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珠澳大桥:开通三个月来的混乱与反思

港珠澳大桥开通至今,车流量远不及预期,经过大桥入境香港的游客却被指严重影响大桥香港口岸附近居民的生活。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港珠澳大桥开通至今,车流量远不及预期,经过大桥入境香港的游客却被指严重影响大桥香港口岸附近居民的生活。

连接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三地的港珠澳大桥落成后,大量中国大陆旅客为了一睹大桥的风彩而涌入香港。许多旅客到港后,选择到离香港口岸最接近的东涌市镇消费,令这个位于香港西部的小市镇,受到游客剧增的困扰。

大桥开通后短短一周多,超过20万名游客透过港珠澳大桥抵港,最高峰时期一天有10多万人次利用港珠澳大桥出入香港,这些游客中大部份通过广东省的一天观光团团抵港,把东涌这个人口只有八万多的小市镇挤得水泄不通。住在东涌20多年的居民说,从前那儿是一个小小的新市镇,游客涌入后令当地的食肆接应不瑕,买一个便当要排队等候半小时。广东和香港两地政府事后急忙采取补救措施,情况有所改善。

游客涌入令当地更多原本向居民出售日用品和食品的店子转型,改为出售受游客欢迎的货物,令居民的选择更少。

东涌这个小镇在港珠澳大桥开通三个月以来,从一个小镇变成一度被游客挤得水泄不通的游客城市,再变回一个小镇,但许多居民切身的问题仍未解决。而随着更多连接香港与中国大陆的口岸即将开通,香港不同党派的议员均担心情况会否在香港其它地区重现。

东涌的快餐店内人头涌涌,居民到快餐店买便当,排队也得花上半小时。 图片版权 TUNG CHUNG CONCERN GROUP
Image caption 东涌的快餐店内人头涌涌,居民到快餐店买便当,排队也得花上半小时。

游客“令东涌水泄不通”

东涌居民刘永贤在当地住了20多年,他当初搬进东涌时,高楼大厦不多,连位于赤鱲角的新香港国际机场也仍未开放。这与港珠澳大桥开通后,东涌的情况完全改变了。

他在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说,港珠澳大桥开通第一个星期,区内的人流没有太大分别,但当经营来往香港、澳门和珠海的金巴公司加密班次疏导游客后,问题开始出现。他认为,许多中国大陆游客到达香港后想“体验一下”香港,但他们逗留香港的时间不多,因此通常选择到访距离香港口岸十多分钟车程的东涌。

刘永贤说,从东涌开到港珠澳大桥香港口岸的穿梭巴士经常有长长的队伍,阻塞当地居民来往港铁站的必经之路。

东涌区议员与巴士公司交涉后,对方加强管理,排队的秩序有所改善,但带来的影响没有停止。刘永贤说,当时许多游客都涌到东涌的餐馆吃饭,每天早上十时开始就人山人海,即使到快餐店,最少也需要排队差不多半小时才能点菜。

东涌距离港珠澳大桥香港只有约五分钟车程,吸引许多经大桥抵港的中国大陆游客到东涌购物。 图片版权 TUNG CHUNG CONCERN GROUP
Image caption 东涌距离港珠澳大桥香港只有约十分钟车程,吸引许多经大桥抵港的中国大陆游客到东涌购物。

一些香港市民及组织发起示威,要求当局正视东涌游客过多的问题,又指许多中国大陆的旅行团没有按规定在香港安排旅行社接待,为他们安排交通,或与其他旅行团配合把游客分流到不同的景点。

香港立法会旅游界议员姚恩荣透露,大桥开通后的确出现这种情况,造成最初的混乱。他在接受BBC中文访问时指出,中国大陆多个部门之后分别发出整改通知,包括要求旅行团必须按香港法律安排接待旅行社、不可以组一天团等。港珠澳大桥穿梭巴士的营运公司又实施措施,只售卖一定数量从珠海出发到香港的车票,情况才有改善。

“所以说东涌的问题,经过这个行政措施处理后,基本上已经获得解决。”

东涌居民刘永贤指,营办来往东涌和港珠澳大桥香港口岸的巴士公司架设铁马后,游客排队等候登车的秩序才见改善。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东涌居民刘永贤指,营办来往东涌和港珠澳大桥香港口岸的巴士公司架设铁马后,游客排队等候登车的秩序才见改善。

商店转型

除了港珠澳大桥口岸,香港与中国大陆现时还有另外8个陆路口岸,大多位于北部与深圳接壤的边境地区,或设在市中心的铁路运输口岸。香港北部区域多年来都受到大量中国短途旅客涌入购买日用品的问题困扰,而港珠澳大桥开通,把这个问题延伸到了东涌。

但东涌居民刘永贤认为,游客为东涌带来的问题不止在人流方面。东涌市中心目前有两个大型购物商场,其中一个多年前已经全面转型,只出售时装服饰,居民只能到另一个商场购买日用品。当地现时也只有一个由私人公司营运的菜市场,货物售价平均比香港其他地方贵。

刘永贤说当地许多的店铺近年都转型,迎合游客的购物口味,令“东涌居民的选择更少”。他带BBC中文记者实地走访当地其中一家大型超市,发现超市许多地方转型,售卖饭盒、酱油、日用品等受内地游客欢迎的货物,他被迫转到东涌另外一家超市购买日常用品 。

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早前表示,许多旅客都是为了看港珠澳大桥而到访香港,不一定是为了游览香港。他因此建议在香港的旅检大楼开设店铺,满足游客购物需要。但刘永贤认为,大陆游客为了有到访香港的感觉,必定会离开口岸区,而最近的市镇就是东涌。

香港立法会其中一位代表东涌的建制派议员周浩鼎认为,这些在口岸设立店铺的措施只是临时建议,他认为将来在香港口岸旅检大楼的人工岛建设购物城才能解决问题。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指出,整个香港口岸本身预留有将来可做一些大型规划的空间,“就是在那里搞一个大型的零售购物、娱乐配套,可以在香港口岸搞起来”。

除了驾驶私家车,旅客可以乘坐穿梭巴士来往香港与澳门和珠海。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除了驾驶私家车,旅客可以乘坐穿梭巴士来往香港与澳门和珠海。

如何应付过多的游客?

另一个位于香港北部、连接深莲塘区的香园围口岸预计在今年内开通,令外界关注东涌出现的情况是否会重演。周浩鼎认为,位于新界北部的新田购物城早前正式开幕,可望接待一些中国内地的游客,减低游客对当地居民的影响。

香港立法会另一位代表东涌的民主派议员郭家麒认为 ,莲塘口岸开通后东涌的情况一定会重现。他向BBC中文解释,深圳居民现时申请相关通行证后,可以多次往返香港。他认为,虽然每周限出入境一次,但深圳居民这么多,香港也会无法应付。

郭家麒认为,香港政府应该着重改善该区的配套。“开通新关口后,如果预计有很多大陆人来,交通配套麻烦要做好一点,要不然当地居民会苦不堪言。”


註:港珠澳大橋管理局在10月31日和11月26日兩次改變每日車輛流量截數時間,因此圖表並不包括10月31日零時至早上八時的資料,11月26日零時至早上八時的車流量也可能被重覆計算。


多个连接香港与中国内地的口岸近年相继落成。其中,将香港连到中国高铁网络的西九龙站去年9月开通,站内为实施“一地两检”,拨出部份用地归内地政府管辖,并执行内地法律,在香港社会引起很大回响。

郭家麒批评,香港与内地政府设立越来越多出入境检查站,会把香港的地位“模糊化”,香港会有更多的地方被内地游客用作他们的“后花园”,情况只会越来越差。

港珠澳大桥是首个设在香港西岸的陆路过境口岸。 图片版权 HONG KONG GOVERNMENT
Image caption 港珠澳大桥是首个设在香港西岸的陆路过境口岸。

世界各国多个城市近年都受到游客过多的问题困扰,并先后推出措施解决问题。其中,日本向所有离境人士收取1000日圆(约9.27美元)的离境税,收入将用于改善旅客使用的设施和加强推广日本旅游业。

意大利国会去年12月也通过法案,容许威尼斯向同一天来回的游客征收最多10欧元(约11.57美元)的“入城税”。威尼斯市长布鲁加洛(Luigi Brugnaro)说,税收将用于清理游客留下的垃圾。

香港浸会大学酒店及旅游管理学院副教授张玉艳留意到,许多到威尼斯的游客并不会留在威尼斯过夜,因此这些收入可以补助维修旅游景点等开支。但她在接受BBC中文访问时指出,实施旅游税“未必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唯一方法”。

香港立法会议员姚恩荣认为,威尼斯的情况与香港不同。他对BBC中文解释,威尼斯地方比较小,游客来源相当广泛,接待能力相对较小,因此方法可行,但只能用来补贴当地开支,“对分流或减少游客作用不大”。

姚恩荣又指,香港政府目前的税收基本上充足,无须收取这种费用,“影响旅客对香港的感觉”。他认为,香港在每个季度都有不同活动吸引游客,因此香港把游客分流到不同时间到访的作法比较可行。

张玉艳认为,香港政府应该着力探究旅客到香港的路线、目的和停留时间,加强对旅客到访的管理,减少对本地居民的影响。“在我看来,旅游业是一个十分正面的事情,因为它可以创造就业,也对香港的GDP有贡献,只是在管理游客过多的问题上,我们应该聆听不同持份者的意见。”

货运业“前景乐观”

除了客运,外界也希望透过港珠澳大桥加强珠江西岸与香港的货运联系。香港政府2008年向立法会提供的文件指,预料大桥在2030年平均每日车流量3.3万,而且有助推动珠海西部至香港的货运业。但大桥开通至今车每日平均车流量只有约3000,其中货柜车车流每天从未达到100。

据香港媒体估算,大桥开通前从珠海运输货柜到香港葵涌货柜码头,须要绕经虎门大桥,距离约200公里,约需3.5小时。如果改经大桥,车程会大幅缩减至65公里,只需75分钟就可抵达。

但香港货运业人士指,中港货运陆路主要依靠连接深圳的管制站,港珠澳大桥开通的消息来得太急,他们未能赶及与货主商讨改用大桥的路线、价钱等问题。

香港当局希望港珠澳大桥可帮助陆路物流业减低运输成本,但大桥开通后货柜车车流量远不及最初预期。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香港当局希望港珠澳大桥可帮助陆路物流业减低运输成本,但大桥开通后货柜车车流量远不及最初预期。

香港陆路客货运输业议会主席蒋志伟向BBC中文解释,货柜车在中港边境通关时,中国大陆当局首先会利用货柜车的总重量来确定车内载的货物与申报的货物是否相符,如果重量不符,就会要求打开货柜箱查验,“时间可能需要三小时,甚至五、六个小时”。

蒋志伟解释,货柜车选择行走的路线是由货物的主人决定,这些货主也会找报关公司协助向中港海关申报所运的货物种类。这些清关公司在旧有的中港陆路口岸附近都设有办事处,如果货车通关时遇到问题,可以很快地抵达口岸协助这些货主解决问题。“但他们在新的港珠澳大桥口岸没有这些设施,许多货主不愿冒这些不必要的麻烦与风险。”

蒋志伟透露,现时许多空载货车会行经港珠澳大桥进入中国大陆,取货后使用旧有口岸清关。“这是因为空载货车不用听命货主,因此货车司机就会选择最方便、最省钱、最快的路线,就是港珠澳大桥。”

蒋志伟认为,港珠澳大桥降低运输成本,让来往珠江西部的陆路运输可以与水路竞争。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蒋志伟认为,港珠澳大桥降低运输成本,让来往珠江西部的陆路运输可以与水路竞争。

他认为,港珠澳大桥可以帮助减轻运输成本,而且相比来往于香港和珠三角地区的内河船,陆路运输更灵活。“如果一家公司以内河船托运货柜,最早也要第二天才可以完成。”

“但以陆路运输,只需要打一通电话,可能不用两个小时已经可以派出货柜车到达工厂。”

他认为,港珠澳大桥令陆路货运可以与海上运输竞争,长远始终看好行业前景。

.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