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佳士工人维权发酵:多名声援团成员失联

周五凌晨(8月24日),50多名深圳佳士工人声援团成员在其住处被警察带走,目前仍处于失联状态。 图片版权 YUE XIN
Image caption 周五凌晨(8月24日),50多名深圳佳士工人声援团成员在其住处被警察带走,目前仍处于失联状态。

中国深圳佳士维权事件近日升级。周五凌晨(8月24日),身着防暴装备的警察冲入工人声援团成员住处。目前许多声援团成员仍处于失联状态。

声援团成员失联

根据英国《卫报》报道,警察突袭声援团所在公寓后,有50名参与声援团的学生失联。路透社称,该住所住着40名学生和支持组建工会的人士。

《卫报》还引述曾与该声援团接触过的劳工活动人士称,冲突发生在周五凌晨5点的广东省惠州市。

网上流传的视频和照片显示,一群戴着头盔手持盾牌的警察冲入房间内与房内人员发生冲突,有人大喊“手拉手,手拉手...”

路透社引述一位提供突袭视频的活动人士称,视频是公寓内的学生在警察进入时发出的。

BBC中文尝试通过电话、通讯软件联系声援团核心成员岳昕及另外两名成员,都没有回应。深圳和惠州警方也未回应事件。

此次维权事件发生在中国广东省深圳市佳士科技工厂。工厂工人指公司存在超时加班、严苛罚款、欠缴公积金等违法行为,希望通过组建工会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今年5月,数名佳士工人开始筹备组建工会,但随后有积极组建工会的工人代表遭到不明身份人士殴打,也有涉事工人被开除。

7月27日事件进一步发酵,一些佳士工人及其支持者前往工厂要求复工,但遭到警方逮捕。目前仍有14名工人遭警方拘留,工人声援团核心成员沈梦雨也在8月11日失联。

这次维权事件得到各地高校以及学者的声援。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十余所高校的学生发出声援书。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潘毅、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邱林川等百余名全球学者联署,呼吁释放被捕人士,支持工人自主筹建工会。

周五凌晨警方突袭前,工人现场声援团成员一直在增加,截至8月21日,声援团已有50多人。他们主要在广东省惠州市大亚湾附近活动,给周边居民和工人宣讲、发资料。但是不少学生已经受到了来自中国政府的压力。

路透社引述几名学生称,中国当局将一些学生的父母接到广东,让他们在宾馆接受“如何培养小孩”的培训。当局还安排这些家长出现在学生抗议的地方。

中国媒体发声

在多名声援团成员失联当日,此前对该事件一直保持沉默的中国媒体对这次事件进行了详细报道。

中国新华社和《南方都市报》在警察清场当天深夜发表文章称,7月下旬,一些佳士工厂前员工多次在佳士公司门口聚集、围堵,甚至闯进工厂车间,逼停生产。他们与家属和工友还到深圳当地派出所阻挠正常办公。

文章形容工人为“维权”多次“非法”冲击佳士公司。新华社引述参与事件的余某聪称,他们的诉求并不是标语上的“成立工会”、“增加福利”,“我们最终的诉求还是想得到一定的经济补偿”。《南方都市报》还报道,此次事件中,微信群“打工者中心群”是主要酝酿和传播渠道之一,“打工者中心”是一个未在国内获批的非政府组织,全部开支来自境外非政府组织“劳动力”资助。

值得注意的是,新华社与《南方都市报》的报道都未详细描述高校学生的参与过程,也未披露声援工人的学生是否已经被警方带走。新华社只是简单提及,“这起普通的工人‘维权’事件,通过互联网特别是境外网站持续发酵,不少工人、学生、网民被裹挟其中”。

左翼色彩

本次声援团成员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左翼青年。他们大多年龄在二三十岁,岳昕和沈梦雨就是两名“90后”。岳昕说,不少参与者是马克思主义者,他们希望维护工人阶级的利益。

他们的行动得到了中国左派人士的支持。《南华早报》早前报道,8月6日中午,声援团在深圳坪山燕子岭派出所附近举行了集会,其中40多名共产党员和退休干部到场参加,他们都来自左翼网站“乌有之乡”。

现场图片显示,这些共产党员和退休干部大多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举着毛泽东的画像和横幅,横幅上写着“湖北 江西老工人 老党员 老干部支持被抓捕的佳士工人及其声援者”。

有观点指,目前佳士事件已经由劳工运动转化为由毛左主导的街头政治活动。但香港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潘毅对BBC中文表示,此次行动由工人自发,随后得到高校学生和国内的一些左派人士的支援,并不是由国内左派人士主导。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