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平度老兵抗议:官方称犯罪前科人员“暴力袭警”

一名中国士兵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今年中国人大政协两会上,人大通过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试图通过组建退役军人事务部处理退役军人的投诉。(图为一名在巡逻的中国士兵)

十月初发生在中国山东平度的老兵抗议活动一度在互联网上引发关注,但中国媒体鲜有报道。中国中央电视台周日(12月9日)罕见在《新闻联播》中将该事件定性为“严重暴力犯罪”,并指事件造成34人受伤,10人被捕。

中国官方指,抗议人员“背景复杂”,并有“极少数有犯罪前科人员”参与袭警、打砸车辆。央视还播出多段疑似抗议参与者的电话录音,有人称“打死一个算一个,多打死几个震惊全国。”

2018年10月5日左右,数百名解放军退役老兵从中国各地集结至山东举行抗议,要求当局为当地一起老兵上访被打事件道歉,并改善老兵待遇。

社交媒体上的视频显示,示威者一度与警方发生小规模冲突。为了避免形势加剧,警方还在北京、青岛等多个中转城市的火车站和道路上设卡拦截。

官方回应

中国央视新闻频道周日在各节新闻中,罕见播出时长近7分钟的有关平度事件报道。报道将抗议定性为“严重暴力犯罪案件”,并称有10人因涉嫌妨害公务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等遭到逮捕。

报道称,10月5日至6日,青岛和山东其他地市及安徽等省市部分人员陆续到达平度市人民会堂广场,聚集人员约300人。期间,发起者通过现场演说、微信群等方式,“煽动挑唆暴力犯罪”。发起者还购买百余根木棍、16个干粉灭火器,在现场向执勤警察喷射干粉,并用木棍将警用大巴车车窗打碎,事件导致34名民警和群众受伤。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分析人士认为,屡次发生的老兵维权是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和军队改革形成的“历史遗留问题”(资料照片,图为2017年建军节前,老兵在河南洛阳向中国国旗敬礼)。

央视在报道中还播出多段疑似抗议参与者的电话录音,其中有人称“我们每人有打狗棒,打死一个算一个,多打死几个震惊全国。”

不过央视的报道始终未点明老兵加入抗议的诉求为何。

中国解放军官方报纸《解放军报》发表评论称,极少数打着“退役军人”旗号的违法犯罪分子扰乱社会秩序,是“对国家法律法规的践踏”,也损害了退役军人形象。有关部门的行动“得到了广大官兵和退役军人的理解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有多名老兵向BBC中文称,抗议原因是由于“有老兵在前往北京上访途中被打”,因而前来声援,但央视报道对此说法予以反驳称,多名人士在上访途中故意“碰瓷”,经医院检查并未受伤。


老兵抗议

手擎国旗、身穿迷彩服、大声报数,乍眼望去你或许认为平度市主要道路上正在进行一场军事训练,但实际上,这是持续多日的退伍军人抗议活动。

在10月5日的抗议爆发后,有大批警察对走上街头抗议的老兵实行隔离封锁,现场一度有小规模冲突爆发。在一段视频中,警方试图对人群进行驱散;但另一段视频显示,部分老兵也用棍棒、灭火器等工具攻击警方。

还有视频显示,事件发生后,有当地民众给抗议者送来食品。

青岛伤残军人李青是抗议者之一。他向BBC中文介绍说,抗议活动始于10月5日,老兵们占据一个主要的广场进行示威。目前,大多数抗议老兵被驱散后已经回家或撤离至周边地区,还有多名老兵被捕或受伤送医。

当被问及抗议原因时,他表示,事件直接的导火索是平度当地的多名老兵在上周前往北京上访的过程中,遭遇当地公安人员的截访,部分人员“被打受伤”,他们因此前来“声援”。

尽管BBC中文无法独立证实该说法的真实性,但另一名从辽宁赶来的老兵阚春雷持相同说法。“我们都是自发前来声援的,有东北三省的、河南、浙江、福建的,还有两参人员(指参与过战争和军事试验的人员)和职业兵。”

BBC中文就此事致电中国国家监察委员会,一名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中央纪委和国家监委对该抗议事件已经知晓,但无法进一步透露细节。

争议

近年来,中国退役老兵走上街头,成为抗议活动的主角并非新鲜事。今年中国人大政协两会上,人大通过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试图通过组建退役军人事务部处理相关投诉。

然而,老兵的抗议事件仍时有发生。今年6月,同样是因老兵被打而起,百余名老兵从全国各地前往江苏镇江进行抗议。一些抗议老兵手里举着红色标语,上面写着“我们是共产党员,不是罪犯”。

此次抗议事件的相关视频在微博、微信等中国社交媒体上流传,就此激起民众两极化的反应。

图片版权 NICOLAS ASFOURI/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官媒称,中国现有退役军人5700万,这个数字以每年几十万的速度递增。

“听党话又光荣转了业,结果卸磨杀驴。‘尊崇军人,善待老兵’,看看河南漯河、四川中江、江苏镇江、山东平度,其实到了地方都是一句鬼话!”一名微博网友说。

中国军事法学者曾志平则对近期老兵的“集体维权”表示忧虑。他认为,国家的确需要对伤残老兵和在特殊年代仅获得较少安置费的老兵给予照顾,但其他老兵不能一直抱着“政府要对自己负责一辈子”的思想。

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也是退役军人,他事发后在微博发文称,“社会机构用人多向老兵倾斜很重要,老兵个人自强不息,不躺在服役的功劳簿上,而是建立终生奋斗、进取的思想,尤为重要。”

“缺少发言权”?

BBC中文电话采访了多名老兵,他们来自全国多地,但讲述的经历却大同小异。

90年代服役的李青称,他在一次训练中骨折,退役后本来应被安置到“待遇比较好的政府部门”,但最后只去了一个效益很差的国企,几年后,企业便倒闭了。另一名希望匿名的河南老兵称,自己的职位当年遭到“关系户冒名顶替”,因此去了差的单位。

研究中国老兵的美国迪金森学院尼尔·戴蒙(Neil J. Diamant)教授对BBC中文说,上个世纪80和90年代,中国的很多国有企业在私有化浪潮中被大规模的变卖,而当初被安置到这些企业的退役军人则被后来的老板视为累赘,而遭到解雇。

图片版权 LI QING
Image caption 抗议的老兵中,也包括伤残军人。

戴蒙教授认为,现在一些刚退役的士兵也面临类似情况。“习近平正积极推动解放军实现现代化并使之更依赖高科技,不太依赖技术的常备军因此受到裁撤。在强调高等教育和专业技能的市场中,许多退伍军人很难过渡到平民生活。”

曾志平对BBC中文说,现在的老兵问题和老兵当年在部队所受的教育也有关系。他认为,虽然军队需要有命令与服从的关系,但也需要培养军人的综合素质和逻辑能力。

“可能一些人曾觉得,军队里让人有独立思想不好管。但在一定程度上,这些人丧失了理想后,你操控他的时候他是你的武器,但他走入社会后,他也会缺少思考和逻辑能力走极端,”曾志平对BBC中文说。

“中国虽然现在有了退役军人事务部,却仍缺少一个国家级的退伍军人组织给予他们发言权,就像美国的《退伍军人权利法案》(G.I. Bill of Rights)是美国退伍军人协会推动的,但这些在现在的中国很难实现,”戴蒙补充道。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