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奖与傅榆获奖感言风波:政治因素影响下的两岸电影业

,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傅榆(右)展示获得的金马奖奖杯。

“我真的很希望有一天,我们的国家可以被当成一个真正独立的个体来看待,这是我身为一个台湾人最大的愿望,”11月17日晚,台湾纪录片导演傅榆在金马奖颁奖礼上说出这番话。话音刚落,台下响起掌声与欢呼声,但并非所有人都在雀跃。

镜头里看到,本届金马奖执委会主席李安双手紧握,欲言又止,后又面带微笑。

“这好像是一个炸弹,”台湾电影制片人徐静雯(化名)向BBC中文表示。“一听到有这样的言论出现,就知道接下来整个电影圈应该会有蛮大变化。”

“最直接的就是明年金马奖大陆片会不会来参加,还有一些正在进行中的项目,无论是单一电影人,还是两岸电影合作,势必都会产生一定影响,”徐静雯称。

与徐静雯料想一样,典礼结束后,关于未来中国大陆电影参加金马奖的各种说法甚嚣尘上,两岸影视界一直在紧张观望。

如果金马奖没有大陆电影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68岁的张艺谋今年首次提名金马,获得最佳导演奖殊荣。

“在华语的社会里面,台湾相对是非常民主的、自由的,金马奖自然也就是开放自由的,”曾经获得金马奖且担任过评审的台湾电影导演林正盛向BBC中文表示。“如果中国政府决定以后都不参加,我会为中国电影朋友感到不舍,”他说。

有“华语奥斯卡”之称的台湾电影金马奖已举办55届,1996年开始接受大陆电影报名参加。在大陆电影产业迅速发展的最近几年,金马奖上的大陆面孔逐渐增多,今年金马奖甚至被称为大陆电影“大年”。在最佳剧情长片五部提名作品当中只有一部作品来自台湾,另外四部则全数来自大陆,大陆导演更是垄断了最佳导演的全部五个提名。

“(金马奖)这么多年轻导演的作品,代表着中国电影的希望和未来,”本届颁奖礼上,知名导演张艺谋曾这样说。张艺谋的“中国”跟傅榆的“中国”可能含义不同,但对于大陆电影人来讲,金马奖份量不轻。

香港影评人岑朗天认为,从每年报名金马奖的情况来看,大陆电影界很看重金马奖,金马奖严格的评审标准和流程也使其认可度不断升高。所有评委需要集体看完全部入选电影,整个讨论过程也需记录。“现在的金马奖是一种标准,代表每年华语电影的总体表现,”他说。

林正盛表示,金马奖在华语世界扮演的另外一个角色是,让在大陆无法上映的电影被全世界看到。“让那些被官方意识形态审核禁言的电影可以被看到,保持中国电影创作的活力,让年轻导演碰触官方禁忌的题材,让创作者去表达、批判或者反思,那样社会才会健康。”

“如果不能来参加,我觉得对中国电影是很大的损失,”林正盛说。

在岑朗天看来,大陆电影现在看重市场,比起得奖赚钱更重要,在这种气氛下,不参加金马奖对大陆电影产业影响应该不大。而对于金马奖来说,失去大陆板块可能会带来影响力下降,但保证创作、言论自由对金马奖意义同样重大。

艺术与政治

在两岸关系逐渐紧张的当下,傅榆一番话触碰到众人敏感的神经。

徐静雯称,作为与大陆合作的业界人士,她认为傅榆的得奖感言有负面效应,但是作为普通人,台湾是言论自由的地方,这是傅榆的自由。“两岸的紧张关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个事情如果不在金马奖典礼上发生,可能还是会在别的场合上出现。”

当BBC中文尝试联系一位大陆电影业内人士时,这位人士表示,“电影人不讨论政治”。也有不少人表示,希望“艺术归艺术,政治归政治”。

“这只是一个借口,”岑朗天笑着说。“这句话的潜台词是,让政治干预艺术,你不要做什么回应。”

“艺术从来都是政治的一部分,政治也一直渗透在各个方面。”岑朗天认为,艺术家之所以需要干预政治,正是为了“防止政治干预艺术”。

然而对于大陆来说,敏感问题的存在是不争的事实。

2013年林正盛执导电影《世界第一麦方》曾有计划进入内地市场。这部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讲述的是台湾面包师吴宝春在法国比赛中获得冠军的故事。林正盛回忆,影片结尾的一幕中,夺冠的吴宝春身后出现了台湾的青天白日旗,看到这里,大陆片方直截了当告诉他电影不可能过审。这部电影最终没能在内地上映。

“自我审查”与未来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本届金马奖李安担任执委会主席,巩俐担任评委会主席。

在作品的完整性和面对庞大的市场之间,林正盛有自己的选择标准。但对更多人来讲,面对大陆的商业机遇,政治风险很难避免。

徐静雯称,在跟大陆合作时,许多台湾人会有意识地不触碰敏感内容,这是“避免不了”的,而当需要在政治立场上做出让步时,每个人的尺度也不尽相同。

“这样的统治和威胁里面,会让人民先做判断,我们在心里面先剪掉了,这个才是最可怕的,”林正盛说。

大陆电影人大多不愿对这件事情发表评论,BBC中文尝试联系几位人士,大家均表示不方便回应,但有人表示,目前业内普遍考虑慎用台湾艺人。

在岑朗天看来,大陆电影人现在面对的问题,应该会是香港不久要面对的问题。“这不是未来的香港,其实就是当下的香港”,“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应该会出现了。”

有中国朋友告诉林正盛,“台湾要挺住,金马奖要办好”。这位59岁的导演希望,在当前局势下,两岸可以多一些同理心,互相了解、尊重。“我相信几乎没有一个台湾导演会说,我不要中国,我不理他,他如果怎样我们就不要跟他来往”,他说。“中国要跟台湾打交道,希望跟台湾有交流,要懂得台湾是民主社会,不要谁说了什么话就去放大”,“希望中国电影界的朋友,一起努力争取创作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自由。”

注:为尊重受访者意愿,文中徐静雯为化名。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