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高中生校内成立政党 开启学生自治新页

台湾台中一中学生们制定首个"学生政党法",已有两政党登记。 (左为学生议会副议长彭昫、中为学生会长韩云、右为学生评议委员会主任委员李明泽)。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台湾台中一中学生们制定首个"学生政党法",已有两政党登记。 (左为学生议会副议长彭昫、中为学生会长韩云、右为学生评议委员会主任委员李明泽)。

位于台湾中部的知名高中台中一中,5月13日公告台湾史上第一个高级中学的“学生政党法”,引发讨论。其中,公告后该校已有两个政党登记,一经核准,校内政党便可正式上路。

这样的创举,不只是台湾,也是华人高级中学学生自治史首次,可在校内号召成立政党。学生成立政党,乍听之下是个很两极的概念,过往,华人社会谈到组党结社,往往是避之唯恐不及,许多家庭教育更是从小要求小孩没事不要沾染政治。

但从过去历史看来,现代中国在五四运动时,早已由北京清华大学在1919年12月23日成立首个学生会。随后数十年,学生自治运动伴随当时民主与自由浪潮不断涌入,蓬勃发展。直到1949年共产党建政后,中国的学生自治活动才统一归共产党控制。

而同一年败退到台湾的国民党,则实施长久的独裁统治,一直到1987年解严后,隔年台湾大学成立首届学生会,正式实施大学校园自治,至此政党意识不得再进入校园。

拥有近3000位学生,中部地区第一的台中一中,也是自1995年开始遴选首届学生会长,并在2011年开议首届学生议会,3个年级各班派一代表共75人定期开议。而在2017年10月,他们制定首部“学生政党法”,一年多后的现在,终于决议上路。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的五四运动曾经掀起学生自治与近代思维风潮,进而促成了中国第一个学生会创立。

共产主义进入校园?

就在学生政党法上路后,即有“一中社会主义党”与“新一中党”两党登记,报导一出立刻引发社会正反两极评价。其中,甚至有台湾媒体绘声绘影地形容,政党不得进入校园,如在学校发扬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是很危险的事。

然而,对于这些指控,台中一中的学生代表们认为是外界多虑。该校高三学生,学生评议委员会主任委员李明泽对BBC中文表示,“大家认为外界政治会进入校园,但这是极其困难的,我们在很多方面都设想到,不会让政党法美意受到恶意污染”。

这部学生政党法,经过他们屡次严密审核,不断修改,并与学校官方多次磋商,务求在不违反校规、符合台湾学生自治范畴内,寻求政党设立。理念相同的学生们可成立学生政党,但绝对不会让外界的政党干预校内政党政治运作,踩到红线。

该校学务主任陈孟宏说明,一般政党是绝对不会进入校园,学生政党也不收政治献金。相反地​​,校方相信学生的自制力与头脑,学生政党会高度落实学生自治的理念,“我们从来不怕学生走偏,只怕学生们不肯多学习”,他说。

根据该校的学生政党法,有7位学生共同署名,提交党员名册并确定运作基金后,即可提出申请。党员必须为在校学生,一旦学生毕业即自动丧失党员资格,一位学生也可加入多个政党。同时,学生议会制定党产法,明确规范党产运作。

学校政党活化理性沟通

对于外界的正反评价,3位学生坦言议题发酵的快速,让他们有点惊讶。甚至很多人认为高中学生校内成立政党,只是玩票性质、或是学生一时一头热。中一中学生会长韩云解释:“我们一直都是很认真的看待这事情,从修法、流程,与校方讨论,都是很严谨”。

李明泽表示:“任何事情过早评价都是不合理的,甚至太早称赞也都不恰当”,对于校内部分政党成立,被部分媒体曲解,他们认为很可惜。

他们说明,学生政党法的想法,也是过去学长的提案下,交由他们接手后,不断与校方沟通的结果。起因也是,过往虽然有学生会运作,但是大多数在学生仍不知道学生会与校方间扮演什么角色。

因此,藉由单一学生参与学校政党,未来大家能彼此沟通、讨论议题,甚至藉由学生政党推荐选举,进入学生议会运作,活化各式学生活动之余,训练理性判断能力。

现任学生议会副议长的高二生彭昫则认为,15岁前他提到政治时,总是有负面的看法,认为是复杂也无趣的。但进入高中后,彭昫从学生自治中,理解个体的意见应该被确实听取,一同讨论的重要性,因而进入学生议会学习。

彭昫认为,现在还是有很多家长认为学生就该好好念书,但未来校园政党成立后,会给予学生更多政治实务的学习机会。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彭昫认为,现在还是有很多家长认为学生就该好好念书,但未来校园政党成立后,会给予学生更多政治实务的学习机会。

从注重文凭到自治学习

过往华人社会一直以来注重文凭与学历,父母期盼孩子进入学校后,只要专心课业即可。李明泽说,学生自治是未来教育的趋势:“过去教育注重课业与专业,但未来教育应该要更注重社会应变能力,藉由参与学生政党,可以更基础认识未来的政治社会”。

学务主任陈孟宏认为,学校认为政治学习是人格培养的重要一环:“我们都希望学生能成为对社会正向贡献的人,而不是走上社会后一直被带着走,成为没有中心思想和价值的人。只会读书的人,不见得是现在社会适用的人”。

他补充,校方也不担心他们过度热衷学校政治,而不注重学业:“学生的回馈总是很惊人的,一群16、17岁的孩子,严谨讨论下,制定很清晰完备的法案,走出自己民主架构,感觉到他们惊人的学习力”。

创立于1915年的台中一中,是当时日本统治下,首座由台人仕绅共同集资,以台湾子弟为主的学校。学校立碑汉诗首句“吾台人初无中学,有则自本校始”成为至今传诵的金句,而至今“吾台人初无学生政党”,未来也可能诞生在这所学校。

未来等政党成立真实运作后,可能3位同学都已毕业,但过去学长传承下来的使命,他们也将交由学弟们执行下去。李明泽说:“就算未来出社会,90%的忙碌生活中,只要我们能花10%的时间关心当天国家的政治议题,都可以让社会变好的”。这所中部第一学府,持续开创两岸三地学生自治的新页。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