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条例:香港特首道歉也无法解决的政治危机

周一下午仍然有示威者在立法会大楼外聚集。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周一下午仍然有示威者在立法会大楼外聚集。

香港政局因为《逃犯条例》争议,经历峰回路转的一星期,前一周的百万人游行及警民冲突后,政府没有完全回应诉求,结果周日再发生大规模游行,参加人数增到200万人。

香港政府宣布暂缓修例和道歉,但反对修例的人形容那只是“缓兵之计”,认为政府必须完全撤回方案,行政长官林郑月娥须为争议负责辞职,也要收回以“暴动”定性6月12日的警民冲突。周一(6月17日)下午,仍然有示威者占据立法会大楼外的道路,警方没有介入,只是在现场戒备。

分析认为,林郑月娥是否辞职不是她的决定,决定权在于北京政府,但预计她在剩下两年多的任期内不会有所作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卢伟聪说,6月12 日的警民冲突中大部份的人和平示威。

香港警务处处长:没有说6月12日整个事件是暴动

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改变日前以“暴动”形容6月12日警民冲突的说法。他周一会见传媒时说,“暴动”的说法是指当天有一小部份人的行为怀疑犯了暴动罪,“没有说整个事件是暴动”,大部份人都是和平示威。

他透露,警方至今拘捕了32人,其中5人与暴动罪相关。举行周日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批评卢伟聪没有撤回“暴动”的定性,要求对方辞职。

“雨伞运动”领导者之一黄之锋周一刑满出狱,随即加入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抗议行动。他接受BBC访问时指形容,香港警方使用武力攻击示威者的时候就显示,政府和政权将一整个世代的市民,“从普罗民众变成了异见者”。

黄之锋说,他们下一步的行动,会要求林郑月娥收回把6月12日冲突定为“暴动”的说法,她也应该为争议辞职,因为她“没有足够能力领导香港”。黄之锋又预告,如果林郑月娥不辞职,将会爆发比6月16日更大规模的游行。

争议期间,商界曾经对修例表达强调保留。但有“兰桂坊之父”之称的商人盛智文支持修例,政府在争议期间应该多做宣传工作,向公众解释。他承认中国是个极权国家,但中国不断在改变,香港人没有什么应该担心的事情。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逃犯条例:示威者讲述再度上街原因

林郑月娥“救不了”建制派议员

香港政府在游行前的周六宣布暂缓《逃犯条例》,但仍然未能平息香港公众的不满。参加周日游行的示威者不满林郑月娥未有全面撤回方案,批评她把6月12日的警民冲突定义为“暴动”,也有人认为她在周六宣布暂缓修例的记者会态度仍然嚣张,要求她为事件负责辞职。

另外,当天一名身穿黄色雨衣的男士在香港市区悬挂反对修例的标语后,堕楼身亡,也是激发市民上街的一个原因。

事件造成林郑月娥与建制派的分裂。香港《苹果日报》引述消息人士指,林郑月娥宣布暂缓立法前与建制派议员会面,向对方道歉,但仍然被建制派议员猛烈批评她“救不了大家”。

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认为,建制派议员会考虑自己在未来选举形势的得与失。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指出,当北京政府下令不用再支持修例后,这些议员自然“乘势与林郑月娥划清界线”。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逃犯条例》修订:为下一代勇敢发声的香港妈妈

“暂缓”和“撤回”有什么分别?

《逃犯条例》的修订案已经走了部份的过程,包括刊登在香港政府宪报、在立法会首读和开始二读等。如果政府只是“暂缓”议案,政府可以在这些基础上,随时继续推动修法。

林郑月娥在周六(6月15日)的记者会指出,“暂缓”方案后,她会收集意见,之后汇报给立法会一个委员会才进行下一步工作。

如果撤回方案,表示香港政府要再次推动修法,就必须把刊登宪报、首读等步骤重新再做。


对林郑月娥能力的“严重怀疑”

路透社早前引述消息指,北京政府经过争议后对林郑月娥的能力有“严重怀疑”。

《逃犯条例》争议影响林郑月娥与北京的关系,特别是这项条例触动了北京在两岸关系以及中美贸易谈判的部署。

美国、台湾等政府先后就争议发声。台湾总统蔡英文以及多个台湾政客都表态,“一国两制不可接受”。

美国有议员提出要重新考虑香港关系法,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总统特朗普6月稍后在日本出席二十国集团峰会时,将会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香港人权问题。

修例在北京眼中,已经不再单纯是香港或是中港两地的事。

刘锐绍认为,林郑月娥的去留不是她能够决定,而是取决于北京政府。“但是林郑月娥成为北京的代罪羔羊这个现实,已经是无可置疑。”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暂缓修订《逃犯条例》

之后发展如何?

香港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钟剑华接受BBC中文访问时形容,林郑月娥“已经失去香港人的信任”,市民对她“傲慢”的态度也十分不满。

“大律师公会约她见面,她拒绝;民主派议员要求跟她商谈,她也拒绝见面;外国政府机构提出质疑,她批评对方人云亦云。”

早前,外界预计在亲北京派立法会议员和北京驻港官员支持下,虽然面对香港社会巨大反响,修订案仍会获得足够票数通过,钟剑华认为这是问题所在。

“我觉得一个越是受到政府、中联办可以控制的体制,越容易令领导人出错,因为已经没有任何事可以制衡他。出现问题的机会也更大。”

他认为,北京未必愿意放弃家长式的思维,也不断有很多人误导北京政府,同一时间北京政府也乐于利用这些人达到它想要的目的。“香港会被这种做法推进一个不断向坏处发展的螺旋。”

刘锐绍也认为,香港政府不会从这次事件汲取任何教训,因为它也没有在之前的危机学会任何事。“只要它大权在握、驾驭一切这个文化不变,任何具体意见他们都不会听进去。”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