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中国和乌克兰的跨国“红娘”和他的神秘客户

梅爱偲一家。 图片版权 Mr. Mei
Image caption 梅爱偲一家。左一为妻子达莎,图中是女儿“小狐狸”。

2001年中国河北小伙梅爱偲高考失利后辗转到乌克兰留学。近年他因在中国互联网上分享跨国婚姻生活一炮而红,成为百万人关注的网红。他又把互联网时代的网红福利套现,抓住中国目前单身潮和经济腾飞带来的红利,利用自己的名气和号召力,成立跨国婚恋平台,为中国神秘男性中产介绍乌克兰女朋友:左手输出着传统中国男人的价值观,右手在婚恋俱乐部男会员手里寻觅各类商机。这位当年在高考输在人生起跑线上的普通中国青年在乌克兰实现人生大逆转,不仅娶得外表靓丽的乌克兰老婆,育有混血宝宝,而住上了3000平米别墅。

除了这个跨国婚恋平台,梅爱偲说他更多是一名外贸商人,人生的第一桶金就是做进出口贸易攒下的。但通过这个平台,他陪中国的中高产会员“哥们”吃吃喝喝,约约会,找一个“美女”女朋友,打通不同资源平台的关节; 在一回生二回熟的觥筹交错中,他又可盘活婚恋平台俱乐部里中国中高产男会员手中握着的不同产业资源为己所用。

18年前梅爱偲高考320分失利后选择出国留学。那一年18岁的他以为即将踏上的陌生国度乌克兰是远在非洲的某个贫瘠国家,没想到命运的转折就发生在这个他眼里“全是美女”的国度。

今年38岁的他与妻子达莎相遇时,她只有16岁, 而梅爱偲已经28岁。2年后,二人结婚。一年半后,女儿“小狐狸”出生。

在男权主导的中国社会,漂亮老婆或者女朋友多多少少是男性炫耀的一部分。 尽管中国丈夫和外国妻子的搭配甚是少见,而娶到美丽的外国妻子更在一定程度上为中国男性的面子增光添彩。香港浸会大学讲师杜先致认为,这是“中国帝国主义”的体现。中国的有钱人要在全球范围内展现他们的能力,而他们认为自己能征服外国女性,也是一种力量的体现。杜先致认为,征服外国女性,为中国男性带来成就感。

邂逅乌克兰“美女”的神秘中国男会员

梅爱偲将妻子达莎的比基尼照片设置为自己在中国社交平台微博的主页照。主页的正中是梅爱偲的相机镜头照片。他将妻子和女儿的日常照放上社交平台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后,不知不觉中在中国的互联网积攒百万粉丝并成为网红。他常与妻子的微博号互动,晒晒甜蜜,晒晒乌克兰湖光水色和碧海蓝天的田园生活。

他也曾是中国搜索引擎百度人物栏的搜索名人。如果在百度搜索关键词乌克兰,在相关人物一栏显示的搜索结果排名第一的是“屌丝逆袭典范”梅爱偲,而俄罗斯总统普京排在他之后。梅爱偲在中国的社交网络上似乎为看客们勾勒出一份唾手可得的美好生活:高考失利却能在海外逆转人生,迎娶小自己12岁的外国金发碧眼的年轻妻子,坐拥3000平米的别墅,还育有混血宝宝。微博网友们不仅关注他的生活动态,还在2年前开始提议梅爱偲为他们介绍外国女朋友,随后自然而然地有了梅爱偲现在30人团队的“优爱乌克兰”交友平台。

这个团队在乌克兰当地招募女会员,也在当地举办大型相亲晚宴和其它活动。还为中国的男会员培训如何与外国女生约会,比如教中国男生第一次约会要穿西装,要为女生开车门,送女生鲜花等等。目前已有40对男女配对成功,确立恋爱关系。

图片版权 Mr. Mei
Image caption 但在所有梅爱偲提供的视频中几乎看不到中国男会员的面孔。

在所有梅爱偲提供的视频中几乎看不到中国男会员的面孔。只见视频里乌克兰女孩在宴会上身着晚礼服婀娜多姿地走下酒店宴会厅的楼梯,有时她们对着镜头抛着媚眼,献着飞吻。

他解释说,和男会员签有保密协议要对其身份保密,也因为很多男会员回国后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通过何种渠道和活动认识未来的女友。有的人甚至还会说是在乌克兰出差时邂逅的“美女”。

杜先致分析说,梅爱偲的生意之所以成功,是向同类人贩卖自己的成功故事,粉丝们同样想成为别人羡慕的对象。跨境寻妻,也是他们增长的经济实力和社会地位的体现。

飞往乌克兰“淘妻”的中国男中产

图片版权 Mr. Cai
Image caption 今年飞往乌克兰4次,约会第4位女孩后,29岁的蔡先生和乌克兰的19岁女孩娜思佳(音译)确立恋爱关系。

中国江苏的蔡先生2018年初成为该俱乐部的VIP会员,入场费为30万人民币。会员福利为可参与团体活动约6次,可单独约会24位乌克兰女孩。

蔡先生从事房地产行业,年收入十亿人民币以上,他形容“自己的物质条件还不错”。想生个混血宝宝,(乌克兰)女孩顾家,所以加入俱乐部,飞往乌克兰寻找爱情。

去年飞往乌克兰4次,约会第4位女孩后,29岁的蔡先生和乌克兰的19岁女孩娜思佳(音译)确立恋爱关系。

蔡先生说,在中国国内家里介绍相亲接近百位女孩,因为双方相貌和性格等原因不合适所以还一直单身。他形容思佳“像我们八九十年代的(女孩),特别单纯和顾家。还没有改革开放。”他回忆说,思佳旅游时见游客乱扔垃圾会自己帮忙捡。女孩子爱做美甲,她一问价格觉得太贵,就不做了。

如今思佳已搬往中国同蔡先生一同生活。她正在中国上预科,未来将学习汉语。学好中文后,蔡先生计划引进乌克兰的餐饮和酒店到中国,交给她打理,希望女朋友能在事业上辅助自己。

记者采访蔡先生时,思佳正在隔壁房间做作业。记者提出采访思佳,蔡先生转述思佳的婉拒,称其太害羞不愿被采访。2019年的新年,蔡先生向思佳求婚成功。

帮中国富豪买乌克兰女孩?

图片版权 Mr. Mei
Image caption 那些想要寻找有安全感和优质生活的乌克兰女孩只是梅爱偲众多生意中的一环。

中国媒体曾质疑梅爱偲的平台是帮中国有钱人买乌克兰女孩。有的会员告诉他,“如果包成功,和我们的想法和层次不一样,就不来了。”虽然梅爱偲大力介绍自己的平台是让男女双方建立在感情的基础上再恋爱,但无可否认他的男会员们至少是能承担少则10万人民币,多则100万人民币VIP超级会员的中国中产。乌克兰当地女会员则“经济条件不行”,交100人民币的会员费。

在两国会员会费差异巨大的背后,还有中国超越乌克兰的经济实力。梅爱偲也坦承,他和团队无法监管这个男女会员1比4比例俱乐部里会员的私下交易。

中国男女比例的不平衡问题突出,专家估计到2020年,过剩的男性光棍人数会高达3000万,到时可能会爆发“光棍危机”。乌克兰有400万适婚女性,他说其中大约一半不反对外嫁。但官方的数据显示,真正登记在案的跨国婚姻人数少之又少。乌克兰人口和社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过去的15年间,中乌的跨国婚姻从28对增长到90对。而整个乌克兰跨国婚姻从2002年的1万起增加到2017年的1.4万起。

杜先致认为,中国女性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再加之女性自主意识的普及,中国男性已经无法简单“取悦”她们,所以不得不往外看。而乌克兰女性也愿意遵从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的性别分工,这正符合中国男性的需求。

乌克兰社会学家潘妮娜(Svitlana Panina)说,乌克兰女孩远嫁异国为寻找更安全的生活。官方数据显示有100万当地女性遭受家庭暴力。

但是乌克兰当地一位婚庆公司老板欧沃(Natalia Koval)说,有时乌克兰女性并不喜欢中国男性,有一些乌克兰女性认为中国男性的外表没有魅力。

乌克兰另一家婚庆公司的契尔年科(Anna Chernenko)说,乌克兰女性更倾向嫁给欧洲国家的男性。她们不只想寻求更安全的生活,也想找到心仪的人,但中国男性只看重她们的金发和瘦小柔弱的身材,他们不在乎她们的内在。

在澳门工作六个月的26岁乌克兰女孩伊万诺娃(Anna Ivanova)说在中国的大街上,商店里和公共交通上,外表靓丽的乌克兰姑娘很惹人注意,人们想跟她合影。“我有很多乌克兰朋友嫁到中国后双方无感情可言。但中国男性诚实、可靠、细心,有很强的家庭观念。”

BBC乌克兰语记者Diana Kuryshko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