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改音“将错就错” 网友称难被说服

与相对固定的汉字不同,汉语从古至今发音变化很大。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与相对固定的汉字不同,汉语从古至今发音变化很大。

说(shuì)服变为说(shuō)服 ,一骑(jì)红尘变为一骑(qí)红尘……近日,一篇有关汉字改音的文章在中国持续引发热议。

这篇题为《注意!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的社交媒体帖文称,中国有关部门在字典中修改了部分汉字词语的普通话读音,包括把很多常见词的发音“将错就错”,改为大多数人都读错的用法。

该帖文迅速成为微博的热门话题,很多网友质疑这将导致发音混乱,称“我可能上了个假学”。中国教育部下属部门则回应称,目前读音的修改计划尚未通过审议,暂应以原读音为准。

如同英语中同一个单词偶尔也会出现不同读法一样,汉语普通话中围绕同一个汉字出现不同读音的争议由来已久。有时候,甚至能引发一场抗议或官司……

错音“转正”?

在引发讨论的贴文中,作者列举了多处词语和诗词中单字的读音修改。例如,唐代诗人杜牧描写秋天山林景色的名句“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斜”,从拼音xiá(音“侠”)改为xié(音“协”)。

在另一个案例中,更为常用的词语“说服”中“说”字的读音,被从shuì(音“睡”)改为常见读法shuō。

图片版权 BEIJING EVENING NEWS
Image caption 《北京晚报》去年5月就曾报道部分汉字改音的新闻。

很多网友对读音的修改表达不满。有网友认为,不能因为读错一个词的人多了,就随大流。

“为什么文化要给文盲让步?这也能少数服从多数?”一名网友说。

还有微博网友留言称,“汉字古诗一直讲究押韵,现在被改的不伦不类,当时的作者要知道了怕是要气炸。”

教育学者熊丙奇对BBC中文说,修改已经确定的读音会增加成本、焦虑,以及更不规范使用的情形。

但事实是否完全如此?

据中国媒体《北京日报》报道,网上热议的很多词语实际来自2016年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修订稿)》,而这份修订稿在三年后,仍未正式发布。

中国教育部下属的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回应中国媒体称,由于改后的审音表尚未通过审议,还应以原读音为准。

不同音引发的矛盾

尽管此次热议的改音可能是虚惊一场,但普通话汉字因为不同音产生的分歧并非新鲜事,有时候甚至引发争执。

2016年,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播音员郭志坚在招牌新闻节目《新闻联播》节目中,将安徽省城市六安中的“六”按照常见读法读成“liù”。他随后在微博称,《现代汉语词典》中,只有“liù”这一个音。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现代汉语词典》是中国官方的普通话词典。

郭志坚的言论引发了很多网友的不满,因为在当地,六安的“六”一直读作“lù”。有六安本地网友称,“六安读lu是省政府同意的,历史上叫了几百年,现代词典才编几年?”

除了地名,一些姓氏独特的读音也常常“惹事”。

例如,2015年,就有一名姓单(在姓氏中普通话读作“shàn”)的律师因不满四川航空将自己登机牌上的姓名标做“Dan”,而对航空公司提起诉讼,索赔1元。

不断变化的汉字读音

汉语是世界上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中国大陆以普通话为通用语,台湾以国语为通用语。虽然名称不同,但两者都基于清代的北京官话,绝大部分词语发音相同。

香港、澳门的民众和部分海外华人,则以广东话作为母语。

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语言学研究中心主任黄国营对BBC中文说,在中国历史上,战争和饥荒带来的人口流动,以及当时的强势方言,导致汉语读音一直在发生变化。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中国大陆的小学开设语文课程,统一以拼音教授儿童汉字读音。

“比如说,唐宋时代的官话的确更接近现在的一些南方方言。在一些诗句、地名、姓氏上,他们被保留了下来,”黄国营说。“古代汉语有很多单音词,声调也比较多,但到现在,普通话只有四声,古汉语的‘入声’已经消失了。”

黄国营说,因此,很多引发争议的两种读音,实际上是少数残存的古音和今天标准普通话发音的区别。保留古音还是统一用今音,“各有利弊”。

“保留多一点古音,有助于文化上的传承,全部改为现代的口语读音,有助于推广和统一。所以,这是一种取舍,”黄国营说。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