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罕见高规格悼念肖扬 赞其六四期间“立场坚定”

习近平等中国领导人前往悼念肖扬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前往悼念肖扬。

中共罕见高规格悼念最高人民法院前院长,中国司法领域改革人物肖扬,盛赞其89年“六四“期间“立场坚定,旗帜鲜明”。

肖扬19日在北京去世,享年81岁。 周一(4月22日),习近平、李克强等七名政治局常委和副主席王岐山前往八宝山革命公墓送别。

肖扬在1998年至2008年担任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和首席大法官,他在主政期间推行法官职业化改革和更严格的死刑核准制度,被誉为中国的“改革院长”。

官方媒体在报道中点明,在肖扬病重期间和逝世后,前中国国家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也表示了沉痛哀悼,并慰问其亲属。

虽然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是中国最高级别的法官,但并非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员,仅兼任中央委员。七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同时参加追悼会,规格不同寻常。

在新华社周一发布的讣告中,官方赞扬肖扬倡导树立现代司法理念,将死刑案件核准权正式收归最高人民法院统一行使,加强法官职业化建设,并推动法院公开审判。

值得注意的是,官方还特别提及其在1989年学生运动中,“立场坚定,旗帜鲜明,采取有力措施,稳定了队伍,打击了各种严重刑事犯罪活动。“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07年,肖扬向中国全国人大作年度工作报告。

曾在清华大学担任政治学讲师的独立学者吴强对BBC中文说,近几年,中共在党内高官的讣告中提及1989年民运并不常见,在今年”六四“事件将满30周年的特殊背景下主动提及,有很深的考量。

“肖扬是1979年后,提高中国最高法院地位的重要人物。高规格的纪念是对于司法系统内部专业官僚的一种安抚,但官方也想避免一些自由派知识分子借题发挥。”

1998年上任的肖扬是中共建政以来的第八位最高人民法院院长。2008年的"两会"上,时年70岁的他选择在家乡广东团发表了告别演说。

在演说中,他提到了中国法院的多项改革措施,包括死刑核准制度、执行制度、公开审判制度和未成年人审判制度等,这几乎涵盖了他上任以来所做的多项改革。

1990年,他从广东省人民检察院被调进京,出任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兼检察委员会委员。

1993年,肖扬出任司法部部长,成为李鹏的内阁成员。1998年3月,他当选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并在2003年3月获得连任。

“肖扬是中国司法系统内部一个很有公正心的官员,这是很少有的。”吴强说。他表示,在现任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主政后,一些专业的学者型官员“受到清洗”、最高法院地位下降,民众对于最高法院的不满情绪有所增加。

“但他的副手黄松有和奚晓明都因为经济问题落马,肖扬在这方面很难说毫无干系,”吴强说。

收回死刑复核权

被视为是肖扬任内最大遗产的,是中国最高法院对死刑审核权的收回。中国法律允许死刑的存在,而死刑复核权是指对此类死刑案件,由有权的人民法院进行再次核准。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最高人民法院是中国的最高审判机关。

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法律对死刑案件的核准权进行严格控制,统一由最高法院进行。但后来随着社会治安恶化,判处死刑的案件急剧增多,中国当局遂在1980年代初下发文件,规定如果涉及一部分严重罪行,则不必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交省一级的高级法院核准便可。

1983年,中国当局提出“严打”的概念,要求“从重从快”地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活动,被告人的上诉期仅有3天。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本不构成死刑的罪犯被错误核准了死刑,产生大量错杀案件。

2005年10月,最高法院在肖扬主导下,发布《人民法院第二个五年改革纲要》,将死刑核准权统一收归最高人民法院。

法官职业化

肖扬在任内做出了另一项改革,是积极推进中国的法官职业化建设。

2002年,肖扬提出法官职业化建设是中国法院队伍建设的一条长期主线。2001年,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修改《法官法》,规定初任法官必须通过国家司法考试的方式选拔。除法院院长,其他法官均需要司法资格。

此前,中国长期实行以“政治合格”为主的选任法官的方式,掌握生杀予夺大权的法官群体被以与其他行政官吏相同的选拔模式选出。

2005年,最高人民法院在《人民法院第二个五年改革纲要》里,决定进一步推进人民法院工作人员的分类管理,制定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执行员、司法警察、司法行政人员、司法技术人员等分类管理管理办法。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公开审判与法槌、法袍

肖扬也曾大力支持法院公开审判。1998年,他在全国法院教育整顿工作会议上称,法院要自觉接受舆论监督,把宪法和法律规定的“公开审判”制度落到实处。

表示希望各类案件,除涉及国家机密、公民个人隐私、未成年人犯罪以及法律另有规定不予公开审理外,一律实行公开审理制度,不许实行“暗箱操作”。

在他的推进下,1998年,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规定凡年满18岁的公民可凭有效证件旁听公开审判。此后,多地试行电视实况直播庭审。

此外,肖扬主导了对法官审判时所用的“工具”和服饰的改革。在其批示下,最高法审判委员会决定从2002年起,各级法院法官审理案件过程中,使用和敲击法槌, 规定所有法官在出庭时都应穿法袍。

尽管肖扬的很多政策受到欢迎,但也有批评人士认为,肖扬一直推进审判独立,却始终未能触碰党对司法的绝对领导,这使其卸任后,很多改革偃旗息鼓,司法地方化长期得不到解决,甚至连“司法独立”也成为他的继任者口中的禁忌词语。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