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从华为纷争看美国遏制中国是否为时已晚?

USA, China, Huawei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美国政府说,华为公司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

美国政府坚持说,美国反对在关键信息系统中使用华为技术,完全是出于对安全的担心——比如华为可能在其产品中安装“后门”,以及中国政府与中国高技术公司的密切关系等。

当然,两国之间的商业竞争可能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毕竟,信息技术对全世界的经济前景至关重要。

但是,是否还有其他因素?这会不会是一场远远超出传统贸易战的巨大博弈,而我们目前看到的只是其第一场战役?

多年以来,中国的崛起,以及随之而来的世界经济重心东移、美国国力相对衰退,早已成为国际评论家的谈资。但这些趋势本来就难免造成摩擦。现在,美国已经开始反击。

美国反击

美国政府发言人开始将“全球竞争的新时代”挂在嘴边。最初的焦点集中在军事上——美军不再将反恐和局部战争作为重点,而是开始为大国之间的军事冲突作准备,并将俄罗斯和中国视为竞争对手。

但是,在美国与中国的争斗之中,经济是一个根本因素。特朗普(川普)政府似乎已下决心使用美国的经济力量,不仅要限制华为这样的中国公司,还要迫使北京开放国内市场,并改变其长期以来饱受在华西方企业诟病的监管行为。

在北京看来,这是美国在试图遏制中国的崛起。这种看法可能是正确的。

但这场争斗涉及的决不只是经济行为和商业市场。这是一场关乎两国国力之根基的搏斗,将产生巨大的战略影响。换句话说,西方正在渐渐重新认识一条基本的法则——经济实力是国家力量的基础,也是军事实力的前提。而北京对此法则早已了然于心。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表示,华为问题可能会被包括在中美贸易协议中。

两个多世纪以来,这个道理在西方早已成为不言自明的常识。十七世纪的军事革命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密切相关。商业和经济实力助长了军事技术的革新,从而在十七和十八世纪催生了海上殖民帝国;在十九世纪殖民帝国通过铁路扩张。

全面竞争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彻底取代英国,成为西方世界的霸主。当时的世界上,一度只有一个拥有核武器的超级大国。当然,苏联曾试图在政治和经济模式上与美国竞争,但最终无法维持其军事超级大国的地位。当苏联共产主义体制崩溃以后,美国再次成为唯一一个能够在全球范围内行动的军事大国。但现在看来,这个“单极时刻”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

美苏在冷战期间的对峙可能有些借鉴意义。这不是因为美苏争霸与今天中美之间日益升温的紧张局势相似,而是因为两者完全不同。目前的中美经济争端,历史上并没有先例。

在冷战中,苏联的经济基本上与西方隔绝,其技术发展受到限制,除了在几个关键领域之外,科技比西方相对落后。西方对苏联实行贸易限制,阻止各种技术流入共产党阵营。

中国的情况则完全不同。中国经济和制造业体量巨大,而且完全融合于国际经济系统之内。要想将北京隔离于关键经济部门之外,现在恐怕已经为时过晚。中国崛起的步伐几乎是独一无二的。差不多十年前,美国经济总量还是中国的三倍。而现在情况已经完全变了。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由于美国的禁令,将来你买的华为手机,可能将不会再有Google Play。

现代美国还从未有过规模相近的经济竞争对手,有能力超越美国的对手更是闻所未闻。中国的崛起是一个全新的挑战。尽管可能已经太迟,但这个挑战已经促使美国从根本上重新认识经济竞争,将经济实力重新摆在其应有的位置上,将其看作是国家战略和国力的最主要基础。

中国人一直都懂得这个道理。十九世纪,中国是西方扩张和掠夺性贸易的牺牲品。中国人还记得这段历史。但在西方,鸦片战争和法国占领越南北部的军事行动都已几乎被遗忘。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旨在与一连串国家建立紧密的经济联系。其目的不只是打入国外市场,获取原材料,更反映出中国的战略考虑。中国长期以来致力于在全球各处购买和扩建重要港口设施,也促进了这个战略的实施。

中国将经济发展看作是国力的关键决定因素,推行“一带一路”就是为了保障中国经济的未来发展。

中国推行“一带一路”,是因为中国领导人知道,尽管美国和日本目前是中国的主要贸易伙伴,但长远来看,这种关系不一定会持续。中国已经进入了拥有数十亿人口的发展中国家市场。中国经济尽管目前遇到困境,但一位消息灵通的美国中国问题专家告诉我:“他们有大量工程人才,有专注的领导人,有市场导向,还有具有前瞻性的视野。”

特朗普总统似乎已经下决心要制止来自中国的竞争。美国已采取一系列措施,以限制中国引进美国技术,阻止中国进入美国经济的重点部门。 

遏制中国

但是他能不能成功呢?我们不知道,特朗普将维持他目前的做法,还是会像他经常做的那样,突然转向。他最近曾说在华为问题上有可能让步,这似乎显示,他的外交政策战略性较少,而更具交易性。但这个问题不只影响特朗普本人,美国今后的几任政府都将面临同样的挑战。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认为,他的公司将能够顺利度过谷歌的封杀。

但这还只是短期内的问题。美中战略竞争的关键要素将持续存在。要促使美中经济脱钩,就必然对双方都造成短期甚至长期的损失。但尤其令人担心的是,日益恶化的经济冲突可能会蔓延到安全领域,引发军事冲突的危险。不管是擦枪走火,还是故意挑起,都可能导致局势恶化。

特朗普的国内政治对手中,许多人都同意中国是一个“问题”,但他们不同意特朗普采取的解决办法。他们认为,国际经济体系需要更新,贸易和安全法规应该涵盖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带来的挑战。他们担心,特朗普推行的战略过于狭隘,民族主义色彩太重。

他们还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美国应该团结盟国。如果中日之间、中欧之间和中美之间的贸易纠纷被分割开来,分别应对,北京就将占上风。

曾几何时,美国应对中国崛起的基本政策是试图使其成为国际体系中的一个“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就是说,如果中国遵守国际普遍承认的经济规则,它就会被国际社会接纳。

但现在,中国已经崛起,而且势不可挡。中国对国际规则有了自己的看法,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目前,许多人都在讨论如何遏制中国。但是,这也提出了一个问题:中国是否已经大得无法遏制了?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