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再教育营”:那些被关押的巴基斯坦人妻子

中国被指大规模拘禁新疆维吾尔族人以及其他穆斯林。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中国被指大规模拘禁新疆维吾尔族人以及其他穆斯林。

中国当局早前被指在新疆设立“再教育营”,并关押许多维吾尔人。中国政府最初否认指控,随后透过当地官方媒体发布报道指这些其实是“职业训练中心”,营内的学员会接受不同技术培训。

BBC乌尔都语(Urdu)记者早前访问了数个巴基斯坦人,他们都说自己的妻子曾被关进这些“再教育营”,一些其后获释,但有一些被关押至今。

对这些到中国经商的巴基斯坦人来说,生意成功就必须娶一个中国人为妻,因为中国禁止外国人在当地购买房子。许多巴基斯坦人就以他们妻子的名义购买房子,在中国扎根。

他们说,以为中国与巴基斯坦是盟友,中国绝不会伤害他们。

为保障受访者安全,受访者和他们妻子的名字都是化名。

“中国官员强迫她脱去所有衣服”

查希尔(Zaheer Ud Deen)在巴基斯坦旁遮普省出生。他于2000年开设一家进出口公司,做新疆和巴基斯坦之间的蔬菜和衣服进出口生意。在此期间,他结识一名当地女子名叫索比亚(Sobia),随后二人成婚,有两个孩子。

查希尔主要销售阿拉伯无袖宽外衣(abayas)、希贾布(Hijab,即穆斯林妇女穿着的头巾)、批肩和穆斯林服饰等。有一天,一些中国官员查封了他的店铺 ,查希尔当时并不在场,中国官员就带走了索比亚,在“再教育营” 被关押9个月后, 她被释放。

查希尔接受BBC访问时引述索比亚说,妻子在“再教育营”里接受许多“反伊斯兰”的培训课程,一些营内的中国官员更强迫她脱去所有衣服,赤身裸体站在这些官员面前,而且对她说不须因为裸体而感到害羞。查希尔又说,营内的饮食都是伊斯兰教义不允许的,但如果索比亚不吃,就得挨饿。

除了被迫吃伊斯兰教义不允许的食物,索比亚还说营内的官员强迫她祈求食物,并要向中国共产党表达感谢之情。在关押期间,她们还要接受舞蹈训练,穿短裙。如果反抗,就会受到虐待。

索比亚说,她在营内的时候,如果顺从,就被从宽处理。在她发誓有好表现后,有一天,她被有条件地释放。她的护照被没收,被要求远离她信仰伊斯兰的丈夫和孩子和不要遵守伊斯兰习俗。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联合国对"百万维吾尔族人在新疆被拘"的报道感到震惊,并呼吁释放以反恐"借口"被拘押的人。

“我太太获释的机会十分小”

阿卜杜勒(Abdul Karim)来自巴基斯坦东北部的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Gilgit Baltistan),在当地有类似的生意。他的妻子仍被关在“再教育营”。以下是他向BBC透露妻子的近况:

“我太太每个月都给我打电话两到三次,但每次说话很少,只是说要等待。她告诉我她在接受培训, 她表现得不错。她试图想证明,她能说服丈夫,以便能获释。

“我们不怎么聊,但我在中国的消息来源告诉我,我妻子被放出来的可能性非常渺茫。“ 阿卜杜勒说,他妻子在接受反伊斯兰教育中被迫做几乎所有被伊斯兰教禁止的事情。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寻找消失的维族人:拘留营经历者向BBC讲述 “再教育”日常

“宗教不重要”

同样来自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的祖勒菲卡尔(Zulfiqar Ali)也娶了中国女人为妻,目前住在中国。祖勒菲卡尔向BBC披露,差不多一个半月前,警察来到他家并对他表示,要把他的妻子带走。

“警员不许妻子随身带任何东西。当我有些抗拒的时候,他们就说他们的时间有限,我这样做没用的,”祖勒菲卡尔说。他说其中一名警官抓着他妻子,把她拖走。我年幼的女儿跟在后面不停地喊叫,但警察连头也不回。

警察之所以感到不快,是因为我家里摆着《可兰经》,以及我家和一些穆斯林信徒有接触。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以再教育之名关押了我的妻子。这种教育就是要形成这样的事实——宗教在所有人的生命里都不重要。

祖勒菲卡尔说,一开始他们完全失去联系,但过去4个多月他妻子每10天便会打给他电话。 “她在电话里试图表现正常,但是听她说法感觉并非如此。“我多次求她跟孩子说句话,但她从未这么做,也没有解释为何不愿意跟自己的孩子说话。”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消失的维吾尔人:BBC探访新疆“再教育营”

“她说她获释后会回到我身边”

来自巴基斯坦信德省(Sindh)的沙则布(Shahzeb Soomro)出生在一个贸易世家。在中国旅游的时候认识了一名叫谢赫拉(Shehla)的中国穆斯林女子。

两人一起创业,不久就结婚。有一天,当地警方突击搜捕,并将她带走。

沙则布说,他妻子被警察关押至今至已经超过一年,每个月差不多给他打三至四个电话。他说:"每次通话开始时,她不停地说十分惦记着我;通话结束前让我不要忘了她,并说获释后,她会回到我的身边。"

但我得到的消息是,谢赫拉和其她被关押的女子没有可能获释。一些被关押两年后获释女子和自己的丈夫没有联络。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