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铁失速列车:罹难家属无法磨灭的伤痛

台湾快速列车「普悠玛」列车翻覆事故,现场怵目惊心。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台湾快速列车“普悠玛”列车翻覆事故,现场怵目惊心。

在台湾,搭火车原本是被认为最安全的交通方式,“乘坐火车,安全舒适”这句宣传标语更是许多台湾人的共同记忆。台湾机车与汽车交通意外的比例,依旧在全世界相对偏高,因此多数人选择搭铁路,欣赏美景外,无非也是想多一份保险。

10月21日,一辆火车从台湾新北市树林区出发,南下前往台东,突然在新马车站翻覆,现场凌乱不堪,不少人与物品被抛出车外。造成18死与187伤的惨剧。

不少家属与BBC中文表示,当下他们收到消息,脑中全都一片空白,赶到现场看到自己亲人的遗体时,才知道真相是如此残酷。一夕间,新马这个平均每天只有51位乘客“光临”的小站,挤满了全台湾与世界各地的媒体。

BBC中文在事发的隔天清晨5点前往事故现场,看见倒卧的车辆被挤成粗糙的“W”字型,横躺在地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铁锈味。事发当天,近万人的通勤受到影响,台湾铁路局隔天仍在清理现场,在5点12分正式抢通单线,但全数车辆仅能缓缓而行。

台湾总统蔡英文在视察新马车站听取简报时,后方不时有电车经过,但都好似人放慢脚步般地缓缓而行。其中一列同样的普悠玛号,更在北上经过倒落的事故车辆时,放慢速度并鸣下长笛,凄哀的声音似乎在跟这位倒下的“战友”道别。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张加颖(右)的姐夫曾宏国(左)表示,“张加颖非常热心偏乡教育事业以她为荣”。

热血英文教师

“我一看到电视上说普悠玛出事,我就知道完了!”。39岁的曾宏国,是这次台东卑南国中死者,30岁英文教师张加颖的姊夫。张加颖在他心目中,是个热血于英文教学的老师,毕业后自愿从高雄来到台东市区,“她一直想普及乡间英文教育”。

为了要让乡间孩子们有更多接受英文教育的机会,张加颖担任教师的这几年来,不断写各种申请书给中央,希望有预算来让乡间孩子们有更多机会出国竞争。最终,卑南国中的孩子可以有机会去韩国参加英文演讲比赛,“她自愿到偏乡去,让偏乡的小孩有不输都市孩童的竞争力,她真的很伟大”。

然而,张加颖与一行卑南国中学生共24人,却搭上了这班出事故的列车。光是卑南国中的旅行团就有6人不幸罹难,其中包含另一位老师李诗涵、三位学生与一位导游。

曾宏国当时在电视上看到消息时惊觉:“怎么那么严重翻覆了!”,后来算一算时间,张加颖跟孩子们12点半飞机到,可能搭上事发时接近下午5点的班次。“名字一打出来,卑南国中,我脸都绿了,就觉得是她了”。

犹记得上周才跟加颖碰面,曾宏国听到她很兴奋地说终于要带孩子出国比赛。事情发生后赶到现场时,由于冰柜运送不及,他只能在新马车站旁蹲着陪伴张加颖的遗体,无神地看着其他小朋友的残肢,“有的剩头、有的被压到变形、有的只剩手去验指纹来辨识身份”。

22日早上验尸完毕,曾宏国走出医院的那刻,一堆殡葬业者出来跟他递名片推销时,他才知道“加颖真的不在了”,一股酸楚涌上心头,更多的却是无奈与愤怒。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台东知名海产店“云海”的主人董进发(图左),一团17人不幸搭上出事班次,女儿董子羚相当难过。

知名海产破碎

位于台东海滨成功镇的台菜餐厅“云海”,是间开业30多年的知名海产餐厅,由65岁的董进发夫妇胼手胝足营业,父亲担任渔师、母亲负责料理,“我妈妈的料理真的很厉害,得过许多奖”,董进发的44岁女儿董子羚这样告诉BBC中文。

然而,董进发一行人,5个家庭共17人,北上参加小女儿婚礼,结束后住南部的董子羚先送家人乘车回台东,但家人却在路上遭遇死劫。董进发夫妇、董子羚的姑姑与姑丈等9人不幸罹难。董子羚泣不成声地说:“我一到现场,看到18具遗体中,有一半9人是我们这一团的,5个家庭就这样不见,一个晚上,5个家庭活生生被拆散了”。

当下董子羚妹妹与儿子等三人座在三号车厢,翻覆时并无大碍,但董子羚妹妹跟她说:“车子因为供电异常断电三次停下来,然后在经过宜兰车站时,速度都比过往快好多”,认为事发当下的速度真的很快。

“本来20日吃完喜酒就要回来,但老人家觉得全家族出一趟远门,就想说多待一天”,董子羚说,他们多出来那天,全家一起去台北市逛知名的庙宇与夜市。

董进发曾因捕了条又大又奇特的鱼而上过当地电视。“云海”餐厅30多年深受许多艺人喜爱,而如今,父亲的捕鱼技术与母亲的料理技艺瞬间失去,董子羚伤心地说:“很谢谢大家多年来的支持,但我们的店也开不下去,必须关门了”。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台湾总统蔡英文探视事故罹难者家属,听取家属反应后,严肃地与铁路局工作人员询问。

挽回高速骄傲?

从事发现场看,虽然看似是个平凡无奇的弯道,但是这个弯道却在谁也无法预料的情况下出轨,被台媒形容为“变调的失速列车”,但在过往,“普悠玛”却是花莲与台东人骄傲象征。

普悠玛列车在2012年引进台湾时,由于是日本制造,又标榜过弯时能够不减速,这样的“倾斜式列车”的高级与快速,一度受到台湾东部民众与大陆观光客欢迎。董小羚说:“你知道普悠玛的票对花东人是好难买吗?我们真的是每次北上都要抢破头”,曾经让他们认为“快速安稳”保证的列车,却打击伤透他们的心。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出事最严重的八号车厢,被吊车缓缓吊起处理,“快速列车”普悠玛的信誉也蒙上阴影。

对于未来,曾宏国说:“我想对蔡英文说,我们家属要的是一个好的回复,告诉我们怎么做,把后事处理好”。但想了一下,他又说:“其实真相什么现在真的不是最重要,但官方有官方的专业,铁路局怎么想法,他们觉得可行(方法),就去快做吧!”。

董子羚则是说:“给我们一个答案,快一点(调查)出来,事故到底是什么原因?如果要赔偿,给我再多的钱,一千万、三千万都于事无补啊,我家就是支离破碎了,一次整个家族没有了,你要我们怎么面对?”。

事故现场的工作人员跟BBC中文说,计划在事故三天内,将所有现场恢复完毕,用板车将车辆拖走调查。铁路局官方对于罹难者家属,先给予540万台币(约17.4万美金)抚恤。纵使现场可以复原,但新马,这个位于台湾东北角山与海交界的小车站,此刻却承载着难以抹灭的巨大伤痛与不堪的回忆。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