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佳士工人维权:左翼青年与政治诉求

沈梦雨失联后,声援团在深圳惠州交界的龙广城广场举行抗议活动 图片版权 YUE XIN
Image caption 沈梦雨失联后,声援团在深圳惠州交界的龙广城广场举行抗议活动

深圳佳士工人维权事件自7月起发酵,二三十岁的左翼青年成为事件中抢眼的参与者。观察人士也注意到,与以往工人维权不同,此次工人的目的已经从经济诉求转变为政治诉求。

近日此事再起风波,工运人士、现场声援团核心成员沈梦雨自上周六(8月11日)起失联。

工运人士失联

抗议发生在中国广东省深圳市佳士科技工厂。工厂工人指公司存在超时加班、严苛罚款、欠缴公积金等违法行为,希望通过组建工会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今年5月,数名佳士工人开始筹备组建工会,但随后有积极组建工会的工人代表遭到不明身份人士殴打,也有涉事工人被开除。

7月27日事件进一步发酵,一些佳士工人及其支持者前往工厂要求复工,但遭到警方逮捕。工人们和到现场支援的学生自发组成了现场声援团,呼吁释放被捕工人。现场声援团成员岳昕表示,有29人遭到深圳坪山当地警方逮捕,目前仍有14名工人未被释放。

图片版权 YUE XIN
Image caption 沈梦雨(左二)和岳昕(右一)等声援团成员8月10日向深圳市坪山区检察院递交公开信,要求敦促警方释放所有被捕工人

声援团在深圳坪山燕子岭派出所门前举行集会抗议,还向深圳市坪山区检察院递交公开信。26岁的声援团核心成员、中山大学统计系硕士毕业生沈梦雨在街头演讲的视频在推特、微信等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

不过,上周六声援团称,沈梦雨遭到自称她叔叔伯伯的人绑架,目前下落不明,另外也有一名叫小胡的声援团成员失联。

对于沈梦雨失联一事,广东省惠州市大亚湾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局周一(13日)在微博上回应说,11日晚,沈梦雨在惠州市大亚湾一家餐厅用餐后被父母接上车带离。警方称,已联系沈梦雨父母核实,此事为其家庭内部矛盾纠纷,不存在绑架。

现场声援团成员、北京大学本科毕业生岳昕接受BBC中文采访时否认了警方的说法。“如果真是被父母和平接走,为何去追车的同学会突然被堵住?”她在推特上质疑,“又为何在我们要求调阅监控录像时,主干道上四个摄像头突然全部坏掉?”

目前,岳昕与其他声援团成员仍在四处奔走抗议,要求警方释放被捕工人和沈梦雨。

现场声援团成员也在不断增加,包括工人以及来自北大、北京语言大学和北京科技大学等高校的学生。“现在我们至少有三四十个人,”岳昕说。

这次抗议引来了全国广泛的关注和声援。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十余所高校的学生发出声援书。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潘毅、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邱林川等百余名全球学者联署,呼吁释放被捕人士,支持工人自主筹建工会。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潘嘉伟也表示,中国当局羁押工人及其声援者的做法应当受到谴责,工人要求组建工会以保护自己的权益是完全正当的行为,“当局不应试图打压抗议者,反而应解决剥削劳工权益的问题,并应尊重工人结社自由的权利。”

左翼色彩

现场声援团的成员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左翼青年。他们大多年龄在二三十岁,岳昕和沈梦雨就是两名“90后”。岳昕说,不少参与者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们希望维护工人阶级的利益。

他们的行动得到了国内左派人士的支持。《南华早报》早前报道,上周一(6日)中午,声援团在深圳坪山燕子岭派出所附近举行了集会,其中40多名共产党员和退休干部到场参加,他们都来自左翼网站“乌有之乡”。

现场图片显示,这些共产党员和退休干部大多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举着毛泽东的画像和横幅,横幅上写着“湖北 江西老工人 老党员 老干部支持被抓捕的佳士工人及其声援者”。

有观点指,目前佳士事件已经由劳工运动转化为由毛左主导的街头政治活动。但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潘毅对BBC中文表示,此次行动由工人自发,随后得到高校学生和国内的一些左派人士的支援,并不是由国内左派人士主导。

从经济诉求转向政治诉求

位于香港的非营利组织中国劳工通讯周一(13日)发布了《中国工人运动观察报告2015-2017》。报告指,工人集体行动的发展势头趋于强劲,正在从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地区,迅速向内陆省份扩展,组织性也大大提高。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劳工通讯周一(13日)发布的《中国工人运动观察报告2015-2017》称,工人集体行动的发展势头趋于强劲,正在从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地区,迅速向内陆省份扩展,组织性也大大提高。

报告称,报告期内,该机构共收集到工人集体行动个案6694起,其中5177起的诉求是追讨欠薪,303起的诉求是增加工资,两类诉求个案占比超过80%。

学者和观察人士注意到,此次抗议与以往工人维权事件有所不同的地方在于,工人和抗议者的诉求从经济诉求转变为政治诉求。

“以前的工人一般是要求增加工资,或者工伤要求赔偿,这次他们是要建立合法组织,通过工会的方式在厂内拥有自己的平台来处理劳资矛盾、争取自己的权益,”潘毅说,“所以我认为,工人已经觉悟到必须有自己的合法组织,这一点肯定比以前的运动更有进步意义。”

非营利机构中国劳工观察创始人李强也认为,这次工人维权要求建立工会是要求维护自己的政治权利,在以往的维权事件中比较少见。

“他们出来组建工会,表达了工人要当家做主的政治诉求,”李强说。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