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入境处同志伴侣案:配偶福利规定终极上诉成功

梁镇罡(左)与史葛(右)牵手步出香港高等法院在新西兰举行婚礼(2014) 图片版权 ANGUS LEUNG
Image caption 梁镇罡(右)与史葛2014年在新西兰结婚。

香港一名移民部门公务员要求让其同性配偶享有与异性配偶同等福利与税务待遇之司法复核案件,获终审法院裁定胜诉。

香港高级入境事务主任梁镇罡之代表律师此前在庭上陈词,香港虽然并无同性结婚制度,但当事人与英国籍丈夫史葛(Scott Adams)之关系,本质上就是婚姻关系。香港终审法院星期四(6月6日)宣判时确认,两人之婚姻“与异性已婚伴侣是可以比拟的”。

梁镇罡于2015年对香港特区政府公务员事务局局长与税务局局长提起这次诉讼,要求政府让其本人与任职飞行员的同性配偶享有医疗、牙科保健等已婚公务员福利,并允许采用配偶合并报税、评税和享受相关税务优惠。梁镇罡对BBC中文表示,他们“非常欢迎”判决,但同时明白“这只是香港平权的一小步”。

香港终审法院指出,港府一方“未能证明有充分理据支持异性夫妇及同性已婚伴侣在公务员配偶福利及合并评税资格方面存在的差别对待”。预计此次判决将影响到他日香港同志伴侣能否争取与异性恋者享受同等权益。

梁镇罡对BBC中文说:“作为一个小市民,我们不应该要一个这么长的司法程序而去获得一个简单的家庭权利,所以我们希望政府能审视和修订其他具有歧视成分的法例和政策,让大家不用透过昂贵、耗时的司法程序去争取平权。”

“我们之间的爱和其他人没有分别,爱最后都会获得胜利。”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梁镇罡与史葛向BBC中文分享其诉讼经历。

同性伴侣应否享有异性伴侣权益,香港终审法院怎么说?

梁镇罡与史葛在初审中获判局部胜诉,随后香港特区政府二审上诉成功。梁镇罡一方于2018年7月决定向终审法院上诉。

终审聆讯于5月7日进行。上诉方代表律师、英国御用大律师卡伦·莫纳汉(Karon Monaghan QC),要求法庭考虑梁镇罡及其伴侣在新西兰获得法律承认之同性婚姻,其合法性是否能延伸至香港,又强调两人并非要宣扬同性婚姻。

港府代表律师、英国御用大律师彭力克勋爵(The Lord Pannick QC)陈词,不同社会各自制定法律,其中已婚者应享有何种权利,并非普世划一,赋予同性伴侣与异性已婚伴侣同样的福利,将会淡化香港法例所承认的婚姻制度。

由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常任法官李义(Robert Ribeiro)、霍兆刚与非常任法官邓国桢和纪立信(Murray Gleeson QC)组成之合议庭星期四颁发判决书,一致裁定梁镇罡一方上诉成功。

合议庭指出,本案值得注意的是,其“并不关涉同性伴侣是否有权根据香港法律缔结婚姻的问题”。另一方面,参与诉讼各方并不争议当事人于新西兰缔结之同性婚姻是否合法。

案中答辩方——公务员事务局局长与税务局局长——提出,是次诉讼目的是要保障香港传统婚姻制度,但终审法院认为现在香港社会大众对婚姻之道德价值观并非此案之考虑因素。

法庭指出,在公务员配偶福利方面,“法庭难以想象同性配偶被剥夺该等福利一事会驱使任何人士缔结异性婚姻”;在夫妇报税待遇方面,香港税务法律认可多配偶婚姻制度(一夫多妻),因此有关法律也非旨在“推广香港法律所界定的婚姻”。因此,法庭认为,港府不允许原讼人同性配偶享有公务员配偶福利,以及不允许两人作为夫妇合并评税之决定,“並不合理”。

同性婚姻权益获香港法庭认可,将带来什么影响?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台湾于5月下旬正式认可同性婚姻,给香港同志平权运动带来鼓舞。

香港中文大学性别研究课程教授孙耀东认为,这宗案件有望带来涟漪效应,改善香港社会对同志的看法,鼓励香港企业也向同志员工提供与异性恋同等的福利。

他向BBC中文指出,终审法院判辞表示,小众的权益并非由大众去决定,对未来争取同性婚姻的案件会有帮助,因为反对同性婚姻的一方,主要的论据会是“社会未接受同性婚姻”等这种道德价值论述。

根据香港大学比较法及公法研究中心发表的调查,2017年过半受访者支持同性婚姻,比2013年的38%数字明显增长,另有78%的人认为同性伴侣应享有某些异性伴侣的福利。研究人员认为这显示香港对同志权益的看法愈来愈正面。

孙耀东指出,香港同志相关的讨论,已由文化道德上是否认同同志,转移到从公众领域探讨同志权利应不应该受到保障,是较为实质性的讨论,一些有宗教背景的人也会认同同志要有一定的权利。

倡议同志在商界享有同等福利的香港非政府组织“社商贤汇”表示,这次诉讼由一位香港市民提出,显示同志议题不单是影响西方人的事情。

“社商贤汇”发表声明说,虽然这宗案件为香港本地同志团体向前走了一小步,但香港至今仍未就反性倾向歧视立法。该组织呼吁香港政府制定一个不歧视性倾向的婚姻政策,否则香港仍将是个不平等的社会。

来自亲北京政团民建联的香港立法会议员周浩鼎称,他不同意终审法院的裁决,但无奈接受,并担忧此案判决可能引起“涟漪效应”,给各类福利资源分配造成“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职律师的周浩鼎在立法会对记者说,尽管判决书并无提及要改变香港奉行的一男一女婚姻制度,但依然会引起社会部分人士忧虑判决会否动摇传统婚姻制度。

相关主题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