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台湾公投受挫,同志平权运动路在何方

A same-sex marriage supporter in Taiwan cries after Saturday's referendums in Taiwan. Photo: 24 November 2018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支持婚姻平权的人士,在11月24日的开票当晚难过落泪。

一个辛勤地与市民握手的身影,出现在11月27日的台北市午后街头,31岁的台北市议员参选人苗博雅,代表大安与文山两区参选,获得18739票的优秀成绩。往后,她将入主台北市议会,成为市民的公仆与代言人,在当选后出来谢票,苗博雅感激每一位投给她的民众。

不过,苗博雅除了是未来的市议员,她在这次的选举中也有个其他身份——同志婚姻入民法公投运动的发起者,她参与了这次第14号与15号公投案的拟定。

该两案的公投内容分别是:“您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章保障同性别二人建立婚姻关系?”与“是否同意,以‘性别平等教育法’明定在国民教育各阶段内实施性别平等教育,且内容应涵盖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课程?”。最后这两项公投,同意票与不同意票都以1比2的悬殊差距告终,这两项公投失败。

反对方提出了三项公投,其中一项——“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规定以外之其他形式来保障同性别二人经营永久共同生活的权益?”,获得大部分人数支持,往后政府将依据公投结果,在三个月内提出同性伴侣专法。

11月24日的这一夜,除了选举外,公投的结果确实也让很多同志运动人士沮丧,长久以来的抗争,似乎在这一刻面临重大挫败,他们必须面对台湾目前的社会氛围。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身为同志平权公投发起人之一的苗博雅,同时也投身这次的市议员选举,以高票当选。

持续为同志权奋斗

身为大安文山区的新议员,苗博雅同时也是一名公开宣布“出柜”的同志,一直以来,她都在同志婚姻的路上奋斗。身为这次的同志公投提案人之一,面对失败,她也相当坦然:“全台湾的同志圈都很沮丧,有些人甚至有轻生念头。但我都跟他们说,不要放弃,让我们继续努力”。

这次的投票人潮中,支持同婚入民法的选民为350万,对于苗博雅来说,这依旧是不可小觑的数字:“我们从‘解严’到现在30年,走到这样程度,我们还是鼓励‘同志’朋友们,想想很多温暖的善意,未来一定会更好。”

大安文山区同时也是传统国民党票仓,在这次的市长选战中,国民党推出的候选人丁守中,单单在这两选区内就大赢无党籍柯文哲2万余票。苗博雅能在思想相对传统保守的深蓝票仓,抢下一席议员位置,确实让许多选民感到惊讶。

苗博雅笑说,选民的态度还是很温暖的,选后在路上,许多人不断跟她说加油外,还有其他区的选民特地跨区来跟她祝贺。对于未来目标,苗博雅坦言,台北市目前给予同性伴侣注记,但是其他的权益尚不够,这会是她入主市议会后的关注重心。

好比目前同志伴侣所领养的小孩,依法只能注记为单亲家庭,无法给予同志双方保障。“同志婚姻的儿女,目前就医跟就学等权益,还是有些要改善的,还有如何带给台北市学校性别平等教育,我认为这很重要,”苗博雅说。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台湾的同志婚姻是否该入民法?抑或另立专法,成为公投案争论目标。

专法如何设立?

早在2017年5月时,台湾的最高法院已经就现有宪法释宪,明定须在2年内修正或是制定相关法令来保障同性婚姻,如果逾期未修正或立法,同性伴侣即可依现行民法规定登记结婚。

这样的判决,无疑是让同性婚姻权利迈进一大步,但也引起部分人士的反弹,民法的“一男一女”婚姻定义不该被改变,应该用“同性伴侣专法”保护,因而掀起了这次的同性婚姻是否该入民法的公投互搏。

反同志婚姻入民法的组织“下一代幸福联盟”总召,同时也是公投发起人的游信义对BBC中文记者表示,这次公投结果是明确表示,民法定义的一夫一妻婚姻制度是不能被拆解的。游信义还说,未来会与同志团体“理性沟通”,大家一起找出更适合同志朋友的婚姻保障制度。

对于同性婚姻,游信义强调绝对是不同于一般婚姻:“如果把婚姻制度改了,既有的两性秩序会瓦解,一男一女的伦常体系也不复存在”。他表示自己绝不歧视同志存在,也尊重同志的权益,但不会妥协同志人士想要挑战法律下既有公共制度的意图。

但对苗博雅等支持同志婚姻入民法的人来说,民法本来就应适用所有中华民国公民,加上当时释宪时已经明确说出婚姻自由一定要平等保护,她认为如果另立专法,等同是过去美国白人对待黑人族群般,变相隔离同志族群。

她并补充,台湾是世俗国家,不是宗教国家。但是她在过去很多辩论场合下,看到有很多特定宗教团体人士,出来反对同志婚姻,但其实都是他们背上教义后,强加给其他人群的结果。

苗博雅认为,所有的信仰都是教人去爱,不要去阻挠其他人的幸福,台湾有宗教自由,但有些人用他们自身的宗教坚持,强加在世俗国家的民法上,“也许一时吧(有效),但长久下来,我们会走向一个民主共和国家该有的样子。”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台湾在10月底举办同志大游行,当时主办单位声称聚集了13万人参加。

同志权利下一步

放眼亚洲,台湾曾一度是最接近同性婚姻可以实质合法化的国家,然而现在在公投过后,台湾政府必须要参考公投结果,并作出适当地回复。同志婚姻虽然依旧会立法保障,但无法入民法,对同志族群的打击,显然不是一时半刻可以恢复的。

对于反同志婚姻入民法的一派,重申要提同志伴侣专法,苗博雅轻松地回应:“他们要提案是他们的自由,但我相信,未来的某一天,台湾会迎接真正的婚姻平权”。

游信义则说,台湾人对于同志一直是很友善的,可以合法登记伴侣跟办结婚仪式,就连他也有同志朋友。但他认为是部分激进派同志人士为了自已利益,想要修改民法规范,这是很不可取的。他说:“婚姻不就是为了孩子吗?那不然是为了什么?”。

他并补充,民法保障的异性婚姻是高于任何一切的,同性婚姻的“价值跟重要性没有那么高”。游信义认为同志人士一直口口声声喊人权,但他们要去探讨,同志人士也是异性结合下出生的,对于同性人士一直抨击他歧视,他觉得很遗憾。

然而,对于苗博雅来说,同志平权本来就不是容易的路。她举例说,过去德国、法国与美国等国家,都是历经数十年的争取才慢慢得到权益。

苗博雅坚定地说:“人无知的时候,就会一直散布恐慌。但社会改革就是这样吧,往前走三步,还是会一时退两步。慢慢地走,目标总是会到的”。

未来他们将先朝着与民法同样规格的目标审慎订立专法,而台湾依旧是亚洲最先承认同志伴侣关系的地区之一。而台湾同志权益的下一一步,苗博雅与她的同志战友们,依旧在真正同志婚姻的崎岖道路上缓缓而行。

中国大陆与香港的同志权益现况

BBC中文记者林祖伟

同性婚姻或同志公民结合权利,暂时在中国大陆或香港也是遥不可及的梦。

湖南长沙一对男同性恋伴侣,2015年曾向民政局办理登记结婚被拒,其后向法院提告,成为大陆首宗同志争取婚姻权的案例。结果,法院判处他们败诉,理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中规定“只有一男一女才能结婚”。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孙文林(右)与他的男朋友在湖南的法院提告,但他们败诉。

在大陆较开放的城市,民众对同志的印象并非完全反感,粉红经济甚为活跃,会有同志酒吧、同志交友软件等等,亦会举办较大型的同志活动,例如上海骄傲节等等,不过这些活动因为政治因素,不会以“同志游行”作宣传字眼。

但由于中国此前的“一孩政策”持续已久,家庭基于传统观念,对下一代有传宗接代的要求,令许多男同志被迫隐瞒自己性向,与异性恋女性结婚,结果造成了“同妻”(同志恋者的妻子)的问题。根据哈尔宾工业大学发表的研究成果,估计中国大陆有1600万“同妻”。

一些男同志亦会寻找女同志结婚以应对家庭压力,此称为“形式婚姻”。

非政府组织人权监察2017年发表报告,深度访问了17名被强迫接受“转化治疗”(又称矫正治疗、扭转治疗)的同性恋者,列出他们如何因为接受治疗而身心受损。

国际医学机构早已不视同性恋为精神病,世界精神病协会把“转化治疗”视为违反道德、没有科学根据和具伤害性。

中国政府在1997年把同性恋去刑事化,由于官方也不再视同性恋为精神病,根据《精神卫生法》规定,“转化治疗”或被视为违法,但官方对坊间的“转化治疗”并没有任何表态。河南一名男同性恋者曾被妻子强迫送入精神病院接受“转化治疗”,结果告上法庭,法院认为他的人身自由被侵犯,获赔5000元人民币。

中国政府没有公开认可同性恋,关注团体一直担心官方随时会施以打压,例如过往有同性恋体裁的影视作品遭下架中国曾推出《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称同性恋是“渲染淫秽色情和庸俗低级趣味”,引发社会广泛讨论官方是否为同性恋定性

而在香港,同志平权运动被观察人士认为“停滞不前”,先不谈同性婚姻,连反对歧视不同性倾向人士的法例也讨论了十多年,也无法达成共识。

根据港大2017年一项研究,香港逾半人支持同性婚姻,但社会的反同宗教保守声音强大。

香港立法会上周以27票反对、24票赞成三票之差,否决了同志缔结伴侣关系的议案,有宗教背景的议员公开表示,同志是异数,“歧视他们并没有问题”。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专访:或改写香港同志历史的公务员与机师

值得留意的是,香港近年同志运动的维权方式,逐渐走向法律层面。

近期,一名女同志MK,认为香港并无让同性伴侣缔结的相关机制,入禀法院提出司法复核,争取民事结合权,将会是香港首宗直接谈及同志配偶关系的案件。

另外,英国女同性恋者QT今年7月获判胜诉,令在外国民事结合的同性伴侣可以申请受养人签证,被视为香港同志运动的里程碑。而公务员梁镇罡则与在新西兰注册的英国籍伴侣,争取政府给予他们平等待遇,希望可以申请异性恋公仆享有的配偶福利,案件已获批上诉至终审法院。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