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导演在英国:关锦鹏谈人生、女人和香港电影的生死

“我觉得这跟我小时候的经历有关,小时候家里不太富裕,所以我担当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 这是香港著名导演关锦鹏浑厚有磁性的声音。他是个很好的受访者,很愿意表达,也很温和体贴。

他回答的是最近英国电影协会(BFI)安排一次媒体见面会上的提问。问题是:你电影中这种悲悯的情怀来自于哪里?

Image caption 关锦鹏在伦敦参加《八个女人一台戏》的展映

“女人戏”导演

关锦鹏作品有明显的标签,比如“文艺片”,“女人戏”。这次伦敦华语视像艺术节(Chinese Visual Festival ) 在英国电影协会南岸中心开幕,他的新片《八个女人一台戏》被选为开幕电影,其它作品比如《女人心》、《胭脂扣》也会在电影节期间展映。

过去10年,关锦鹏没有拍摄新片,只是做电影监制,包括为赵薇的处女作《致青春》担任监制。此次关锦鹏携新片而来,《八个女人一台戏》汇聚了香港一众中老年女星包括赵雅芝,梁咏琪,还有郑秀文,以香港文化地标大会堂为中心,开始了一场戏。而因为有了关锦鹏的到来,一场关于香港电影,改编与剧本创作,以及大陆港台合拍电影的话题讨论由此展开。

Image caption 《八个女人一台戏》剧照

“最懂女人的导演”

关锦鹏以拍女人戏出名,被评论为“最懂女人的导演”,如此细腻的情感和观察,也是有家庭原因和后天培养的。

说起儿时经历,父亲去世后,作为长子便担负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买菜,洗衣,做饭,还有管功课,这种角色里面其实是以“母亲”作为范本来实行的。特殊的生活经历使他在懵懂中探索自己的性别身份。他也很感激早期遇到的一批电影人,比如许鞍华,谭家明,除了跟他们学习电影创作,他们对他的性取向也很开明的包容。

1996年英国电影协会邀他拍一部有私人角度的作品。关锦鹏推出了《男生女相:中国电影之性别》,一部探索性别身份和电影身份的作品,采访了中、港、台电影工作者包括张国荣,陈凯歌等人,以性别为话题,从而找寻个人及华语电影的本体身份,但他认为他并不是通过一部作品来表达自己的性取向。

关锦鹏爱电影,不论是欣赏和创作电影,他有自己强烈的偏好选择, 在电影题材上面,他也坚持自己能把握的题材。跟大陆合作,投资方对关锦鹏和文艺片并不感兴趣,他也坚持没有拍戏,只是做监制。时隔十年,再拍女人戏,“我依然可以拍的很好,比如这部新片《八个女人一台戏》,大家说我懂得拍女人,其实我更愿意人家说我懂得欣赏女人。”关锦鹏笑着说。

花甲还乡拍香港

Image caption 《八个女人一台戏》剧照

曾往来香港和内地多年,关锦鹏参与了大量合拍片。60岁花甲之年决定回到香港,希望多关注香港这个城市的变化,能多在香港拍片。

他说,“如果有一天我突然瞎了,香港是唯一一个我可以自信的摸着走的地方。既然要老死在香港,为什么不多关注一下这个城市?”。 关锦鹏眼中的香港,是小时候陪穿着睡衣的妈妈去菜市场买菜,是上个世纪90年代和一批电影人摸索而拼凑出一个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是在大陆合作,往来穿梭10年之后,依然想念的地方。

于是有了以独立在中环的文化地标——香港大会堂所拍摄的一部具有纪念意义的电影《八个女人一台戏》。大会堂是香港人难忘的地方,大会堂大门口走出来就是曾经存在多年如今被填平的皇后码头。香港大会堂是民众流连忘返的地方,在这里看戏,看展览,看电影等,但为了解决中环交通问题,大会堂多次有被拆迁的提议,和争议,关锦鹏觉得“迟早会被拆掉”,所以要赶紧拍。

“如今香港电影人都去大陆合拍片,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一部电影可以在香港本地拍,拍的很开心。”· 他笑着说。尽管如此,投资方还是要求必须有内地一位票房女星加盟,于是有了白百合饰演的富家小姐傅砂。关锦鹏和白百合认识多年,有了第一次合作 。

香港电影死了吗?

一个被广泛讨论的问题是 “香港电影是否已死?” 连《八个女人一台戏》电影里的出租车司机都要自黑一下,自嘲“香港电影已死”。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香港

“有人说香港电影并没有死,特别香港电影人觉得香港电影没死,但我们要知道我们的难度有多大,哪怕最近广电总局政策放开了,比如电影题材内容的选择自由,演员的配额比例,拍摄地点不一定要去大陆等。可是这个政策来的还是晚了些,如今已经是2019年了,不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如今香港导演面对的大陆市场,已经不只是陈凯歌,张艺谋等这样成熟的导演,而是文牧野,毕赣这些知名的年轻导演,这些人10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他们都很厉害,所以大陆很多题材,搞不好肯定要大陆导演拍,而不是香港导演拍的。” 关锦鹏评论说。

香港电影工业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蓬勃发展到今天,关锦鹏认为优势是香港电影多元化的类型电影,比如动作片,类型片,喜剧片,情色片等等 , “如今香港电影冲着广电总局的新政策,应该掌握好在技术上,传统上的优质,而且更要发扬广大,做到极致,这些技术传承上的优质,以及类型片的优势,也许还可以跟大陆导演比拼一下。 ”

而对大陆电影审查问题,关锦鹏则认为,中国电影人已有一定相互理解,明白有什么东西不能碰,不是妥协,而是会多角度的考虑问题,以及包容,甚至当面对社会现实不公不义的时候,摇旗呐喊也许并不是最好的方式。这种包容和理解,会让电影作品被修改,被剪掉的事越来越少。

对于《战狼2》,《流浪地球》这样的主旋律影片火爆的现象,关锦鹏则评论:“如果英国人拍一部英国人拯救地球,那么英国人自然会爱看,同样的道理嘛。” 不过他说《战狼》要拍续集也被广电总局阻止了,也许是考虑到过激的民族情绪是否会伤害到其他国家人民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