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 两国之间高科技较量激战正酣

Close up of US and Chinese official shaking hands, holding documents. Flags of both countries in the foreground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美贸易战背后,是两国在高科技行业的较量

对中国的高新科技行业,即将过去的2018年绝对不是一个好年份。4月,美国商务部下令处罚违反美国对伊朗、朝鲜制裁禁令的中兴(ZTE),七年内禁止美国公司向这一中国通讯业巨头销售零部件;之后伴随中美贸易战年中开打,“中国制造2025”计划重点扶持的新兴产业受到全面狙击;12月,在中美贸易战休战之际,另一中国科技巨头华为集团创始人之女、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因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禁令在加拿大被捕。

虽然贸易战贯穿了这一年中美竞争的始终,但这背后,一场两国之间高科技较量激战正酣。

中美新战场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技术的崛起触动了美国人“国家安全”的敏感神经。上周,美国司法部指控两名中国籍黑客依据中国国安部指示,盗取美国等12国公司的知识产权与商业机密。今年8月,美国通过《国防授权法》,在其中声称华为与中兴与中国情报部门有关,两年内禁止美国政府机构使用两家公司产品。

一度被中国政府寄以厚望的“中国制造2025”是另一个典型案例。这个颁布于2015年的政策计划,是中国打造制造强国战略的第一个十年行动纲领,指出中国未来重点发展的高科技领域所在并提供大力支持,其中重点领域覆盖新一代信息技术、航空航天、海洋、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电力、农业、新材料、生物医药等十个方面,彰显中国全面崛起的蓬勃雄心。

“力争通过三个十年的努力,到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把我国建设成为引领世界制造业发展的强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打下坚实基础,”中国国务院印发的关于《中国制造2025》的通知中写道。

在贸易战中,美国列出的征税清单与这个计划重点领域有诸多重合之处。美国政府认为,“中国制造2025”会使中国政府在一些新兴产业上为本国企业提供政策倾斜,不利于市场自由竞争。

这些冲突在多个领域不断激化使得许多国际关系观察人士担心,一个新型冷战或许正在酝酿。

“现在确实有一些促成冷战的因素,”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国际关系专家包义文(Paul Evans)教授表示。他指出,过去中美两国虽然在南海等军事问题上存在分歧,但美国并未从经济上与中国隔离。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D. Sachs)教授认为,如果美国和中国无法突破互相指责又接连报复的循环,冷战不可避免。

中美两国的“技术民族主义”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解析《中国制造2025》计划

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政府对中国的定位已经从“战略伙伴”转变为“战略竞争对手”,中国在诸多方面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成为美国日益主流的观点。今年6月,美国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发布报告称,中国的“经济侵略”威胁美国经济及国家安全。

与此同时,作为决定一个国家未来安全、综合实力和竞争力的关键所在,科技竞争也被上升到了地缘战略的高度。

包义文认为,这场竞争的重点是“技术民族主义”。他表示,所谓技术民族主义是指一个国家将经济和科技领域定义为与国家安全有关的行为,虽然这些领域可能与国防、军事问题没有直接关联,但出于国家竞争力方面的考虑,这个国家希望在该技术领域占统治地位,因此将技术问题划作国家安全范畴之中。

萨克斯和包义文都认同,“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高调出世引起了美国警惕,激化了两国矛盾。“中国列出了10个领域,不仅表示要大力发展这些领域,还暗示将在全世界的这些领域占主导地位。”萨克斯指出,通过公共政策追求科技进步是现代市场经济体的惯常之举,但宣称自己将在某些关键领域统治全球市场则是“先发制人的表态”。

如果说“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推行技术民族主义的体现,那么将华为、中兴问题上升到国家安全高度则是美国技术民族主义的证明。令包义文感到担忧的是,美国的技术民族主义没有明确边界,外界不知道究竟哪些领域包含在其中。

也就是说,从华为到5G,从人工智能到航天工程,从无人驾驶汽车到清洁能源,每个领域都可能是这场战略战争的焦点。

“惊涛骇浪”的未来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12月G20阿根廷峰会后,习近平与特朗普达成共识,中美贸易战休战90天。

贸易战以来,中国降低了自己的姿态,“中国制造2025”从官方话语中逐渐销声匿迹,且在本月首次购买美国大豆,并对原产于美国的汽车及零部件暂停加征关税。但要想阻止新的铁幕在太平洋上空落下,这些远远不够。

“中国政府正全员出动,利用政治、经济及军事手段,还有宣传,来加强其在美国的影响力,为自己谋取利益,”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10月曾在一次公开讲话中这样表示。

“这不仅仅是关于贸易和科技的竞争,而是事关美国在关键领域统治地位的较量。”包义文认为,科技战已经与军事能力和两种制度的冲突捆绑在了一起,鉴于美国对中国的警惕之深,中国需要做出“不可想象的”让步。

“这几乎等同于要求中国经济作结构性调整,同时改变共产党的统治,”他表示。

对当下的中国来说,这种让步的确不可想象。一周前,习近平在北京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刚刚强调,“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这番表态有停滞改革之意。

习近平还表示,中国未来可能遇到难以想象的“惊涛骇浪”,但需要有雄心壮志,“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还将善于建立一个新世界”。

在萨克斯看来,在多个国家国力强大、发展高新技术的21世纪,没有一个国家会成为这个时代的统治者。“我们需要一个框架,在这个框架里每个国家都可以变得强大,而又不会引起他国担心自己的利益被破坏。”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