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爆料:最高法丢失案卷的“千亿矿权案”是怎么回事

崔永元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崔永元是中国央视前主持人,现任教于中国传媒大学。

2018年岁末,中国中央电视台前主持人崔永元向中国舆论界再扔下一颗“炸弹”。他爆料称,一个历时十余年诉讼案件的部分卷宗在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审理期间“被盗走”,这迅速引发轩然大波。

将该事件推至高潮的是中国财经媒体《华夏时报》周日(12月30日)公布一条疑似是最高人民法院法官王林清的自述视频。他在视频中证实卷宗离奇失踪,并称为“免遭不测”,而录制影片。

最高人民法院先称该爆料是谣言,周六(12月29日)晚又改口称要调查。

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简称“最高法”)是中国地位最高的审判机关。网友纷纷质疑,为何在如此戒备森严的场所,都能发生案卷遗失、监控损坏的情况,“不敢想象背后的水有多深”。

“最高院有贼?”

不久前因举报明星偷税而引发娱乐圈地震的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近日将矛头指向了中国最高人民法院。他连续多日发微博称,一起被称为“陕西千亿矿权案”的案件卷宗在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室“被盗走”、“最高院有贼?”

崔永元在微博中称,承办该案的法官王林清2016年11月突然发现该案的二审正副卷宗“全部不见了”,他随后报告给了庭长,回看监控时发现黑屏。但法院没有报案,只是要法官重新补一个新卷宗。

图片版权 Weibo@CuiYongyuan
图片版权 Weibo@CuiYongyuan

崔永元说,事后,一些法官不愿意重新签名的卷宗重要文件又突然出现了。他喊话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称,“周强,我觉得最高法的法官还是有骨气的,你觉得呢?”

最高人民法院在事发后,一度通过媒体“辟谣”称,案件卷宗已经归档,崔永元的言论没有任何证据。然而,戏剧性的是,在崔永元进一步放出数条图片证据后,最高法12月29日发布声明称,崔永元发布的内容属实,并称最高法“已经启动调查程序”,欢迎知情人向其提供情况。

该事并未就此划上句号。《华夏时报》周日(12月30日)称其深度调查部记者收到一段疑似法官王林清的自述视频。

疑似王林清的男子身穿白色衬衫,回忆事件时说,“我感觉这个事情非常的蹊跷,监控怎么可能说坏就坏……并且我的办公室门口有两个监控,坏了一个也不可能都坏啊。”

“我就是要给自己、为保护自己,免遭不测,留下一些证据,”该男子说。

“神秘”的副卷

崔永元的爆料、疑似王林清的视频迅速在中国互联网引发舆论海啸。有网友评论称,“连最高法的法官都要靠录制视频来自保,电影里都不敢这样拍。”

前广东高院法官、法律学者刘仕毕对BBC中文说,在中国,卷宗遗失概率非常小,因为遗失卷宗后果非常严重,甚至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所有司法人员都知道卷宗是第二生命。”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周强在2013年当选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此前他担任湖南省委书记。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事件中遗失的卷宗包括“副卷”,这也引发了大量法律人士就“副卷”制度是否需要废除的讨论。

中国律师王振宇对BBC中文说,案件“副卷”是不对外公开的,律师看不到。它记载了合议庭评议记录、领导对案件批示、有关部门的意见等。

“‘副卷’记载了一个隐秘的世界,原来,有那么多法外因素在决定案件判决。‘副卷’或许也记载了一个肮脏的世界,充满了权钱交易、法外之法,”王振宇说。

刘仕毕认为,副卷制度缺少法律支撑,违反司法公开原则。既侵害当事人知情权,又侵害律师的阅卷权,也违背司法改革的潮流。

他认为,中国有关部门应当通过此事件,进一步探讨推进司法公开。

十二年的矿权纠纷

那么,“陕西千亿矿权案”究竟是怎样一起案件?

事实上,该案是一起延宕12年未决的旧案,此前其就因案情过于曲折反复,被诸多中国媒体报道。

纠纷的双方分别是一家名为“凯奇莱”的能源投资公司,以及官方背景的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简称“西勘院”)。案件的核心是陕北榆林地区的一块煤田的归属问题。

该煤田是“波罗井田”的一部分区域,面积近260平方公里,初步勘探储量近20亿吨,按照当时的煤炭价格,估值达近千亿元。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陕西是煤炭资源大省。

据中国媒体《中国经济周刊》报道,2003年8月,凯奇莱公司与西勘院签订合作勘察合同,凯奇莱公司负责勘探经费的大部分,该公司也将拥有煤田的大部分利益。

然而,西勘院后来以该合同与省政府的一项会议决定不符为由,宣布无法继续履行合约。不久后,西勘院与另一家名为“香港益业”的公司签订了波罗井田的合作勘察合同。

2006年5月,凯奇莱公司将西勘院起诉至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该法院一审判决凯奇莱胜诉。然而,西勘院不服判决,将其上诉到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媒体报道称,在此期间,陕西省政府曾致函最高人民法院,希望推翻此前的判决。

凯奇莱公司法人赵发琦曾向媒体抱怨,“在探明了储量有了利益后,他们就要把凯奇莱踢出去。”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6年“丢卷”事件发生后,2017年12月,中国最高人民法院还是做出了终审判决——凯奇莱公司胜诉,其与西勘院签订的合同有效。

《法制日报》评论称,凯奇莱公司在胜诉一年后依然引发了中国司法审判领域史无前例的巨大“海啸”,真正原因或是最高院的判决执行受阻,有成为“司法白条”的可能。

“谁有如此能耐可令最高法的判决成为‘白条’?这或许是崔永元这次操盘的真正目的。”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