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议在台湾发酵 《外国代理人登记制度》引发争议

新华社2011年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租用宣传看板,引来示威。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新华社2011年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租用宣传看板,引来示威。

在近日香港大规模反对“逃犯条例”抗议的大背景下,台湾泛绿政党效法美国和澳大利亚,提交《外国代理人登记制度》,开始成为台湾媒体关注和民间争议的新热点。

以倡导国家主权意识的台湾“基进党”联合执政民进党和部分民间学者,近日推动在年内通过《外国代理人登记制度》草案。游说者强调草案旨在针对台湾社会团体、组织或媒体与中国大陆进行业务往来时,依法披露资金、人员和事务关系往来的信息透明化。 有分析认为,这代表台湾内部希望抵御中国“统战”势力渗入而采取防卫动作的一种声音。

此动议在受到台湾很多媒体的关注的同时,也开始引发是否有限制言论自由之嫌的争议。

反制“一国两制”的立法动议

台湾媒体6月17日报道,泛绿政党效法美国与澳大利亚,向立法院提交《外国代理人登记制度》立法草案, 并展开游说推动草案尽快通过,希望通过立法反制“一国两制”在台的宣传及“统战”工作。

撰写草案的基进党,在台湾立法院尚无席次, 因此主动寻找执政党民进党的立法委员获得支持。目前为止约有10位民进党的立法委员参与草案立法工作。

基进党中常委何澄辉告诉BBC中文,草案针对的是与中国政府有相当程度交流或资源交换的台湾本地媒体,个人或组织,需前往政府机关登记为“外国代理人”,自我披露与中国的资金,人事往来,并非针对驻点在台湾的中国媒体。 根据台湾官方统计,约有10家中国大陆媒体轮流驻点在台湾,包含新华社等约30位记者。

“透明化,是我们立法的核心,就像食物产品包装需要标示成分,这些与中国交换资源的社会团体或媒体也需主动揭露他们的身份,与中国来往的细节。因此,我们认为这个法案是义务规范代理人要自我揭露身份,至于他们的言论或行动有没有违法,不在这个草案上提及”何澄辉解释。

基进党把台湾目前面对中国一国两制的压力,与香港反送中大游行连接一起,表示“在香港百万人反送中、抗暴后,我们要拿出捍卫台湾的决心,告诉更多人一国两制根本是谎言,守护台湾只有‘清除中国渗透’一条路。”

图片版权 NurPhoto/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上千名台湾人及香港人6月16日在台北声援香港。

中国在台影响力

参与草案撰写的台北大学犯罪学系助理教授沈伯洋告诉BBC中文,台湾与境外接触的“准”外国代理人“十分之多及复杂”。

沈伯洋称,仅以媒体为例,除主流新闻媒体或地方电视台外,其他在“境外”设立,针对台湾政治议题制造并散播真假讯息,争取网路流量及广告收益的“内容农场”,以及中资之前大量购买台湾“网红”在脸书的粉丝专页等等, 都是“准外国代理人”的行为。

但外界分析,这些境外网路媒体的数量以及资金往来,在短时间内无法统计,也因此造成管控困难。沈伯洋称,中国一国两制的宣传及渗透,在台湾的特色,除了主流媒体之外,是如血管般密布在台湾社会的地方媒体及社团组织。

媒体复杂性

媒体方面,在台湾方面被认为“亲中”的主流媒体,如《中国时报》或《中天新闻台》因为立场鲜明,民众早就对其立场有所判断。“就算他们去主动登记为外国代理人,民众也不会意外或改变其立场,反而是地方媒体影响在地的社群网络,更容易被忽视。” 沈伯洋评论。

台湾中山大学社会系教授王宏仁6月13日在《思想坦克》网站上发表文章,分析中国势力如何借着“地方广播电台”渗透台湾南部地方社群。他说,这些电台听众多半是多说台语(闽南话)的年长者,电台播放的歌曲也一直是台语歌。但王宏仁观察到, 近一两年来,许多地方电台开始被中资收购,主持人及董事成员开始来往两岸交流,在节目开始播放许多中国歌曲譬《坐上火车去拉萨》等几乎在台湾社会无人知晓的歌曲,电台节目亦开始密集推荐某政治人物。

据台湾国家通讯社(NCC)的官方统计 ,在全台湾约有400多个地方电台,遍及各乡镇。王教授所在的高雄市,便有20多个地方电台,而这些台语电台的主业,是制作医疗药物售卖节目和促销广告,并普遍接受点歌或聊天,听众因此与电台节目的凝聚力很强。

王宏仁因此认为, 中共资本和其代理人,正在借着收买这些地方媒体影响台湾:“现在中国从台语电台来进入基层地方政治,这个方式更快速简便,只要买通董事会就可以长驱直入来影响台湾的选民。”

社会团体:宗教寺庙

另外,社会团体方面,何澄辉及沈伯洋都认为,遍布台湾乡镇地区的大小寺庙,也发挥了中国势力渗透的重要代理人角色。

根据台湾内政部网站的官方统计,自2018年底,台湾登记有案寺庙总数达12271间。数量最多的前3个县市都在台湾南部:分别是台南市(1623座)、高雄市(1476座)及屏东县(1127座),以道教寺庙9645座,而教(会)堂数则有3006座。这些数目还不包含非正式立案,家庭式的教会或道教“神坛”。

沈伯洋指出,许多宫庙往往被台湾诉求两岸统一或“一国两制”的政党以及地方帮派接触甚至渗透,金钱资助。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台湾宫庙宗教文化鼎盛。

个体代言人的存在

根据《华尔街日报》今年4月报道,中国前国际航空经理林英,4月17号在纽约东区联邦法庭认罪,承认她在任职期间作为中国政府的代理人,帮助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的军方人士,将未经扫描检查的包裹带回中国。林英身为美国公民身份,但没有去司法部注记自己为“外国代理人”而被判刑。这也是最近一件美国根据《外国代理人登记制度》判刑的案件。

参与台湾版本草案撰写的学者宋承恩在此前的记者会上,对台湾媒体表示,外国代理人里需要考虑个体代言人这一类,也十分重要。宋承恩以澳大利亚为例子,解释许多当地退休高官,受雇于中国公司,譬如矿业或商业公司担任顾问,并为中国做游说工作。但当澳洲推行《外国代理人法案》后,这退休高官便被要求登记,背负外国代理人的标签,许多人因为不愿在自己国家被贴上外国代理人的标签,因此最后就放弃高薪的顾问职。

统战在台湾的争议

推动《外国代理人登记制度》的政党人士及专家都强调中国对台湾的渗透已经十分严重,并且以香港“反送中”大游行为例子,表示台湾需防范中国势力。

但沈伯洋认为,外国代理人制度的企图不是以法律去解散或惩罚这些媒体或团体,而是种影响台湾民众的“认知心理”的作用;他说代理人制度,是希望让代理中国的人明白“大家知道你们是谁”,也让民众认知上建立“我们知道有人在统战”的观念。

民进党推动修订的《国家安全法》,6月19日于台湾立法院通过,修改后的法案将加重对台湾人担任共谍的刑罚。但是与上海市政府年年举办“双城论坛”的台北市长柯文哲则强调“统战”一词被过度污名化。

对于香港反送中游行,柯文哲认为政府应该听民意,双方不需“恶言相向”。 但推动台湾版本的《外国代理人登记制度》的政党及专家认为中国推动一国两制影养台湾的管道及策略,来自四面八方,台湾需开始研拟许多方法反制或预防境外势力影响,《外国代理人登记制度》只是一个开始。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台湾总统蔡英文等多名政府官员,重申反对“一国两制”。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