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教授许章润被停职调查 中国言论自由“雪上加霜”

BEIJING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中国知名法学家、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日前被校方停职并接受调查,在中国引起广泛恐惧。很多人担心,高校通过行政方式打压表达批评性意见的学者会产生寒蝉效应。

多名了解事件的学者对BBC中文说, 清华大学向许章润表示,已对其问题启动调查。并勒令他在等待结果期间停课、停止科研活动、停止招生,免除一切职务。

近两年,许章润发表多篇文章及公开演讲,分析中国历史及现状,在中国知识分子群体引起很大反响,在公共知识界广受尊敬。他撰文警告中国“文革卷土重来”、“极权政治全面回归”,公开呼吁“保卫”改革开放,还提出立即停止“个人崇拜”等建议。

许章润好友、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对BBC中文称,她已提出约见清华校党委书记及其他领导,询问对许章润的具体调查原因及法律依据,但近两天过后,仍未收到回复。

她还在媒体上发表文章《哪有学者不表达?》,声援许章润,文章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但从周二(3月26日)下午起文章在中国大陆已无法打开。问及她的初衷时,她说,“我并不是出于勇敢,而是恐惧,恐惧这样氛围的形成,这样沉默的空间,大家都不表达,都是顺从,那真的国将不国了。”

许章润此前向《纽约时报》表示,清华已经为此调查成立“工作组”,重点是去年7月后写的文章,且清华官员对他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询问。“我不知道他们下一步会做什么,”他说。“我早有心理准备,大不了坐牢。”

“哪有先生不说话”

在清华大学法学院网站上,许章润仍在在职教师名单之列。法学院科研办公室负责人对BBC中文表示,没有接到与许章润有关的通知,不清楚其科研活动是否停止。清华大学及法学院其他相关部门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有清华法学院学生告诉BBC中文,听说过许章润被停课的事情,但最新情况并不清楚。

2018年7月,许章润在独立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网站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提出时下中国人的对“再度闭关锁国”与“极权政治全面回归”等八大担忧,以及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及公开平反“六四”等八项期待,引起诸多共鸣,但也引得当局不满。他曾表示,之后他在百度上的词条从数十万条被删除到仅剩十条。

但这没有停止他为“立宪民主、人民共和”继续发声。在去年年底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他连发三篇文章,提出“自由与平等”、“法治人权”、“宽容开放”等价值是中国近代历史的主旋律,中国应当尊重文化传统,而非固守“化石般的传统遗存”,认为中国近年“红色帝国”形象阻碍中国现代进程。

他还批评当局“欲令天下无声,惟剩诺诺”,称其“何其愚妄,何其滑稽”。

“说话就得让人听见,才能构成对话与交谈,让我们摆脱孤立的私性状态,获得公共存在,保持人性”,“我们同处幽冥之中,不见熹微,唯以同情援手,手牵手,才能穿过这重重关隘而获救,”去年11月他发表的《“哪有先生不说话?!”》一文中,许章润这样表示。

目前“许章润”三个字在中国社交媒体“微博”已成禁词。在微博发送“许章润”三个字会收到提示称“违反微博社区公约规定”,但此前微博上与许章润有关内容仍可浏览。

愤怒与恐惧

许章润被停职调查的消息传出后,众多人士对此表达不满。

中国著名宪法学家、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公开表示,许章润被调查是典型的“因言获罪”,归根到底是受“不可救药的官本位体制”影响。“清华的校长书记们为了自己的乌纱帽而不得不拿自己学校的良心学者开刀,等于自毁长城。”

中国高校的自由空间早已不断收缩。曾在清华大学担任政治学讲师的独立学者吴强告诉BBC中文,他曾在清华讲授社会运动课程长达6年。在2015年,清华大学开会决定,以该课程学生评价不合格为由,对吴强不再续聘。

“(许章润的事件)体现出,作为党的学校,(中国)高校有对教授政治思想进行控制和审查的性质,”吴强说。

郭于华称,在当下全局性空间缩小、压力增大的背景下,对许章润的处理并不感到意外。“整个空间越来越狭小,不让人说话”。

清华大学的校训中写道,“独立精神,自由思想”。郭于华告诉BBC中文,许章润的事情发生在清华大学,她“不能接受”。“你们要在清华开怎样的先河?”她向清华发问。

作为中国最著名的大学之一,清华大学在中国内外享有极高声誉,与众多海外知名机构有合作关系,也是中国精英的传统摇篮。习近平及前中国国家领导人胡锦涛、朱镕基也都毕业于这所学校。

有清华法学院学生向BBC中文表示,许章润的课在清华人气颇高,“之前从未听到过有人说许老师不好”。“我可以保证许老师是一个非常好的老师,也是很称职的老师”,不希望看到他不再教课。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作为中国最著名的大学之一,清华大学在中国内外享有极高声誉,也是中国精英的传统摇篮。习近平及前中国国家领导人胡锦涛、朱镕基也都毕业于这所学校。

表达担忧的还有中国美国商会名誉主席吉莫曼(James Zimmerman)。他认为,许章润遭禁声不仅使中国损失了一个广受尊重的理性声音,更重要的是,会让许章润的同僚和学生在表达共产党领导人不喜欢的言论时有所保留。

“这还会对中国整个法律界产生‘寒蝉效应’,尽管仍有声音呼吁立法独立与法治,但这个体系实际上已经变成共产党的工具,”他对BBC中文表示。

在他看来,这对正在吸引和维持外国投资的中国也并非好事。“外国企业介意的便是受政治影响极大的法律体系”,他说。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