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收购香港快运:海航加速“卖卖卖”,涉及主业资产

国泰飞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3月27日,国泰航空斥资49.3亿港元全资收购了海航旗下的廉价航空公司香港快运。

国泰航空在公告中称,此次收购的价格为49.3亿港元。 其中,包括22.5亿港元以现金支付,26.8亿港元通过发行及更替承兑贷款票据结付。交易2019年12月31日或之前完成后。

收购涉及香港快运100%已发行股份,这意味着交易完成后,香港快运将称为国泰航空的全资附属公司。

有专家表示,对于国泰而言,本次收购使其在香港的市场份额升至84%。对于海航而言,在加速出售资产过程中已开始涉及航空业,表明其现金流较为困难。

海航:麻烦缠身,加速出售资产

近年来,海航集团一度斥资数百亿美元收购世界各地的金融公司、酒店、房地产和其他资产,是中国资本大举海外并购的代表性企业之一。

然而,2017年底,该集团被指暴露财务困境——大规模举债并购带来严重后果,使其年利润不足以偿还贷款利息。

危机之下,海航的策略发生180度大转弯。开始大规模出售资产——包括纽约曼哈顿第六大道写字楼、香港九龙启德区地块、减持德意志银行股权以及嘉丰矿业等。2018年上半年,海航集团一口气出售资产价值达600亿人民币。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海航董事局主席陈峰称,海航从买买买,到卖卖卖,创了世界资产处置之最。

但去年7月,麻烦缠身的海航又迎来噩耗,海航集团董事长王健在法国公务考察时意外跌落,伤重不治。作为海航集团二号人物的王健,与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多年合作,生前被视为其左膀右臂。

海航出售资产的脚步并未停下,据其董事局主席陈峰称,至2018年底海航已经处置了3000亿元人民币的资产。不过海航3月26日发布的公告显示,预计去年亏损30亿元至40亿元。陈峰在公开演讲中称,“我们自身没有准备好,所以就出现去年在江湖上买买买,好家伙,海航没不能买的,今年又卖卖卖,又创世界资产处置之最。”

中国民航业内人士林智杰分析,海航原本的思路是卖地卖楼,这些现金流相对比较弱,价值比较高的资产;航空主业能够带来丰富的现金流,有比较好的盈利能力,并不作为出售的优先考虑。但近期卖了乌鲁木齐航空,卖了首都航空,包括这次的香港快运,表明他的现金流已经到了一个比较困难的局面,不得不考虑出售主业资产。

国泰:连续亏损,谋求转型

2016年,国泰航空在其“70大寿”之年,受到燃油对冲、外币疲弱与中国大陆同业竞争加剧等不利因素影响,全年亏损5.75亿港元,利润跌幅高达109.6%。

为了扭亏为盈,国泰管理层宣布开展三年转型计划,削减总部30%人力资源开销。

经过两年亏损后的国泰,似乎转型卓有成效,3月13日披露的财报显示,2018年盈利23亿港元。

图片版权 AFP

国泰的公告显示,由于国泰航空与香港快运的业务及业务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互补,交易将有利于香港航空港地位和国泰集团。国泰航空拟继续以廉价航空公司的业务模式营运香港快运,作为一家独立运作的航空公司。

“这次收购对国泰航空业绩有一定帮助。”林智杰分析,如仅考虑香港本土航司,目前国泰航空和港龙有香港市场76%的市场份额,香港航空有16%,香港快运有8%。如成功收购香港快运,国泰系将控制香港84%的份额,垄断地位进一步巩固。

林智杰称,香港快运是低成本航司,将与高大上的国泰和服务不错的港龙形成差异化的互补定位,进一步提升整个国泰系对不同客群的市场覆盖。

“从旅客角度,此次并购并不是一件好事,可能需要面对竞争减少价格上涨的局面。”

观察:肥水不流别人田?

BBC中文记者叶靖斯

图片版权 Reuters

国泰航空并购香港快运的消息已经传闻多时。国际媒体注意到的重点除了香港快运目前是海航附属公司外,还有国泰终于跟几家区内主要竞争对手看齐。

国泰与澳洲航空(Qantas)都是寰宇一家(Oneworld)盟友,但澳航同时经营捷星航空(Jetstar)似乎让彼此心里有根刺。澳航数年前与澳门赌王何鸿燊家族合资筹组分公司捷星香港时,同时遭到国泰与海航旗下香港航空反对,但媒体普遍聚焦于国泰如何“高调”抗议。最终港府驳回捷星香港的执照申请。

国泰以东南亚航线起家,劲敌之一新加坡航空把自家廉航整合成酷航(Scoot),对国泰构成直接竞争。港人热门旅游地点日本也有乐桃航空(Peach)进驻港日航线,而乐桃其实是全日空(ANA)的子公司。

从乘客角度看,国泰与子公司国泰港龙在短途航班餐饮方面的表现也日渐为人诟病,让旅客觉得反映不了其票价价值——类似的评论在华文旅游网站不难找到——成为把短途乘客推向廉航的又一诱因。

国泰目前每周定期在其官网放售打折机票,被视为该公司应付廉航的主要手段。要是这次交易顺利,那么国泰终于能拥有自己的廉航分支,可以更直接的跟捷星、酷航“抢客”。从本地角度去看,这次收购等同于把香港快运抢走的客人拉回国泰自己旗下,实现“肥水不流别人田”,也减轻了外界希望国泰降低票价的压力。

但这也是危险的地方:属英资太古集团旗下的国泰本来已经掌控了专营地区线路的国泰港龙航空和专营货运的香港华民航空(Air Hongkong),香港快运的交易完成后,香港民航界就只剩下海航系的香港航空和澳门何鸿燊家族的空中快线直升机公司并不属于国泰。

香港《苹果日报》引消息来源称,这次收购已经引起北京政府驻港机构的关注,担心英资企业垄断香港航空事业。这样的说法难以得到独立核实,但国营中国国际航空作为持有国泰29.99%的股东,会否采取任何行动,值得注意。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