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法:中国大陆LGBT群体的艰难抗争

Supporters of same-sex marriage gather outside the parliament building as a bill for marriage equality is debated by parliamentarians in Taipei, Taiwan, 17 May 2019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在台湾,已经有大量同性伴侣申请登记结婚。

台湾的同性婚姻法投票间接地将中国大陆LGBT(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群体的困境放到了聚光灯下。中国同性恋活动人士对于中国大陆在这方面改善的可能持怀疑态度,这是为什么?

5月17日,台湾立法院通过法案,允许同性伴侣婚姻合法。这是这座小岛的LGBT群体数十年来争取权益的结果。

此项法案的通过意味着台湾在亚洲率先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而LGBT平权活动人士则希望,这一进程能够带动更多国家和地区推进同婚合法化。

不过,中国大陆LGBT群体当中的女性表示,她们想要像台湾人一样获得这种权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庭与边境的双重阻力

虽然中国政府从1997年开始不再将同性恋定为犯罪,但是这个国家的LGBT群体仍然受到歧视,而最近的一些发展显示,当局对于这个少数群体的敌意有上升的迹象。

肖美丽是中国著名的女权运动人士和LGBT活动家。

她向BBC表示,中国大陆LGBT人群的状况与台湾不一样,而且“越来越差”。

“今年早些时候,新浪微博上似乎在屏蔽代表女同性恋的‘#les‘话题标签。在社交网站豆瓣上的‘Les Sky’小组也被设为私密,并且在公共搜索当中被隐藏起来,这很令人担心。”

据中国的LGBT活动人士所说,去年有两名衣服上佩戴彩虹标识的女性在北京著名的798艺术区被保安人员袭击。

图片版权 Yang Xi
Image caption 台湾的同性婚姻法案只适用于台湾籍人士。

28岁的台湾人刘婷和31岁的中国大陆居民杨夕是目前居住在内地的情侣,而台湾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新闻令她们觉得五味杂陈。

台湾的同性婚姻法案只适用于台湾籍人士,而当结婚双方有一方不是台湾人时,就只有在该人士的国籍属地也同样允许同性婚姻的前提下,才会在台湾得到承认。

这对情侣在中国大陆的女同志通讯应用程式“Les Park”(拉拉公园)上认识,之后很快坠入爱河。2018年,她们在高雄作为同性伴侣完成了户籍登记——这个台湾南部城市从2015年起就开始接受申请。

不过,她们的居住许可与真正受到法律承认的婚姻登记不一样,给她们的权益也有限。

比如,她们能够为对方签手术同意书,也可以作为伴侣申请照顾对方的家务假期。

图片版权 Yang Xi
Image caption 高雄市为同性伴侣发放身份证明。

在台湾的新法之下,她们不能结婚,因为中国大陆并不承认同性婚姻或者民事结合。

虽然刘婷为台湾修改法律的消息感到鼓舞,但是她却担心自己和伴侣的未来。

“我和从前任何时候一样,担心跨境同性婚姻的问题,特别是因为中国大陆与台湾的关系这么紧张。到我们最终死去的时候,我们希望法律承认我们的关系,也希望能够保障和保护我们的家庭,”她说。

图片版权 Yang Xi
Image caption 今年较早前,刘婷搬到了中国大陆,与杨夕生活在一起。

这条路对她们来说,并不好走。

“我们的家庭都是非常传统的,他们了解的关于LGBT群体的资讯很有限。他们会把同性恋和爱滋病联想到一起,所以他们用尽一切办法反对我们在一起,”杨夕说。

两人在双方父母极力抗拒之下一直努力,刘婷的爸妈终于决定见一见杨夕。

由于台湾与中国大陆之间的紧张关系,杨夕和刘婷交往的过程很多时候都是分隔两地。

作为大陆居民,杨夕每次只允许在台湾逗留15天。

今年较早前,刘婷搬到了中国大陆,与杨夕生活在一起。在中国内地,作为LGBT伴侣的生活,对她们来说非常不一样。

两个世界

“台湾的LGBT群体发展得更加成熟,而在媒体和各个LGBT组织几十年的维权之后,保护人们免受歧视的新措施和法则已经开始实行,”刘婷说。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2019年5月24日台湾同性婚姻法案正式上路,成为亚洲第一。当天有超过500对伴侣登记结婚。

“我们在武汉的LGBT组织不得不在一幢居民楼里会面,”杨夕说。

“邻居甚至会投诉,在街区里放置标语,说他们不会和我们共用电梯,因为他们知道我们是同性恋。”

“这简直不可思议。每一次我们遇到这种事,我都感觉很伤心,我们不知道能够去找什么机构或者政府部门来帮我们解决这些问题,”她说。

虽然各种证据表明,对于LGBT群体的敌意和不接受正在加强,但中国政府和官方媒体却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系列帖文和公开声明,说他们支持台湾的最新立法。

态度在改变吗?

上周五(5月17日),《人民日报》的官方推特(Twitter)帐户用英文发帖称“中国台湾的地方立法委员通过亚洲第一部同性婚姻法”,并附上了一张写着“love is love(爱就是爱)”的彩虹动画图片。

而《环球时报》英文版也在社交媒体上发帖,展示北京同性恋群体的社交生活。一段三分钟的影片包含了当地维权人士的采访,还有外国人称赞中国首都兼容并包的文化,最后则是一段变装皇后的表演片段。

最近一则新闻称,一名15岁男童宣布“出柜”之后,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封遗书,之后青岛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在拥有380万名关注者的官方微博帐户上发表声明,呼吁“在平等世界里,让所有人不再恐同”。

但是,即使在官方机构这样一系列呼吁包容的举动下,目前并没有迹象表明中国大陆政府有意修改法律,以任何方式承认同性伴侣的身份。

在微博上,有关台湾同性婚姻立法的新闻得到了超过五亿的观看量。当中的大部分用户都在称赞台湾取得了一个里程碑式的进展,并且呼吁大陆跟随。

随着全世界越来越多国家都开始承认同性婚姻,中国的LGBT活动人士认为,这是他们应该将婚姻表决权带到中国大陆的时候了,而他们对于前路的艰难已有准备。

23岁的沈锐怡目前在同志平等权益促进会工作,她向BBC表示:

“作为活动人士,哪里有不公,哪里就有斗争。我有机会在中国去为我们的权利奋斗,而我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