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松毛泽东到特朗普习近平:中美“夫妻”缘尽与世界秩序洗牌

中国副总理汪洋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中国副总理汪洋2013年在参加美中战略经济对话时把美中关系比夫妻,说不能离婚,否则代价太大。

中国副总理汪洋2013年在美国参加美中战略经济对话时把美中关系比作“夫妻”,说双方不能“离婚”,否则“像默多克和邓文迪(分手),代价太大”。但从特朗普总统对中国施加关税,制裁科技企业,加剧美中贸易战来看,美中关系从毛泽东尼克松到习近平特朗普,似乎姻缘已尽,接近离异。

《纽约时报》报道分析认为,中美已展开科技冷战。中国电讯巨头华为遭到“数字铁幕”的围堵,中国科技开始受到美国和盟国的屏蔽。英国媒体警告说,在特朗普对中国的贸易战愈演愈烈时候,“(世界)需要系好安全带了”。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说,美国同主要贸易伙伴的冲突已削弱全球投资,威胁到未来经济增长。美中关税战在2021年前会把两国经济分别缩小0.2%和0.3%。如果美中对双边贸易货物施加25%关税,美国经济产出将降低0.6%,中国降低0.8%。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同中国改善关系奠定了尼克松的历史地位,1972年尼克松访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开启了中国融入世界市场的进程。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首席经济学家布恩女士(Laurence Boone) 说,在一个互相依赖的全球经济中,一国单方行动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尼克松历史性访华

英国《每日电讯报》分析认为,特朗普对中国的贸易战让世界再次走向分裂。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40多年前(1972)开启同中国的关系,执行了同特朗普截然不同的对华政策,即不是孤立,而是吸收接纳中国为全球经济一分子。

同中国改善关系奠定了尼克松的历史地位。1972年尼克松访华产生了深远影响,直到出现特朗普对华政策大反转前,尼克松同中国缓和关系一直被认为是巨大成功。

《每日电讯报》资深评论员华纳(Jeremy Warner)说,尼克松访华结束了中国长达25年的孤立。中国开始同国际交流和贸易,后来又开始了雄心勃勃的经济改革,通过同西方市场接轨创造巨大财富,获得了技术和知识。

当时尼克松或许未必充分意识到访华的意义。当时美国不过是要把中国从冷战对手苏联那里争取过来,但美中关系缓和带来了更为深远的结果。

Image caption 二战后期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国务卿向他建议说,长时间充当世界领导者的英国在二战后势微,丘吉尔不适应战后的新国际秩序,不习惯当配角。

回顾历史,华纳认为尼克松时期似乎是个更有希望的年代,多边合作被认为是解决问题的方案,能防止过去战争的危害,让各国互利和共同进步。尼克松对华政策的最终目标也是要让中国融入全球经济,和西方一样同属于“华盛顿共识”。当时西方都认为中国早晚能走到那一步。

特朗普大翻盘

冷战结束后,美国被认为在走下坡路。特朗普上台后试图采取单边主义扭转颓势。不过,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斯蒂芬斯(Philip Stephens)认为特朗普的单边主义行不通。

斯蒂芬斯提到英国战时首相丘吉尔,说在二战后期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国务卿向他建议说,长时间充当世界领导者的英国在二战后势微,丘吉尔不适应战后的新国际秩序,不习惯当配角。

同样,美国也很难容忍主宰地位衰落。斯蒂芬斯认为,特朗普的单边主义,包括对华贸易战,制裁古巴等做法,在某种意义上说是对实力下降做出的激烈反应。特朗普向世界表明,较弱小的国家或许认为他们有必要遵守国际规则,但美国可以例外,不必受各种多边规则以及美国在二战结束后建立起来的秩序的束缚。

图片版权 AFP/Getty
Image caption 英国经济评论员在批评特朗普的单边主义的同时还指出,中国人也要明白,参加国际一体化也要付出代价,即要对等,负责,透明和守规则。

特朗普已经表现出要发动自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贸易战,要完全扭转尼克松开始的美中合作格局进程。华纳说,特朗普公开宣称要取代多边规则和建筑在国际机构基础上的世界秩序,实现一个根据各自利益双边安排和国家联合基础上的世界。他要切割美国同中国的经济联系,抛弃自尼克松建立起来的美国同中国互相依赖关系。

战后秩序大洗牌

特朗普的单边主义想法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前盛行过,但具有内在不稳定性,并被证实最终会导致对抗,也不可能是应对今天世界问题和挑战的解决方案。华纳认为,当初正是由于各国看到这种想法和体系的失败,因此战后多国努力建立了多边的世界体系。

华纳说,华为被美国锁定是因为华为是中国融入世界经济的范例,即华为进入西方市场而且是利用全球供应链。华为手机不仅是中国的品牌,主要零部件严重依赖英国,韩国,日本,德国和美国的供应。这倒不是因为华为没有技术,而是因为他们没有必要搞重复发明,他们希望让其产品体现同世界其他地方的利益共享。

如果特朗普真想同中国切割,那么美国就需要用本土供应链取代国际供应链。如果特朗普把这个当作胜利,就要面对重复建设产业链,丧失效率的后果,维系国家间贸易的重要性也随之降低。华纳认为这都会给世界带来巨大变化。

华纳在批评特朗普单边主义同时还指出,中国也要明白,参加国际一体化要付出代价——要对等,负责,透明和守规则。他还说,在目前美中非理性相争的混乱中,英国仍然有机会。如果美国愿意放弃作为多边和规则秩序的领导地位,那么具有坚实法制传统的英国可填补真空。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