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日看钢管舞:一场吓坏幼儿园家长的表演

网上片段显示,幼稚园园方安排钢管舞表演,孩子在台下观看。 图片版权 WEIBO
Image caption 网上片段显示,幼稚园园方安排钢管舞表演,孩子在台下观看。

暑假过后迎接学生回学校的,通常是新同学、新老师,深圳一家幼儿园日前举行开学典礼,却选择利用钢管舞与学生庆祝新学年来临。

位于深圳宝安区的新沙荟幼儿园周一(9月3日)开学日请来一名女子表演钢管舞。从网上的片段看见,一名穿着露肚脐装、短裤的女子,在设在学校操场的舞台上,依靠着一条钢管起舞,不时扭动身体,台下有一些学童围观。

宝安区教育局事后在官方微博公布,局方已经解除幼儿园园长赖荣的职务,并要求园方向家长和社会道歉。事件仍然引起广泛批评,指出在幼儿园公开表演钢管舞是“俗不可耐伤风败俗”,还有许多意见指出钢管舞本身并无不妥,但质疑这种表演是否适合在幼稚园举行。

图片版权 WEIBO
Image caption 意见认为,表演钢管舞不是问题,但安排在幼儿园表演就不太合适。

“园长怕不是疯了吧?”

园长赖荣接受中国《新京报》访问时指出,她认为钢管舞是种运动,她自己也是钢管舞爱好者,学习了约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赖荣指出,日前到幼儿园演出钢管舞的女子是她的钢管舞老师,当天开学典礼还有中国舞、古典舞、爵士舞、儿童舞等其他表演环节。

赖荣还说,她邀请的表演者都是“全公益的”,没有收取酬劳。“因为开学典礼,我就想把它搞热闹一点,没有想过其他复杂的东西。”

图片版权 WEIBO
Image caption 宝安区教育局公布,该家幼儿园的园长事后已被免职。

“为甚么钢管舞能上世界锦标赛,为甚么我就不能向孩子们介绍这种舞蹈?”

批评者指钢管舞本身没有问题,争议的地方在于幼儿园并不是让人表演钢管舞的合适地点。网友指出,园方在安排钢管舞表演前先考虑幼儿是否合适在这个年龄段去观看,毕竟幼儿模仿力很强,钢管舞又太过妖媚挑逗。

其中一名家长,彭博社驻华自由撰搞人司马天(Michael Standaert)在社交网站表示,他事后为自己的孩子搞退学手续,并要求校方退回学费,但对方没有给他学校管理公司的电话号码。他引述园长称回应说钢管舞是很“国际化,很好的运动”,但司马天认为“在成年人来说也许是这样,但对三至六岁的孩子却不是。”

钢管舞算是一种运动吗?

钢管舞在国际上渐渐成为一种体操类运动,有自己的监管机构,自2012年每年都举行世界大赛。国际钢管舞运动联盟(International Pole Sports Federation)去年首次获国际单项运动总会联合会(Global 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Sports Federations)接纳为观察员,换句话说,它暂时获承认为一项运动。

国际钢管舞运动联盟介绍,钢管舞是一种讲求技术的运动,与“体操、跳水和滑冰等一般奥运体育项目无异”。国际钢管舞运动联盟目前已经加入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orld Anti-Doping Agency),但如果要成为奥运项目,它还必须加入国际单项运动总会联合会成为正式成员,还需要至少有50个国家或地区为钢管舞成立发展委员会。目前,已经有约20个国家或地区为钢管舞成立了这种委员会。

但外界始终摆脱不了“钢管舞等于脱衣舞”的印象。2015至2016年曾有多国的钢管舞粉丝利用#Notastripper(不是脱衣舞者)标签,在社交网站推广钢管舞其实并非一定有色情元素。这个运动却引起脱衣舞者反对,他们认为这个运动反而会引起对脱衣舞者的歧视。


国际钢管舞大赛(World Pole Sports Championships)

  • 运动员必须演出11个指定动作,如果他们以具创意的方法把它们连续表演出来,可获加分
  • 2012年首届大赛只有46名运动员参加,发展至2017年的大赛已经229名参加者,其中40名参加者是男性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中国钢管舞女子国家队在操练。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除了国际网管舞大赛,世界钢管舞锦标赛也是国际性的钢管舞赛事。今年的赛事定于10月在中国举行。

“丧礼脱衣舞”

除了钢管舞,中国农村地区近年有数宗村民在丧礼搞脱衣舞表演的报道,令中国文化部于今年年初宣布,会加强打击红白喜事“脱衣舞”的表演。

一般相信,这种丧礼的做法源自台湾。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大学的人类学家马克‧莫斯科维茨(Marc Moskowitz)对BBC表示,1980年左右,“丧礼脱衣舞”表演开始在台湾获得广泛关注,其后在当地逐渐变得更为普遍。

即便是在台湾,这种丧礼也很少在大城市举行。去年,台湾嘉义县议会前议长董象的丧礼,请来了50名钢管女郎站在吉普车上载歌载舞送行,送行队伍长达数公里,阵仗相当大的告别式引来不少人驻足欣赏,据董象的家人透露,死者生前就爱热闹,家人希望为他举行一个风光的告别式。

但一些丧礼被批评是举办者用来显露财富的手法。《环球时报》报道称,一些中国农村家庭,愿意花上等同他们年薪几倍的价钱,去聘请演员、歌手、谐星和“脱衣女郎”在丧礼表演,一方面安抚逝者家属,一方面则为吊唁的人提供娱乐。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