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明星翟天临不知“知网”引争议 面临“学术打假”

Actor Zhai Tianlin attends the Prix de Diane Longines 2018 at Hippodrome de Chantilly on June 17, 2018 in Chantilly, France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翟天临是中国大陆明星当中少有拥有博士学历的人,但其学历被质疑“有水分”。

中国影视演员翟天临涉嫌论文抄袭和学术不端事件持续发酵,其博士学位授予院校北京电影学院成立调查组并启动调查程序,其博士后录取学院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则回应将根据该调查结果作处理。

因在网络直播时表示不知道中国学术期刊平台“知网”,引发中国网友猜测并深挖其学历背景,演员翟天临被质疑抄袭论文和博士学位注水,身陷学术造假风波。最近,他也被四川大学学术诚信与科学探索网列入“学术不端案例”公示栏。

中国网友对他已发表的文献在知网上进行核实,发现重复率超过40%,指他涉嫌抄袭黄山学院黄立华教授2006年的论文。

翟天临工作室在2月8日发布声明否认学术不端传言,称翟天临学位完全符合校方要求,“不知知网”言论纯属调侃,还表示翟天临愿意承担违背论文原创性的法律责任。

到底发生了什么?

风波源于翟天临的一场公开直播。2018年8月26日,网友在翟天临直播时提问能否在知网上搜到他的博士论文,翟天临反问“知网是什么东西?”激起网友怀疑。

中国知网是中国国家知识基础建设工程的主要访问平台。由于知网数据库丰富,目前中国大部分高校都通过知网进行学术文章查重,检查论文是否存在抄袭现象。这一套系统也由此成为检测学术论文原创性的标准,为广大学术研究人员熟知。

翟天临自2014年攻读北京电影学院电影学专业博士学位,于2018年6月30日毕业,次年1月10日被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录用为博士后研究人员。

根据北京电影学院2013年修订的《北京电影学院学位授予工作细则》,“博士生在学位论文答辩前,应公开发表至少2篇(其中1篇在国内核心刊物)由本人入学后独立撰写的学术论文。未达到要求者,一般不批准答辩。”

此外,这份细则还强调出版社同意投递者的文章见刊,但是在尚未刊登出版的情况下,不满足发表的要求。

目前,在中国知网上无法检索到翟天临为作者的任何文献,亦无法在网上搜索到他的博士毕业论文。但与他同届进行答辩的19人的论文均能在知网上检索到。

然而,翟天临2018年8月发表在《广电时评》的一篇《谈电视剧〈白鹿原〉中“白孝文”表演创作》,新浪微博网友”PITD亚洲虐待博士组织“在微博上晒出该文章在知网查重结果,短短两千七百余字的文章中有成段成段的抄袭,与他人文献重复比高达40.4%。

中国教育部门对论文查重暂无统一规范。但为避免学术造假,查重已成为各大高校毕业流程中重要的一环。标准亦由各高校自主设定,一般在10%至30%之间。

翟天临被指抄袭最多的是2006年在《黄山学院学报》刊登的《一个有灵魂深度的任务——〈白鹿原〉之白孝文论》一文,作者是黄山学院外国语学院院长黄立华教授。

黄立华教授2月9日在微信朋友圈转发质疑翟天临学术造假的文章,并评论“这个表演打假警察的人是要我起来打假吗?”讽刺在刚过去的中国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扮演小品《“儿子”来了》中一名打假警察的翟天临,谴责他抄袭自己的学术论文。

除了《广电时评》外,翟天临还曾于2018年5月在《综艺报》发表文章《如何用“下意识”让表演更生动鲜活》。然而,这两份刊物都不属于学术刊物,更非中国高校认可的核心刊物。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翟天临在北京电影学院博士研究生在读期间涉嫌学术造假,学校称已就此事件成立调查组。此次风波引发网友质疑该学府学术严谨性。

2月11日,北京电影学院称已就翟天临涉嫌学术造假一事成立调查组并按程序启动调查,表示高度重视学术道德建设及对学术不端行为零容忍的态度。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随后发布声明将根据北京电影学院的调查结论按规定作出处理。

证据确凿还是无端猜测

翟天临2月7日在微博回应:“我说我不知道1+1=2也有人信吧”。声称其“不知知网”言论是在开玩笑。他的工作室在声明中亦坚称“学术造假”、“学术掺水”均是无端猜测。

声明表示“不知道知网”是翟天临回忆论文写作过程艰辛,“故意采用反问的语气幽默带过。”他的博士论文是由校方统一安排授权上传知网,无关个人。“2018届的博士学位论文预计将在2019年上半年在知网全文公开。”

关于翟天临涉嫌论文抄袭,声明回应“其所有论文均是在导师指导下独立进行的,是在大量个人研究的基础上所取得的成果,符合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院博士生论文规范。”称其论文发表质量达标。

声明中还提及翟天临为北京电影学院正式公开录取的电影全日制非定向博士生,幕前工作之余,大量时间用于理论研究工作,导师亦通过函授和进组指导的方式与其进行研究探讨。

然而,网友对翟天临及其工作室的说法并不买账。

知乎用户潜龙指出,非定向全日制博士生按照要求应该是脱产全日制学习,但是翟天临读博期间并未停止拍戏工作,不符合全日制的规定。

翟天临还曾在微博上晒出自己获得2016-2017年度北电博士奖学金,网友由此质疑戏约不断的翟天临,奖学金不符合北京电影学院全日制评选标准。

网友还质疑,翟天临工作室声明当中的“函授”、“进组指导”等说法也不符合全日制高校读博的要求。

制度不公?

此次风波中,有一大批网友在质疑翟天临学术不端的同时,还抨击问题背后教育制度的不公平性。

新浪微博网友PITD亚洲虐待博士组织以在微博上学术打假著称,这一次也非常关注翟天临学术造假风波,紧密更新发布有关证据。

该网友在2月10日发帖说:“我以为,做学问的,无论是穿长衫带帽正还是着西服打领带,风骨总还应该还是不变的。可看到现在,看到的是我们尊严丧尽的制度,以及被踩进泥土里的伦理。”

知乎网友潜龙亦在其文章中表示:“当对方明明几乎拥有了上层生活的一切,却还要用easy模式得到一个和自己(真才实学的博士)一样的学历用来锦上添花时这不是对hard模式的人最大的嘲讽吗?”

知乎匿名用户说:“如果到这种地步了对翟天临还是一点处理都没有,让他当着北大博后,领着国家工资,还一边拍着戏,对于辛苦求学,认真科研的人来说太不公平了。能读到博士的人真的很不容易,如今却让这么一个没有治学之心,学术造假的人却担了这个荣誉,让人心寒。”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