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程序员抗议“996”加班走红网络

程序员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在中国,程序员群体曾被很多人视为勤劳肯干的象征,他们似乎很少向外界表达自己的声音。但现在,一场由他们发起的在线抗议在中国互联网上流行起来。

这场在线抗议名为“996.ICU”,发起人解释称,“996”指很多中国科技公司要求的每天早9点一直工作到晚9点,每周工作6天。在这样的工作模式下,生病了会被送到ICU重症监护病房。

程序员们选择在自己的“主场”——GitHub上发布这个项目。GitHub是微软旗下一个主要用于代码共享的社区,在全球有近三千万程序员用户。

截至周五(4月5日),“996.ICU”已在GitHub上获得超过17万次点赞,并登上该网站的热门页面。此外,它还登上了中国社交媒体微博的热搜榜。

图片版权 996.ICU
Image caption 996.ICU的发起人解释称,“996”指很多中国科技公司要求每天早9点一直工作到晚9点,每周工作6天。

“程序员的命也是命”

据中国媒体报道,这场抵制血汗加班的运动,最早源于一名程序员注册的网站“996.icu”。

在网站上,他向大家介绍了中国互联网公司普遍存在的996工作制,以及相关的劳动法规。网页最后,他用英文写到“Developers' lives matter”(“程序员的命也是命”)。

图片版权 GitHub
Image caption 996.ICU出现在代码分享网站GitHub上。

然而,这场抗议活动后续的影响力,更多来自在3月26日上线的一个同名的GitHub项目。该项目由匿名的ID账号发起,随后被用户自发翻译成多国语言版本,号召全球程序员加入。

在项目中,还有用户发起了“996公司黑名单”,号召大家提交证据,列出实行996工作制的公司。目前,中国的科技巨头阿里巴巴、京东和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都在该项目的“黑名单”之列。

阿里巴巴和字节跳动尚未回应置评要求。京东公关部则在此前一份回应媒体的声明中称,“我们不会强制要求员工加班,但鼓励大家全情投入……为自己和家人创造出更大的价值。”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吐槽,“996.ICU”也从GitHub火到了社交媒体。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微博网友@懒猫同学_CRX说,“上家公司996都算好的,经常后半夜下班第二天正常上班,通宵也通了十几次,第二天正常上班。头发大把大把的掉……都说程序员工资高,但是累也是真的。”

“程序员和那工厂工人没有本质区别。学Java学Python(编程语言),学了一圈回去发现还是要学马列。全世界劳动人民是一家,谁也别看不起谁,”知乎网友@轲茗一评论道。

超时加班

近年来,中国发生多起科技公司员工猝死的案例。2018年12月,一名工作于科技公司大疆的25岁程序员猝死,引发争议。很多人认为,长时间的加班和熬夜是罪魁祸首。

中国《劳动法》规定,中国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的工时制度,这显然远远低于“996”工作制中,一些人可能实际工作的72小时。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互联网发展迅速,但加班也因此成为很多公司的常态。

尽管看似有章可循,但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保全对BBC中文表示,中国的司法实践一般要求如果有超时工作的争议,需要员工去举证,这个举证责任对于个人相对会有一些难度。

“中国互联网发展非常快,但牺牲了很多人的休息时间。因为整个行业都是这样,很多人会觉得如果维权了,那会不会影响到我的就业,”杨保全说。

中国社科院一项调查显示,2017年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仅为2.27小时,不及美国、德国等国家的一半,此外,带薪年休假制度也长期得不到落实。

相反,今年1月,一家名为“有赞”的互联网公司据称因公开在年会上宣布实行“996工作制”,引发员工愤怒,被所在地杭州市西湖区的劳动监察部门立案调查,但结果一直未公布。

中国政法大学社会法研究所所长娄宇对BBC中文分析称,中国目前几部法律法规虽然规定了工时以及加班的上限,但单位在标准工作时间内安排了较多的工作任务,劳动者不得不延长劳动时间的,是无法要求支付加班费的。

“这使得单位很容易以劳动者是自愿加班的为由,不支付加班费,”娄宇说。

反996许可证

“996.ICU”走红后,很多用户发现,一些国内公司的浏览器对该项目的网址进行了屏蔽。包括奇虎360、腾讯QQ以及阿里巴巴的UC浏览器,均显示该页面“存在违规内容”。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北京西部的中关村是中国很多高科技和互联网企业的聚集地。

然而,这似乎并未打击参与该项目的参与者们的热情,一个名为“反996许可证”的想法被提出来。

如果该许可证被兼容进各个开源项目的授权协议,违反劳动法的公司将不得使用许可证下的软件或代码,这将给一些科技公司带来实际的约束作用。

“反996许可证”的起草人是美国伊利诺伊大学(University of Illinois)法学博士顾紫翚。她对BBC说,起初她对“996.ICU”运动并不感冒,认为这只是一些人的抱怨,但在曾同为程序员的丈夫的支持下,她开始研究如何将许可证和劳动法相结合。

采用“反996许可证”的项目正在不断增多。目前已有近90个开源项目添加了许可证,但其中大部分都是由个人开发者维护的、规模较小的项目。

顾紫翚说,目前该项目还是一个较理想化的设想,“我觉得这个许可证开创了一个新领域的研究,也可以督促一些作恶的公司遵守劳动法,但目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