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选举:龙应台的废票、突然跳电的投票站、返乡的选民,我经历过的“台湾式选举”

,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台北市长柯文哲(中)在一处传统市场和选民互动。台湾选举融入了浓郁的地方特色。

台湾再次进入选举季。作为一名台湾人,笔者经历了超过15年的台湾各类选举。记得第一次投票时,进入投票所的戒慎恐惧,起因是关于投票这件事情,实在有太多需要选民注意的地方。台湾社会之集体记忆,也反映在投票行为上。

笔者通过回忆,罗列出一些耳闻目睹的台湾选举轶事。在我看来,投票在台湾固然有许多趣闻,但同时也反映出台湾社会和台湾政治的逐步变迁。

龙应台,林青霞的废票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工作人员在整理公投签名资料。2008年的总统大选中,林青霞和龙应台都因为不熟悉投票规定而投出了废票。

2008年台湾总统大选,马英九获胜,但是他的得票数当中,却少了他长期策士龙应台以及影星林青霞的两张票,因为她们都投了废票。

问题不是两位铁粉不支持马英九,而是她们都用了私章投票,违反了选举“不记名”投票的规定,因此两张票都算成了废票。以论辩民主闻名的龙应台教授,当年还自嘲自己是“全世界傻妞一号”。她的好友林青霞也投下了废票,而且根据台媒报导,在2004年总统大选,林青霞也曾因为用私章,投下了一张废票,成为当年的热门议题。

投票禁穿彩虹衣?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多个同性婚姻话题进入本次公投。

事隔十年后,沸腾的2018台湾选举,更是令选民眼花缭乱。因为,除了县市首长,市议员或里长之外,今年首次还有十项公民投票议题让人圈选。十个议题会分好几张选票,需投入不同票箱,加上县市长,里长或市议员的票箱,总共有五个以上的票箱要选民细心投票。许多行动不便或视力退化的老人家,已经怨声载道。根据台湾选举保密原则,在投票布帘后,选民不准转头问选务人员任何问题,也不准自拍或录像。

在选战白热化的阶段,前日,社交媒体开始广传一消息,说道,若穿有“彩虹”或“婚姻平权”图样的衣物,恐会被禁止投票。此一传言,也引起同志网友质疑若穿有“十字架”图案或配戴十字项链,代表基督徒反同的衣服,是否也应当被禁止。

针对这些传言,台湾选举机关立即纠正,表明除非在投票场所,发现身穿特定议题或符号的衣服,在现场宣传理念或制造纠纷,否则选务人员不会因为民众的服装关系,禁止其投票权益。

“为爱返家”

台湾虽然举行直接投票多年,但是投票这件事,仍与户籍地捆绑。不同于在美国等地,选民能透过通讯工具或互联网投票。在台湾,重要选举投票一定要回到户籍地(且需注册户籍满六个月)。只能在户籍地投票,让许多与家人长期不合或疏离的选民,毫无意愿回家投票。笔者有朋友便因与母亲在同志婚权的意见相左,与母亲在电话中大吵一架,恐怕投票日当天,不想回去见到家人。

此外,近年来,民间上也有自发的团体,在网络上发起“为爱返家”等众筹活动,希望能以低廉的巴士票价,邀请居住在北部的青年选民(特别是大学生)能回中南部投票。

迁址投票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因为有户籍地投票的规定,一些选民在地方选举中会提前改变户籍地,以支持心仪的候选人。

因为有户籍地投票这一规定,一些选民在支持的候选人确认参选之后,就会在至少六个月前把户籍地迁到该地,预计投票支持他们。笔者的一位友人当年为了支持柯文哲选台北市长,便将户籍从高雄转到台北亲戚家。

但是如此“玩转户籍”,并不为政府支持。一来,有许多台湾家庭贩卖户籍给一些人,为着让后者家庭的学龄儿童能在家长心仪的学区学校就读。再者,“幽灵选民”,亦是每次选举的话题。

“幽灵选民”是指,常常在人口数低的地方(表示当选票数通常差距不大),发现幽灵人口。这次选举有一离谱案例便是一台湾离岛“绿岛”,被政府发现有数十人一起迁入一处废墟户籍地。这些人都多数人都住在北部,却突然一起迁入户籍,被检察机关认为他们可能收取某候选人利益,卖自己的户口,搬迁到离岛户口,以在当天投票给某一候选人。1992年,前民进党主席黄信介在花莲立法委员胜选,便是检调发现对手在一些地方的得票数,比法定选举人口还多,明显是幽灵选票帮助对手获胜,轰动当年台湾社会。

突然跳电的投票站

台湾投票的历史还发生过“作票”事情。1980年代,时常耳闻亲友去看开票时候,投票所电力会突然“跳电”。在一片暗黑之中,选务人员会把自己“做好”给特定候选人的票,在黑暗中投进去票箱。事实上,台湾早年许多重要的政治抗议事件,就是因为抗议选举作票舞弊所兴起的。投票所“跳电”成为台湾选民的集体记忆。笔者回想,后来每回开票,要是电力有问题或是有人不小心关了灯,都会引起在场投票民众喧哗紧张。

“精心挑选”的投票日

2012年总统大选,执政的国民党政府把投票日订在大学期末考前一周,就被质疑别有用心。因为准备期末考的北部大学生,估计不会为了投票南下投票,放弃准备考试的周末。况且,根据当年民调,国民党在南部青年族群的支持度不高。此外,当年选举下一周便是寒假,可以放假回乡,学生估计不会因为选举而连续两周回家。再者,来回南北的交通费也需要考虑在内。

这些原因,似乎都在防止大学生返家投票。投票日的选择,也被认为是主政者维系政权的微妙手段。

总之,无论结果如何,这次公投首次规定民众年满十八岁便可以投票,选民的结构越来越年轻,是台湾选举的一大趋势。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