国访问,施压让殷海光离开台大教职,并派人监视他的生活起居,殷海光1969年病逝,终年49岁。

广告下架事件发酵后,殷海光基金会在Facebook发文表示,当初广告团队曾来殷海光故居勘景,但表示网民猜测广告主角是殷海光“是个误会”,“最显著的差异,殷海光先生不到五十岁就因病去世,跟原来的设定相差甚远。”

基金会的声明表示:“对于制作单位深藏的用心,基金会在此表达正面态度。历史应该被正面看到、正面讨论。”

目前Allen Chen、庾天辉这些帐号都已关闭。

商业操作?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元节祭祀是台湾民俗盛事,因为祭品,也带来商机。

广告上架又下架,在社群网站上引发讨论。有些网民质疑这是商业炒作手段,业主全联下架广告的处理方式也引发揣测,有人称全联有国民党背景,没有读到广告商的隐藏讯息,因而在事件发酵后采取下架措施;也有网民认为全联发表“去政治化”声明,是担心染上政治,因此做了自我审查,全联高层还停在不敢讨论政治的威权时代思维。

系列广告的导演罗景壬从2000年开始拍广告和MV,曾获得多项广告奖,他的作品过去也曾涵盖社会议题,张惠妹歌曲《身后》的MV也出自他之手,希望观众正视“死亡”。中元节广告争议发酵之后,台湾记者称联系不到罗景壬。

台湾知名出版人颜择雅在Facebook撰文评论称“广告影射方式是若即若离,既是陈文成,也不可能是陈文成。既达到商业效果,又守住方寸。非常大胆,也非常谨慎。这点最厉害,”她说:“这案例是可以上广告学教科书的,还有商业人类学教科书。”

“至于陈文成基金会与关心真相的所有人,我建议他们谢谢奥美团队做到一般 NGO 做不到的事,让许多对台湾白色恐怖历史毫无兴趣的人第一次知道陈文成其人其冤。”颜择雅说。

在Facebook拥有超过10万名粉丝的广告从业人员“凡槿(广告小妹)”发文表示,全联花钱做广告,没有义务对观众做历史普及教育。广告业者身为提供服务的一方,应该以客户为重,不是以社会为优先。

“广告小妹”隔空喊话:“转型正义如果花的是自己的钱,我崇拜你;可是如果欺瞒业主以他人的资源实现个人抱负,老实说,我有点瞧不起。”

公民记者林雨苍则在Facebook上回应“广告小妹”,认为她误解了转型正义。林雨苍写到:“这种对政治的冷感,对人权、对历史无知的状况,就正是台湾过往威权体制下政府所希望人们所相信的东西。人们最好对这些东西无知,只要相信威权带给人的安全感,无理由的相信统治者。而这种状况,其实就正是转型正义透过审视国家系统性错误的同时,透过证据的揭露、公开资料,让大众能不再无端相信威权,而能够知道要对当权者抱持着怀疑,要能够阅读资料,审视政府的作为,限制政府权力的滥用。”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