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高铁“一地两检”──中国的强势 港人的无力

A girl looks at a model of the 'Vibrant Express' train on display at the West Kowloon terminus during an open day to the public in Hong Kong on September 1, 2018. 图片版权 AFP

香港段高铁即将通车,“一地两检”出台时已被形容是“割地”方案,纵然面对反对派的巨大反对声音, 但扰攘多时的争论尘埃落定,“一地两检”条例实施,意味大陆的执法人员,正式在香港城市的核心,有一个可以名正言顺执法的区域。

香港和大陆政府标榜高铁有助中港融合,“一地两检”可以“节省通关时间”,让香港市民可以在市中心西九龙站,坐火车到达大陆的不同城市,也是促进大湾区发展的重要基建。但反对者认为,这是侵蚀香港的“一国两制”,担心高铁站成为中国大陆国安人员的重地;此外,高铁高昂的建造及营运费用由香港人承担,但预测的载客量以及回报率备受质疑,令外界担心这将会是无底深潭。

高铁引伸的政治及经济争议,突显了中港体制上的不同以及种种难以化解的矛盾。 在“一国两制”被广泛质疑已名存实亡的今天,香港没有反对的权利,也没有反对的能力。

政治争议:自由与恐惧

先谈政治争议,如果要说“一国两制”下,中国大陆和香港最大的差异,则是“自由”这两个字。“自由”是香港人珍重的核心价值,可以向政府说不,让社会有不同的声音,但“自由”在中国,是一种奢侈品,单单是向政府说不,也可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高铁西九龙实行一地两检后,西九龙高铁站的大陆口岸区,将会使用大陆法律,意味香港西九龙高铁站的部分范围──原本是香港的地方,突然削弱了在那儿行使“自由”的权利。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香港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右)和广东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林积,主持西九龙站举行大陆口岸区启用仪式,并未邀请记者采访。

在那儿,香港市民的行李不能够有“禁书”;香港市民不能够随便大叫“平反六四”,连上脸书也突然要提心吊胆。香港官员说,用香港电话卡本来就可以在大陆境内翻墙,香港市民应该可以继续用脸书,但如果在站内的大陆区域,被发现分享了刘晓波、刘霞、平反六四的言论,是否会被人用中国法律处置?

更令人忧虑的,不止在大陆口岸区能否使用脸书或是被监控般简单,前往大陆的香港市民,早已有这个心理准备接受大陆的法律,但近年香港境内发生“被失踪”事件,包括出售大陆“禁书”的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以及居港的中国富豪、明天系控股掌舵人肖建华,他们也据称在香港境内突然“被出境”、“被消失”。

“被失踪”事件若发生在大陆境内,并非新鲜事,但在香港发生便出现两大问题,一,无视《基本法》、也无视了“一国两制”,大陆执法人员在一地两检落实前,便突然在香港私下执法;二,就算有关人士违法,执法人员也不能私下把疑犯关起来,要按机制、程序向警方作供,其后在法庭上让疑犯有抗辩的权利。可惜,中国特色的执法方式,是很多香港人看不习惯的地方。

图片版权 AFP

香港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曾经尝试安抚民心,强调大陆的执法人员,只会在限制区内执法,在限制区以外并没有执法权,但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对香港媒体坦言,不敢走近高铁站,因为很大心理阴影,不排除有更多“被失踪”的事件。

此外,就在高铁香港段通车前,有香港媒体翻查西九龙站的图则、揭露站内有一些“神秘楼层”。西九龙站的层数之所以敏感,在于不同层数属香港或内地一方执法,有明确规定,这种神秘感与不透明度让人怀疑,西九龙站会否是国家安全部门使用的工具。政府及港铁早该清楚阐述所有楼层(即便是后勤及紧急用途)的存在、用途,开诚布公是公众合理期望,更是释除港人对“一地两检”信心的最后一道防线。隐瞒、回避的处理手法一旦遭揭破,只会助长港人对“割地”、对失去自由、对大陆执法人员的恐惧。

经济争议:无底深潭 公帑埋单

诚然不少香港市民早已在大陆工作、生活,他们不会随便在大陆喊“平反六四”,关注上述“一地两检”引伸的法律及政治争议的,也许仅是反对派以及政治敏感度高的一小撮人, 那些人本来就不太常回大陆,或是根本不被容许回到大陆,况且,有没有高铁及“一地两检”,要“被失踪”的也会“被失踪”,要被监控的也会被监控。然而,政治以外的经济因素,也是令香港市民不满的原因。这个为了接通国家交通网络的香港段高铁,香港需要自行承担高昂的建造成本,实实在在地向每一位香港纳税人的钱包开刀。

回带2009年至2010年,香港政府估算高铁造价是669亿港元,当时已被质疑太贵,立法会表决拨款时, 逾千人包围前立法会大楼发起反高铁示威,引发当时仍不常见的出动防暴警察的警民冲突。但正如香港其他的反抗活动一样,成效不大,最后还是通过拨款。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一地两检条例在一片争议声中于立法会通过。

原先政府估计项目2015年便会竣工,但港铁2014年表示,因为“地质复杂”以及曾经有暴雨的关系,要延期并追加拨款。“怎么愈来愈贵?”这是不少人的反应。有意见认为,港铁未有充足时间做好勘探工作,是因为大陆要求香港建造高铁太过仓促,当年根本没有计算好成本与经济效益。

结果通车日期顺延至今年9月,根据港铁行政总裁梁国权2018年8月时透露,这条全长26公里的香港段高铁,建造成本最新估算是884亿港元,即每公里34亿,成为全球每公里成本最昂贵的高铁路段。而港府与港铁在2015年达成封顶协议,政府只会支付约844亿元,余下超支由港铁承担,如果以香港人口约740万作计算,844亿即是每位香港人为这条高铁支付了近1.2万港元。

香港亲中媒体《大公报》引述政府消息人士指,政府投资不是要补回800多亿成本,只是考虑能够自负盈亏──这笔投资就好像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

日前,香港政府再次调低高铁载客量,由去年估计每日10.9万人次,到上个月每日8万人次,并将透过全资的九铁公司,以十年经营期27亿港元租予港铁,如果载客量低过估算超过15%,九铁也要承担7 成。加上,港府持有港铁约7成多股份,即是香港人间接承担这个高铁成败的风险,不过,政府官员形容这个估算“保守”,对港铁经营抱乐观态度。

也许中国不为香港支付这条“配合国家发展”的高铁符合其眼中的“一国两制”,但偏偏,西九龙站的“一地两检”下,大陆方面只是每年向港府支付1000港元象征式租金──试想像一下香港同区楼价,是每呎以万元计算。相对地,在同样实施“一地两检”的深圳湾口岸港方检验区,过去11年,香港每年都被征收810万人民币租金,直至商讨香港西九龙口岸租金,深圳市人民政府才作出“对等安排”, 将香港租用深圳湾口岸的租金由810万元人民币大幅下调至1000人民币。换个角度看,香港竟承受了不对等、不合理条款长达11年!

财政上的无底深潭与及差别对待,让港人感觉为了这个“大白象工程”无限地贴钱,被人“搵笨”(广东话:意旨占便宜)。

图片版权 GovHK
Image caption 当局早期公布的宣传图片,并没有包括神秘的B5层,被批评有隐瞒之嫌。政府称那是逃生道路。

交通便利待观察

香港舆论亦讨论了到底高铁是否真的为香港市民带来便利的讨论,如果不介意花多一点时间、少花一点金钱的短途客,实际上现有的交通工具,到广东省各地已经很方便,例如由西九龙去广州南,乘坐高铁要花240多元,官方说不计安检过关程序为48分钟;直通火车则是前往广州东,票价便宜一至两成,需时2小时,再者,广州南不算广州市中心,到广州南到广州东也要另外花钱花时间。另外坐直通巴士前往广州的价格为约110元,时间因应交通与停站大约3小时。

而如果要去北京,坐飞机则明显是更有效率的方法;从香港乘坐高铁到北京需要约1200元,要花9小时,廉航很多时候价格比高铁便宜。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被问到会否坐高铁到北京,他回答说,车程长过4小时便会坐飞机;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这边厢说,期望市民坐一次高铁便“搭上瘾”,那边厢却指自己如果“有时间”才会坐高铁上北京,但一般同事时间安排“紧密”,倾向选择乘坐飞机──这种自打嘴巴的宣传方式,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硬融合迫使中港愈走愈远

高铁不是港人眼中唯一的“大白象工程”,还有港珠澳大桥、莲塘口岸等等,每项工程都数以百亿计,而且每项工程也超支。这些原本希望连系中港的工程,却成为了中港民心愈走愈远的导火线。

笔者认为,这些工程均有共通点,就是中国政府一厢情愿地以为,香港是一个资本主义“见钱开眼”的地方,这些政策均是以对香港经济有利为诱因而展开,实质是用香港自身的资本,为国家的名声与经济不断付出, 从而加快香港融入国家、依赖国家的步伐,但忽略了香港的贫富悬殊、土地问题、仇富情绪、对环保的重视,经济牌并不一定成功笼络人心。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由是否起高铁、起高铁的过程、到政府决定要以一地两检方式处理出入境事务,都在香港引发广泛讨论和争议。

而中港两地处于权力极不平等的状态,简单而言,香港在这些项目中,全无谈判之力,虽则香港有《基本法》列明香港实行高度自治,中方理应不干预国防、外交以外的香港事务;惟中国早已高举“一国”先于“两制”,中国《宪法》高于香港《基本法》,去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一地两检决定》更是一锤定音,香港立法会内的反对派再反抗,也是徒劳。高铁香港段是“中国命令你建造就是建造,怎么运作便怎么运作”,香港政府及港铁随后与大陆商讨工程如何承担成本、分担收益、以至票务、班次安排时,均处于被动状态。

高铁“一地两检”固然大局已定,港人唯一可捧在手中的是一份公民意识、某程度上的资讯透明与新闻自由,仍有机会听到相关的政治及经济争议,还能发表个人意见──纵使不能改变结局。说到底,高铁、“一地两检”、“大白象工程”只是中港矛盾的冰山一角,两地价值观和制度差异巨大,冲突是无可避免,而中国只会更加强势,更加影响香港,要让香港保留自身的特色、价值、理念和制度,一点也不容易。

注:本文不代表BBC观点。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