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习近平宣称“反腐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传递什么信号

。 图片版权 Reuters

(注:本文不代表BBC立场和观点)

中共在前不久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宣称“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全面从严治党取得重大成果”,对外界来说,这是一种话语表述上的游戏,并没有实质意义,抑或意味着反腐结束或者政策转向?

中国官方对某项重大政策的宣示或表述,单从字面含义看,往往使人困惑,因此引来舆论猜谜般的各种解读。但如果多做点功课,是大致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的,至少不会差得太远。就上述这句话而言,人们需要联系反腐的目的、时间、过去相关的表述以及中国政府面临的阶段性任务来分析。

此轮反腐已经运行了整整6年,根据中央纪委的统计,在十八大至十九大的5年间,共查处省军级以上党员干部及其他中管干部440人,处分厅局级干部8900余人,县处级干部6.3万人;十九大至目前,立案审查调查中管干部70余人。2018年1至9月,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立案46.4万件,处分40.6万人。以中管干部为例,2018年前5年平均每年查处的人数是88人,今年被查处的人数有约20%的下降。

Image caption 分别拥有205名正式成员和171名候补成员的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在5年任期内有近10%落马。

或许正鉴于此,中共在对反腐形势进行表述时,不同阶段有不同说法。2015年1月,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的表述是:“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主要是在实现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上还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此时反腐只进行了一年,虽然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但在该年,取得了“重大阶段性成果”。

2016年1月,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的表述变成“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正在形成”,经过将近又一年的反腐,到该年年底,习的表态是“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

从“已经形成”到这次的“胜利”,又过去两年。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习近平已被视为毛泽东之后中国最有权势的领导人。

从上面简短的概述看,在过去4年,中共一直用“压倒性态势”或“压倒性胜利”来描述反腐进展,只不过,2015年是“尚未取得”,2016年初是“正在形成”,2016年底是“已经形成”,2018年底为“已经取得”。这个过程如官媒所言,“标志着我国反腐斗争成果正从量的积累迈向质的转变”。换言之,至少习近平认为,通过6年的强力反腐,一种“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在中共党内已经形成。这就是所谓“质”的转变,是反腐迄今取得的最重要成果。

现在的问题是,中共为什么在2018年底对反腐会有这样一个“重大判断”?它的真实含义是什么?如果我们不了解反腐的动机和目的,以及中国政府当下面临的任务转变,很可能就不能准确理解。

习近平6年前决定发动这场中共建政以来空前规模的反腐,决不是临时起意,心血来潮,而是出于“亡党亡国”的“忧虑”,因为在习接掌大权时,中共的腐败程度是建政以来最严重的,在习看来,腐败不除,必“亡党亡国”。站在共产党的角度,这是一个“崇高”的目的。但除救党外,也有习近平私人的动机,即集权的考量。不仅习近平,一定程度上也是中共高层认为,无论是出于治理这个“垂垂老矣”的党,还是推进改革这个“伟大事业”的需要,都必须集中更大的权力,而要集权就必须反腐。只不过,习近平的私欲使他对集权“上了瘾”,在治党和反腐过程中,他发现,若不拥有毛泽东式的超级权力,很难把党改造得听其指挥,有“战斗力”。他需要进一步的集权来反腐,而反腐对其集权有强化、巩固效应。两者是“相得益彰”,最后形成了目前的态势:习近平成了“众王之王”,个人凌驾于整个党之上。

所以,比高级官员在反腐中落马数量更关键的是,建立起了唯习近平马首是瞻的新的政治规矩和政治生态。所谓“反腐取得压倒性胜利”,指的是这点。有了后者的保障,再继续目前强度的反腐,似无必要。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入党章。他需要集权来反腐,而反腐对其集权有强化、巩固效应,两者"相得益彰"。

这里另一个考量的因素是,中共在持续六年的反腐后面临着一个任务转换的问题,即接下来要转入拼经济的阶段。反腐固然能够得到大众的支持,党内高级干部对习的言听计从固然能减少习做事的羁绊,但一方面,选择性反腐本身会减少高级干部对反腐的认可。另一方面,他也明白,如果反腐不能转化为实实在在的经济增长,给民众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增量,反腐取得的成效终会在时间中流失,民众终会撤回对自己的支持,中共的合法性同样面临危机。故根本的办法还是发展经济。而在高强度的反腐态势下,各级官员是不敢也不愿去拼经济的。浑浑噩噩,无所作为,是目前领导干部的普遍心态。贸易战尤其加剧了这种情形。

中美贸易战的后果已经显示出来,严重冲击了中国经济。在统制性的经济体制下,经济的活力与增长很大程度上依赖党政领导干部做事的意愿和程度。如果不在反腐上适度放松,让领导干部能够放心大胆地发展经济,中国经济只会更糟,从而对中共统治构成威胁。

习近平和党内高层对此很明白。在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以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习指出,改革开放已走过千山万水,但仍需跋山涉水;坚持把发展作为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激励干部担当作为,鼓励创造性贯彻落实,加强学习和调查研究,在学习和实践找思路、想办法。

因此,“反腐取得压倒性胜利”,可以看作一个信号,即不会再延续目前让人人自危的反腐态势,在反腐的程度和力度上有所放松。但不能把它理解成要结束目前的反腐。对习近平而言,尽管通过反腐建立起了“一人领导体制”,但也要防止出现一旦结束反腐,腐败是否会卷土重来,从而导致反腐前功尽弃的现象。此外,这几年遇到的阻力也使他感到,改造中共的任务远没有完成。此乃政治局会议为什么重申“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全面从严治党依然任重道远”,并强调“要有力削减存量、有效遏制增量,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的原由。

顺便说一下,什么是腐败的存量和增量?也就是,十九大前出现的腐败是存量,十九大后出现的腐败是增量。存量继续得查,增量要进一步防。这也决定了反腐不可能结束,但不会继续目前的高强度和力度,而是利用几年反腐创造出的机制,将反腐导入常态。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习近平 VS. 邓小平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