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幼儿园入园数下降溯源 负担太重还是生育锐减

Kindergarten students dance during a Chinese traditional culture performance at Wusheng County on May 10, 2017 in Guang'an, Sichuan Province of China. Items including martial arts, sing and dance, reading poetry, art of tea, writing Chinese calligraphy are performed by about 1,000 kindergarten students to promote Chinese traditional culture.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8年中国幼儿园入园人数同比下降了3.82%。

中国教育部2月份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幼儿园入园人数同比大幅下降,引发网友对当下年轻人生育意愿降低以及幼儿教育成本的讨论。

根据2018年中国官方统计,中国幼儿园在园幼儿总数为4656.42万人,比上年增长1.22%;但入园人数1863.91万人,同比下降了3.82%。

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刘昌亚表示,目前中国总体上处于入学人口下降期,从2018年的统计数字上看,学前教育体现得更明显。

“随着二孩出生幅度的提高,入学的人口,包括学前的,包括延伸到义务教育阶段,都可能会有一定幅度的变化,”刘昌亚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入园人数降低意味着生育率下降?

幼儿园入园儿童大幅减少,引发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讨论年轻人生育率降低。

微博网友@IamQ伟说:“社会不提供生育方面的福利,全靠父母来养,房价远大于工资,问题是大多数人根本买不起房,让现在处于有房才能结婚的中国观念里生活的年轻人如何想生育……”

来自海南的卓先生儿子刚满周岁,他告诉BBC中文,妻子怀孕初期,他曾一度犹豫是否将孩子生下来,夫妻二人因工作分居两地,感觉还未做好生孩子的准备。卓先生是一名基层公务员,妻子在银行担任文职,夫妻年收入为20万人民币左右。

他坦言:“我自己是养不起的,就是我跟妻子两个人的工资很勉强,主要还是靠父母的支持。”卓先生的父母不仅为他提供车和住房,还雇了保姆,卓先生夫妇忙于工作时,父母也会帮忙照顾孩子。

深圳的80后慕小姐结婚10年一直没有生孩子的打算,她表示和经济压力无关,而是担心有了孩子以后私人时间被压缩以及陷入家庭琐事当中。尤其是看到身边有孩子的朋友困身于孩子的各种问题,更加无意改变目前的生活状况。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2013年末中国总人口为136072万人,2014年末为136782万人。2014年人口出生率是12.37 ‰,2015年下降至12.07 ‰。

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教授熊炳奇分析,幼儿出生人数减少是幼儿园入园人数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

“2017年入学的孩子应该是在2014年出生,2018年入园的应该是在2015年出生,2015年出生的幼儿人数比2014年是有所下降的,那出生人数下降很显然也会导致入园人数显著下降,”他说。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2014年中国人口出生率是12.37 ‰,2015年则下降至12.07 ‰。

不过,熊炳奇也指出,学前教育在中国不属于义务教育,统计入园人数时,不能完全严格根据幼儿在哪一年入园作判断,因此会有偏差。例如义务教育法规定“小学入学年龄为年满6周岁”;但是幼儿入园的年龄可能是3周岁、4周岁甚至5周岁,有的孩子读3年幼儿园,但有的可能只读1年。

广州的二胎妈妈谢小姐最近正在为大儿子豆豆选择幼儿园。豆豆现在两岁,谢小姐还没决定好让豆豆3岁还是4岁上幼儿园,因为男孩子发育比女孩子慢一些,她担心让儿子太早上幼儿园可能会自卑。

由于入园人数的统计可能存在上述偏差,人口学者易富贤虽然认同中国当前生育率下降,但他强调幼儿园入园人数下降无法说明生育率的问题。

人口学家梁中堂曾供职于中国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的人口专家委员会,他告诉BBC中文,生育率下降并非幼儿园入园人数减少的主要因素,进入育龄年龄的妇女人数下降才是主要原因。

“生育率下降的因素不会表现得这么明显,因为生育率下降是个长期的过程,一年和一年差别不是很大。也许这几年生育年龄的妇女人数有所下降,这个也会导致应该进幼儿园的小孩数量下降,”梁中堂说。

“入园难、入园贵”

熊炳奇表示家庭送孩子入园的意愿也会对入园人数构成影响。“入园难、入园贵”的情况会影响家庭的入园意愿,从而导致入园人数降低。

“比如说家的附近没有合适的幼儿园,幼儿园的费用如何,家里面是否有老人,或者自己有精力来照顾幼儿,这些都是因素,” 熊炳奇说。

他承认,学前教育现在还是中国内地教育发展上的短板,虽然这几年的毛入学率在不断提高,2018年达到81.7%,同比提高2.1个百分点,但实际上“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仍待解决。

毛入学率是指某学年度某级教育在校生数占相应学龄人口总数的比例。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刘昌亚解释毛入学率时说:“随着我们经济社会发展的成熟,随着人们受教育观念越强,随着我们国家城乡二元结构的消除越来越均衡,这种比例应该是越来越趋近于百分之百。”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有学者称,中国幼儿入园难主要是在于公办园比重小。

借鉴国际上的经验,例如日本正在推进学前教育无偿化,熊炳奇认为降低育儿成本,减轻家庭负担对提高幼儿园入园人数起重要作用。

“入园难主要是在于公办园比重小,有的省份还没有达到50%这个比例,入园贵主要是民办园比较贵,总体看来目前还有56%的幼儿是在民办园,因此国家提了一个目标到2020年学前教育三年毛入学率达到85%,普惠园达到80%,那实现这个目标之后,可能整体的学前教育入园难、入园贵问题会有所缓解,但这个问题还是会存在,”熊炳奇说。

"二孩"政策实施后

中国教育部自2015年公布幼儿园入园人数,过去4年的数据表现为峰谷交替,2015年入园人数2008.85万人,是截至目前的最高值,2016年减少86.76万人,2017年小幅增长15.87万人,2018年则减少74.04万人。

《21世纪经济报道》等中国媒体将2017年入园人数再次增长与首批“单独二孩”达到入园年龄相联系。

自2014年1月,浙江、安徽、江西率先启动“单独二孩”政策,3月至6月多数省份集中实施,9月政策全面落地。2017年,首批“单独二孩”年满3周岁,达到公办幼儿园的入园年龄。

但梁中堂认为这两者关联性不大。他指出,二孩政策推行初期,主要受惠者是高龄孕产妇,而“单独二孩”推行期间,满足条件的高龄孕产妇人数较少,生二孩的人数不会有明显提高。

熊炳奇也表示,不能简单就一年的数据来看。但他预计,受“全面二孩”政策影响,未来几年出生人口会逐渐增加,届时可能会加剧“入园难”的问题,学位会比较短缺。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最近这几年各大城市根据出生人口的变化在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尤其是增加学位数,来缓解出生人口增加所带来的入园需求问题,”他说。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