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欧洲人殖民美洲曾导致地球降温掉入“小冰期”

泰晤士河 图片版权 Museum of London

15世纪末欧洲人在美洲的殖民行为,造成原住民大批死亡,土著人口下降之巨甚至间接导致全球气温下降,地球进入“小冰期”。

这是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CL)的最新研究得出的结论。

欧洲人登陆美洲后,不但在冲突中直接屠杀土著人,而且他们带去的疾病导致没有免疫力的土著族人大批死亡。

探险家哥伦布1492年发现美洲后的一个世纪中,美洲原住民人口的90%消亡。

“小冰期”

大规模的人口下降导致大面积的农耕地荒芜,使得美洲的土地被森林植被重新覆盖。

重新覆盖美洲的森林植被吸收的二氧化碳量之大,足以导致地球在1500末至1600初,平均气温下降了0.15C摄氏度。

伦敦大学学院领导研究的科赫(Alexander Koch)说,早在工业革命前两个世纪,已经发生了人类行为对地球系统的影响, 那就是美洲原住民的大规模消亡。

历史上,这个时期被称为“小冰期”(Little Ice Age)。这期间,伦敦的泰晤士河经常性的冰冻封河。

它对欧洲农业生产造成的扰乱曾导致几个欧洲国家发生饥荒。

Image caption 欧洲人登陆美洲后,不但在冲突中直接屠杀土著人,而且他们带去的疾病导致没有免疫力的土著族人大批死亡。

大死亡

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人员对1492年美洲土著与欧洲人第一次接触前后的人口变化进行了对比分析。

15世纪末,有约6000万人口生活在美洲大陆,占世界总人口约10%。

在经历了战乱,疾病,包括欧洲人带去的天花,麻疹等,以及奴役,社会崩溃等磨难后,到16世纪末,美洲土著人口降到了500万至600万人。

这也就意味着,在不到100年间,约5600万人口被从地球上抹去了。历史上把它称为“大死亡”(Great Dying)。

ppm

研究小组推算,至少5500万公顷的土地,既相当于法国国土面积,随着土著人口的急剧消亡而自然退耕还林。

植被重新覆盖土地继而吸收了大量的二氧化碳,使得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下降了7-10ppm(即空气中每百万分子中有7-10分子的二氧化碳)。

报告的作者之一马斯林(Mark Maslin)教授说,把它放到今天来看,我们现代社会燃烧化石燃料每年大约产生3个ppm,所以在那个时期二氧化碳被从大气中吸纳的程度是非常显著的。

马斯林说,在1500-1600年代发生的地球明显冷却,历史上被称为“小冰期”,自然的环境变化是导致冷却的一个因素,但发生那样规模的冷却,种族灭绝造成的二氧化碳下降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原因。

Image caption "小冰期"期间,伦敦的泰晤士河经常性的冰冻封河。冬季的泰晤士河面成了集市。

前车鉴

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小冰期” 的发生部分是由于美洲人口降低,自然植被再生大量吸纳大气中的二氧化碳。这显示人类的活动早在工业革命之前就已经影响到了地球气候。

报告撰稿人之一布莱尔里博士(Dr Chris Brierley)认为,这个研究结论对今天人类对应全球变暖的挑战有启发性。

布莱尔里博士说,人们在谈论所谓的“二氧化碳负排放”概念,以及通过大面积人工造林来吸收二氧化碳,以缓解气候变暖。

但是,相当于法国国土面积的植被再覆盖只导致ppm下降了几个点。布莱尔里博士说,这告诉了我们两点:一是森林重新覆盖能起作用。二是这样巨大规模的植被重新覆盖所吸纳的二氧化碳,按今天的燃烧化石燃料造成的排放速度,也仅仅相当于约两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