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沙皇”鲁炜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4年

中国中宣部原副部长鲁炜因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中宣部原副部长鲁炜因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

中国中宣部原副部长鲁炜周二(3月26日)被判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

根据新华社的报道,当局在起诉指控中说,2002年至2017年,被告人鲁炜利用担任新华社党组成员、秘书长、副社长,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北京市副市长,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中央宣传部副部长等职务上便利以及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或者通过他人非法收受、索取上述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200万余元。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鲁炜的行为构成受贿罪,数额特别巨大,应依法惩处。法院指出,鉴于鲁炜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贿犯罪事实,认罪悔罪,积极退赃,赃款赃物已大部分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鲁炜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网络沙皇到階下囚

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中央网信办原主任鲁炜曾被称为是“网络沙皇”,在他主管互联网那几年,满是肃杀之气。从网络沙皇到階下囚,不到5年。

2017年11月21日,鲁炜被正式宣布涉严重违纪落马,十八大时引人注目的新星官员成为中共十九大之后落马的首位正部级官员。

同年7月23日,中共中央纪委官方网站发文回答了“十九大首虎为什么是鲁炜”。

文章称,中央巡视组在第十二轮巡视中发现了网信办存在“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和工作要求不够坚决、不够及时”、“维护政治安全不够有力”、“存在小圈子”等问题。

文章还直言:再看鲁炜简历就会发现,他曾于2014年5月至2016年6月任中央网信办主任。仔细品味巡视组反馈的这些问题,鲁炜之落马,也就不足为奇了。

2018年2月13日,中纪委宣布对鲁炜严重违纪问题立案审查,给予其开除党籍和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有关国家机关依法处理。

鲁炜被指“欺骗中央,干扰中央巡视,公器私用,不择手段为个人造势,拉帮结派、搞‘小圈子’;频繁出入私人会所,大搞特权,专横跋扈;以权谋私,收钱敛财;以权谋色、毫无廉耻”。

2018年7月30日,新华社通报,中共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鲁炜涉嫌受贿一案,由浙江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移送浙江省宁波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8年10月19日,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鲁炜案。

红极一时的中国互联网守门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鲁炜曾经的高光时刻,陪同习近平访美并组织中美互联网巨头的会面。

回顾鲁炜的仕途,记者出身,曾先后担任新华社广西分社社长、新华社副社长、北京市宣传部长、中央网信办主任、中共宣传部副部长。

但鲁炜最被人所知的,还是他任职中央网信办主任期间。

2013年4月,鲁炜履新网信办主任,四个月后,他与潘石屹等十多位网络名人(又称“大V”)举行了座谈,要求微博、网络名人承担社会责任,宣传正能量。他提出“七条底线”并敦促网络名人遵守。

“七条底线”包括:法律法规底线;社会主义制度底线;国家利益底线;公民合法权益底线;社会公共秩序底线;道德风尚底线;信息真实性底线。

次年,他再次会见十多名“大V”,并告诫他们“作为名人应该自律”。

2014年10月,鲁炜在北京举行记者会上在回答记者问题时说,中国政府管理互联网都是按照中国法律进行的。

当被问及西方一些网站比如Facebook在中国无法访问,中国为什么要关闭这些网站时,鲁炜打比喻解释称:“我们没有关过境外的任何一家网站,你的网站在你家里,我怎么可能跑到你家去关你家的网站呢?”

“中国历来都是好客热情的,但是谁到我家作客,我是有选择的。我可以讲两句话,我没有办法改变你,但是我有权利选择朋友,我希望到中国来的都是朋友,是真朋友。”

2014年12月,鲁炜曾访问Facebook位于美国加州的总部和扎克伯格。扎克伯格向鲁炜展示了自己的读物《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并解释“这本书我也给同事买了,我要让他们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尽管如此,Facebook目前仍被大陆屏蔽。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乌镇互联网大会被视为原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鲁炜的"政治遗产"。

始于2014年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是鲁炜的重要“政治遗产”。他曾表示,该一年一度的大会“旨在搭建中国与世界互联互通的国际平台和国际互联网共享共治的中国平台”。2015年,习近平曾出席第二届大会并发表了主旨演讲。

尽管规模庞大、排场甚大,但历届互联网大会并未展开对互联网自由及开放精神的讨论,仍被中国屏蔽的 Google、Twitter也未有代表出席,大会还是引发了质疑。

鲁炜履新网信办不久后,两高(最高法和最高检)发布了著名的“诽谤信息转贴500次以上可判刑”的司法解释,鲁炜被外界视为这一解释的始作俑者。

2015年2月,他在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时称:互联网融入了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各种生活,已经变成了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中国人离不开互联网。但网络世界需要自由与秩序的统一,中国的互联网需要正能量,加强网络管理是为了正能量的建设,是为了保护大家的利益。

他还说:没有一个国家的网民像中国一样自由,中国的网上什么都有,但是自由的说话不能诽谤别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5年,习近平访问美国,鲁炜是随行官员之一。

红极一时的鲁炜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2015年“百位最具影响力人物”。2015年9月,他还陪同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访问美国。

然而,鲁炜的失势也只在一瞬间。

2016年6月,鲁炜调离网信办,尽管仍是中宣部副部长,但已经没有一个实权职务,鲁炜可能被调查的传言自当时就开始流传。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