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的“空降”参选人 南台湾“铁绿”的反转变数

国民党高雄市长参选人韩国瑜一上台,就吸引了许多支持民众的掌声。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国民党高雄市长参选人韩国瑜一上台,就吸引了许多支持民众的掌声。

11月初某日,在一片拥戴声浪中,位于南台湾高雄市的广场涌入大批群众,他们高声呼喊着国民党籍参选人的名字:“韩国瑜!冻蒜(台湾话的当选)!韩国瑜!冻蒜!”。

伴随着大批支持群众的吶喊,这位韩国瑜缓缓在人群中前进,途中双手也不曾歇息,紧紧握住每位选民的双手。随后,韩国瑜走上台,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说:“高雄已经睡了20年,经济没有起色,这么多年来,高雄该醒了!”,民众们的欢声此起彼落。

半年窜红“韩流”

11月24日,台湾即将举办仅次于总统大选的地方县市首长选举,这场选举无疑也是蔡英文总统及其民进党政权,在2016年执政后的“期中考”。目前民进党拥有13席县市长,而主要的对手——在野的国民党,仅仅只有6席。 

然而,现在的蔡英文政权,却面临前所未有的苦战,执政支持率的低迷,让外界预测恐怕会连带影响民进党在中期选举的结果。其中,从1998年起即由民进党执政的高雄市,被预估是最有“翻盘”可能的城市。

最大的原因,是韩国瑜在短短几个月内突然“窜红”,不只成为电视台播报焦点,所到之处也相当受到欢迎。甚至还有部分亲中媒体借用“韩流”,这个音乐韩国音乐与流行文化渗透十几年来,被惯用的宣传词,意欲将韩国瑜包装成“新韩流”。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韩国瑜在高雄市的竞选场合,吸引许多国民党支持者聚集。

突然空降到高雄

61岁的韩国瑜,是个道道地地从台湾北部来的外省(河南商丘)眷村第二代,出身国民党铁票区,一口字正腔圆的中文,却让相当草根的南部掀起一阵炫风,这在半年前的高雄是难以想象的。韩国瑜本身与高雄无渊源,却用一些“非典型国民党”的方式,吸引当地民众眼球。

韩国瑜善用夸张的语调,还有耸动的字句来跟选民阐述他将来对高雄市政的蓝图。好比说,他想要将迪士尼乐园引进到高雄、在高雄知名景点爱河畔打造“爱情摩天轮”等,也声称要与中国大陆及南海诸国同意下,在南海一起“开发石油”。

善用数字比喻也是韩国瑜的特色,他认为高雄市是“10个台北市大、4个新加坡大,就算‘闭关自守’,都有优秀的农林渔牧业支撑,凭什么不能发展更好?”,未来他希望打造一个让观光客来,就觉得“好爽、好棒、好快乐”的城市。

乍听下,有些政见看似天方夜谭,但在高雄人民心中,似乎起了推波助澜的效用。短短半年,韩国瑜从一个国民党高雄市党部主委,一路靠着这样的言论,在网路上不断发酵。随后韩国瑜也在电视与网路节目中频频出现,更无形间加深选民对其印象,半年后的现在,不只人气窜升,支持度更与民进党候选人不相伯仲。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担任过立委、代理高雄市长与总统府副秘书长的陈其迈,现在也是民进党高雄市长的大热门。

韩国瑜更喊出让“北漂”归来,高雄的父母能看到孩子在高雄“安居乐业”,吸引不少中老年父母选票层支持。但韩国瑜在这里说的“北漂”,不是在北京漂泊生活,而是在台北工作、领高薪,却无法在高雄找到高薪谋职的人群。显然,韩国瑜的言论,也是说出高雄“低薪、人口老化”的现实面。

民进党的大本营

坐拥277万人口的高雄,是台湾第三大的都市,从1998年民进党籍谢长廷当选以来,高雄20年来都是民进党长期执政,被封为“铁绿”票仓。2014年的县市长选举中,民进党的高雄市长陈菊,更是大胜对手杨秋兴高达54万票。

长年以来,国民党对于高雄市的选情,常常呈现“半放弃”的状态。连带地影响到高雄周围的其他,包括屏东县、台南市等,长年也都是民进党执政,让南部地区被封为是民进党的“大本营”,高雄市自然也是固若金汤的堡垒。

民进党这次派出的高雄市长参选人陈其迈,是位道地的高雄人,出身政治世家,毕业于知名医学院外,过去也担任过总统府副秘书长、以及医药专长的立法委员。甚至也担任过代理的高雄市市长,资历相当丰厚。

照理来看,原先陈其迈被认为应该会在这次县市长大选中轻松获胜,但却在这次的大选中,意外出现艰困战局,这是让所有人都料想不到的。综观其原因,高达半数的中间选民票仓,还是成了最重要关键。

尤其高雄在经历过20年后,当年的蓝绿统独对决气氛已然消失,新一代年轻与中生代,自然会以民生、经济作为优先考量。一位不具名的统派报纸总编辑对BBC中文说:“年轻人被说‘天然独’,就是他们自然认为台湾跟大陆就是分开个体,互不干涉”,也因此,如果选举对年轻与中生代族群打“中国威胁牌”,效用也是有限。

加上这两年来,蔡英文政府在年金改革与劳基法的修正上,或多或少让支持群众出现松动,也让各地的选情出现影响。这场选举,同时正考验蔡英文本人对民进党各派系的掌控与安抚能力。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韩国瑜"炫风北上"参加"北漂青年座谈",吸引不少高雄年轻族群去聆听。

高雄的一时风靡?

然而,韩国瑜这样的现象出现,也确实引发不少争议,一位不具名的统派报纸总编辑对BBC中文说明:“陈其迈在政策上还是有一本真正的白皮书,但是韩国瑜却真的没有,都是嘴巴说”,以后真的选上,包括政策规划还有时程,都是“白纸一片”。

韩国瑜的政见,在提出过后,不少分析都认为“可行性不高”,加上高雄过去的大型建设中都有大笔负债,韩国瑜本身也是近乎“单打独斗”撑到现在,如果真的选上,一人团队的他,往后的市府人事如何安排,可说是另一难题。

韩国瑜指出的“北漂”,也被部分人批评是“用词不当”。因为北漂是形容许多西南部省份乡下中国人,到北京工作,却无法获得当地正式户籍,甚至居无定所“飘忽不定”的不安份状态。但台湾法律保障户籍可以自由变更,自然就没有“北漂”问题,许多高雄人北上工作,迁移户籍后,自然就“落地生根”了。

但不可讳言,韩国瑜的“空降”创造了30多年来高雄最热闹的选举态势。就在10月底,BBC中文记者采访了韩国瑜在台北的“北漂青年”座谈,50多位的座位被预订一空外,现场更挤满许多采访的媒体记者,韩国瑜的一言一行,牵动不少异乡游子。

不过,选战终究是要在24日分出胜负,所谓“韩国瑜现象”是否真的是风靡一时的光景,还是在地扎根多年的陈其迈,会靠着自己过往的实力保住民进党的“精神堡垒”,也让这场选举至关重要。一但选举的结果民进党输掉,势必也会牵动2020年的总统大选。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