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孟晚舟事件:加拿大和其它国家如何规避与中国打交道的政治风险

孟晚舟在温哥华住处(12/12/2018)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被保释后,孟晚舟(右)在家中接待前来探望她的客人。

加拿大当地时间11日,孟晚舟更新微信朋友圈:“我在温哥华,已回到家人身边。我以华为为傲,我以祖国为傲!”

在中国多次表达愤怒和抗议之后,被羁押十余天的孟晚舟渡过了她的第一道难关,以1000万加元的金额被保释,这让她可以在温哥华的家中等待是否会被引渡至美国的命运。

从12月1日华为首席财务官(CFO)孟晚舟被捕到现在,这起发生在加拿大的司法案件不仅将孟晚舟本人和华为放在聚光灯下,也让中国开始了一场与美国和加拿大的外交博弈。

司法案件与政治解决

孟晚舟被释放后不久便传出消息,特朗普保留政治干预孟晚舟案件司法程序的可能。据报道,特朗普在与路透社的采访中表示,如果可以对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和美国国家安全有利,在必要时他“肯定会干预”。“只要是有益于这个国家,不管是什么我都会做”,特朗普说。

国际法专家、美国霍夫斯特拉大学法学教授古举伦(Julian Ku)向BBC中文表示,特朗普似乎没有完全理解孟晚舟案件的法律本质,也没有意识到在引渡程序过程中发表类似言论的后果。古举伦解释称,根据美加引渡条例,政治指控是加拿大可以拒绝引渡的一个基础,尽管这种政治指控通常适用于政治罪行,孟晚舟此次被控的欺诈罪并不在其范围内,但孟方面仍然可以考虑用这个理由进行辩护。

“我不认为他(特朗普)有任何计划真正进行干预,他或许只是不想排除任何可能性,”古举伦称。

另一方面,这或许会让一直把孟晚舟案件视作司法案件的加拿大有些尴尬。基于加拿大与美国之间的引渡条例,加拿大此次应美国要求配合逮捕孟晚舟。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此前还强调,加拿大是司法独立的国家,此次逮捕行动中没有任何政治参与或干预。

岭南大学亚太研究中心主任张泊汇认为,这番言论正是特鲁多的策略,试图将外界相信加拿大政府没有介入孟晚舟案件。

几天来,中国一直在向加拿大政府施压,要求该国尽快解决这一事件。12月11日,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公开表示,对于任何“肆意侵害中国公民正当权益的霸凌行径,中国绝不会坐视不管”,将要“还世间一份公正和道义”。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也召见加拿大驻华大使,要求加方立即释放孟晚舟,否则“必将造成严重后果”,加拿大要承担全部责任。

无独有偶,本周二孟晚舟第三场保释听证会开庭前,中国扣押了一名加拿大前外交官。中国外交部称,加拿大人康明凯(Michael Kovrig)周一晚在北京被羁押,原因是其在中国的活动涉嫌触犯中国的境外NGO管理法。

“有人怀疑这是所谓‘严重后果’的一种,”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亚洲研究中心教授包义文(Paul Evans)对BBC中文说。“虽然目前没有证据,但许多人认为这不仅仅是巧合。”

当地时间12日,加拿大外长克里斯蒂亚·弗里兰表示,疑有另一名加拿大公民在中国失踪,失踪前这名加拿大人曾与加方官员联系,称自己受到中国政府讯问。

夹在中美之间的加拿大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外交部先后召见加拿大及美国大使提出抗议,声言如果加方不释放孟晚舟,"必将造成严重后果"。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均发文批评加拿大侵犯中国人权益。

中国是加拿大第二大出口市场和第二大进口来源地,美国则是加拿大最亲密的邻居。最近两周,加拿大被置于中美之间,进退两难。

“这不是我们的政治领导人想要面临的情形,”包义文说。面对中国的外交施压,加拿大可以做的极其有限。他表示,加拿大政治部门介入司法是非常特殊与极其罕见的事情,而在中国政治与法律系统的界线更加灵活,因此加拿大政府很难向中国人解释他们的“难处”。

在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之下,加拿大人与美国人的贸易谈判也变得十分艰难,这让他们开始寻找更多贸易机会与伙伴,中国自然被考虑在内。

2017年,加拿大与中国的货物贸易总额达到945亿加元,比上年增长10.7%。其中加拿大对中国出口236亿加元,增长12.6%,加拿大从中国进口709亿加元,增长10.1%。

孟晚舟事件可能给加拿大人上了很好的一课 —— 在中美矛盾不断的当下,风险无处不在。在跟中美进行经济合作的同时,如何为本国规避政治风险是加拿大和许多国家需要考虑的问题。

包义文认为,加拿大现在需要向中国传达自己的国家利益,让中国人明白他们并不会无条件加入特朗普政府与中国的贸易和科技冲突之中,同时积极推进与中国在贸易与科技方面的活动。“没有国家想要看到美中关系恶化,但有时我们很难在这种理想状况下行动,”他说。

前车之鉴?

今年4月,一位涉嫌参与经济间谍活动的中国公民应美国方面请求在比利时被捕,6个月后,他被引渡到美国。美国称该中国人为中国国安部的一名地方副主管,中国外交部则称这“纯属捏造”。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美国在一年内两次要求第三国逮捕并引渡中国公民,这在中美关系中并不常见。古举伦认为,这两个案例罪名不同,但或许从中还是可以看出美国当局的一些信号。他表示,美国中央政府的一个重要角色是向地方检察官列出他们重点关注的犯罪行为,而华盛顿显然已经将中国的间谍犯罪、贸易违规活动列为打击的重点。

“可能他们认为需要向中国表明,美国不再容许违反法律的行为,或者在一些案件中他们只想让中国人知道我们知道你在做什么,我们都看在眼里,”古举伦说。

“这两起事件的发生本身不寻常,”张泊汇向BBC中文表示。但他同时指出,这些目前都只是个案,如果未来类似事件增多,才能说明这可能会是美国对中国的新政策。

而对于像加拿大这样的第三国来说,或许也可以参考几个国家因为政治问题与中国关系恶化的前例。

2016年以来,由于韩国不顾中国反对,部署美国反导系统“萨德”(THADD),中韩关系交恶。作为报复,中国禁止本国旅行团赴韩旅游,为“萨德”提供场地的韩国乐天集团也成为中国消费者抵制的对象,损失金额达数数千亿韩元。

2010年,位于挪威的诺贝尔委员会将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中国著名异见人士刘晓波,引发中国强烈不满,中挪之间的外交关系迅速降至冰点,此后多次对挪威重要出口商品三文鱼颁布不同进口禁令,两国关系直到挪威政府承诺不损害中方核心利益的行为后才得到恢复。

但张泊汇表示,目前的中国考量的或许也会更多。“今天中美贸易战下,中国总想建立更多朋友圈,如果因此同加拿大交恶,符不符合中国利益,这也是要考量的,”他说。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