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周年:香港六四纪念馆新址重新开放,负责人仍担忧其未来

Participants take part at the candlelight vigil as they hold candles at Victoria Park on June 4, 2015 in Causeway Bay, Hong Kong.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今年是中国“六四”天安门事件30周年,香港“六四纪念馆”星期四(26日)在新址重新对外开放,吸引了数十家香港及海外媒体采访。 负责纪念馆的香港支联会称,选择这个日子开幕,是因为30年前的今天,中共官方《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社论,把八九学生民主运动定性为一场“动乱”,这也为后面的军事镇压作了铺垫。

支联会在1989年5月成立的香港组织,目的是支持中国民主运动,以“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为纲领。支联会一直希望为“六四”开设一所永久纪念馆,保留真相和记忆,思考历史教训,称这个展览是“中国土地上唯一能说出真相”的场所。

香港过往是最重视悼念“六四事件”的华人地方,每年的烛光晚会吸引数以万计的人出席。然而,近年因深陷中港矛盾政治风波,香港的言论和集会自由出现倒退迹象,连带悼念“六四”,也变得愈来愈困难。

旧的“六四纪念馆”被其他业主投诉而被迫搬迁,在搬到新址又在开幕前遭不明人士闯入破坏;原本有人希望出书讲述当年营救北京学生的“黄雀行动”,但近期因为香港政府推动“逃犯条例”,多名受访者婉拒实名接受采访,说出真相。

支联会秘书李卓人对BBC中文坦言,“香港已经不是以前的香港”,悼念“六四”的活动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压,他担心更多人会因而害怕,不敢公开悼念“六四”,令保留真相愈来愈困难。

“六四纪念馆”在新址重开

这个新馆面积83平方米,只有一个标准篮球场大小的五分之一,入口有一个计时器,计算距离1989年6月4日距今多久,并特别用了64张黑白照,重现当年的画面。

场内有展板讲述八九民运的时序,以及一些死难者的遗物,其中一颗子弹,是当时中枪一名民运人士张健捐给纪念馆,支联会把这颗子弹放在当眼位置。张健已在4月中病逝。

支联会承认内容与5年前的纪念馆大同小异,并没有收集到一些新的展品,不过就以较新的方式,例如虚拟实境技术,去呈现置身烛光集会的现场。

一些到场看展览的人认为,虽然没有新的展品,但因为具有特别意义,仍然会专呈来参观。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在新馆入口有一个计时器,计算距离1989年6月4日距今多久。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现场有64张图片展示八九民运的情景。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六四纪念馆展出的物品。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这是在现场中枪身亡的高中生王楠留下的头盔与眼镜。

命运多舛的纪念馆

要把真相留下来公开让公众展览并不容易,5年前,这所纪念馆原本设于尖沙咀,但遭到大厦内其他业主反对,被迫搬迁。经过筹款和安排,支联会在旺角购入一个单位,希望纪念馆能够继续运作。

然而在开幕前约半个月,纪念馆遭不明人士闯入破坏,大门的铁闸被破坏,而总电掣、总电掣箱及多个插座被人用盐水淋湿,当时房间仍在装修,并没有任何展品。支联会主席何俊仁说,他相信事件是出于政治动机,会为纪念馆加强保安措施。警方正在调查。

图片版权 HK Alliance
Image caption 支联会提供的图片,指六四纪念馆开幕前遭不明人士闯入破坏。
图片版权 HK Alliance

开幕当天,一批反对设立六四纪念馆的“爱国”示威者在大厦门外高叫口号抗议。其中一个示威团体“同心护港”的召集人曹达明对BBC中文表示,指纪念馆“诬蔑国家”。他强调自己不受任何团体操控,是“自发”组成的“爱国爱港”组织。

BBC中文记者准备乘坐升降机到达会场时,一度遭受一名不知身份的中年男子推搡,企图阻止记者采访开幕仪式,其后由支联会人员及保安安排下,记者才能抵达会场。

在开幕仪式举行时,一批消防人员突然到所在大厦调查,原因是有人报案报称大厦怀疑有不明气体,后来警方证实是虚惊一场。有自称附近的“居民”称,担心大厦的消防安全问题。

这些吵吵闹闹声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要把六四纪念馆赶走。支联会秘书李卓人对BBC中文坦言,认为有人刻意“搞小动作”,目标不单是向纪念馆施压,而是威胁同一大厦的其他业主。他形容这是“大陆文革式斗争方法”,“群众打群众”,找人来滋扰其他人,把大厦搞到“鸡犬不宁”,他担心其他业主会抵挡不了压力,会好像上一次般,集体向纪念馆施压。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一批反对设立六四纪念馆的示威者在大厦门外抗议。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一批消防人员突然到纪念馆所在大厦调查。

维园的烛光会否消失?

纪念馆只是香港悼念“六四”活动的其中一环,其他活动同样遭受不同的打压和挫折。

支联会以及其它机构难以邀请“六四事件”的见证者或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亲身到香港演讲或交流,因为那些著名的学运领袖王丹和吾尔开希,早已被拒入境港澳地区,所以这类交流,只能出现在台湾,不过两岸关系的对立,台湾民众对“六四”的关心程度,比不起香港的热度。

支联会原本希望出书,讲述当年秘密营救北京学生及民运人士的“黄雀行动”,原本已经完稿,但香港政府近期大力推动可以把“罪犯”移交到大陆的“逃犯条例”,多名受访者出于人身安全为理由,不让这本书写出他们的真实名字,暂时不知道,这本书能否出版。

香港政府推动的“逃犯条例”引发广泛关注,反对人士担心“逃犯条例”会令在香港的人,有机会被中国大陆安插一些罪名而被移送到中国大陆接受审讯。美国、加拿大、英国也相继发表声明表达关注。一些香港的运动人士忧虑,他们支持中国人权的活动也会成为被移交到中国大陆的罪名。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李卓人担心香港有朝一日连举行六四烛光晚会都会被打压。

李卓人说,难保有朝一日,连举行维园的烛光晚会也会被针对,这个年度晚会每年都会高叫“结束一党专政,追究屠城责任”的口号,中国当局可以把其视之为“煽动罪”,继而追究筹办活动的人。

“香港是华人地区唯一可以每年有十万支烛光,控诉中共的地方,大陆一直想镇压的六四的记忆,我们是重要的基地去悼念六四,”李卓人说,“但无论如何受到打压也好,我们最重要的是人心不变,我们便会继续抗争,不会放弃。”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