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条例冲突后续:香港政府和年青人的裂缝要如何修补

香港立法会大楼的修复工作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香港立法会估计,大楼的修复工作要到十月才能完成,但香港政府要修复与年青人的关系需时却可能更长。

香港早前发生近年最严重的立法会冲击事件后,建制派和泛民主派双方继续互相指摘,但同一时间,外界的目光投到香港政府会如何处理后续的情况。

香港建制派谴责示威者破坏立法会的设施,所用的暴力不为香港社会接受;泛民主派就认为香港政府不愿意聆听年青人的声音,是造成冲突的部份原因。

香港政府近日开始做一些补救工作,包括邀请学生代表会面,尝试缓和紧张的局面。但分析认为很多年青人都不相信任香港政府,如果政府仍然拒绝就示威者的要求作出任何让步,将无法打破目前的僵局。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前学生运动领袖黄之锋:盼社会谅解冲击港立法会示威者。

隔空对峙

示威者周一(7月1日)闯进香港立法会大楼破坏后,香港政府和建制派议员齐声讉责示威者的行动,其中林郑月娥批评示威者采用“极端暴力”闯入大楼。建制派的议员就指出,即使政府没有回应示威者的全部要求,也不能把示威者的破坏行为合理化。

但泛民主派议员指,示威者破坏立法会是因为现时政制完全不能反应民意,形容如果示威者需要负责任,政府更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随着周一的冲突过去,外界的关注目光转到香港政府的后续行动上。多名属建制阵营的前高官分别发声批评示威者,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前香港特首董建华批评冲击立法会的示威者做法专业,警察必须查清他们的身份。

前立法会主席范徐丽泰就留意到,示威者的行动主要针对中国政府和中国在香港统治的标志,更在立法会主席台前展示港英时代的旗帜,质问示威者是不是要回到殖民地时代“当二等公民”。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记者拍摄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的画像被示威者破坏后的情况。

香港行政长官办公室透露林郑月娥过去多天不断约见社会各界不同党派和团体,包括大学生和参加近期示威活动的年青人。香港科技大学学生会周四(7月4日)透露,他们收到林郑月娥邀请作闭门会面,但他们予以拒绝。学生会发言人认为会面应该公开进行,也应包含各个界别的代表,因为学生会“不敢也不可能”代表所有示威者。

网络讨论区上仍然有许多后继续示威活动的消息,包括周日(7月7日)发动在九龙游行。发起人指,游行将会重申周一示威者在立法会会议厅内的诉求,包括政府完全撤回《逃犯条例》的修订、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6月12日的警民冲突、尽快以直接选举方式选出行政长官和立法会全部议席。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香港警察处理示威时被指使用过份武力,令市民与警察的关系变差。

不信任政府

香港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钟剑华认为,如果香港政府不就示威者的诉求作出回应,就无法舒解社会目前绷紧的情绪。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说,林郑月娥仍然没有跟泛民主派的议员见面,形容这种做法“十分差”。

“如果政府做事情有前设,例如要孤立他们口中所谓的反对派政党,不让对方立功,同时又不在刚才提到的诉求让步,我觉得政府能做的事情不多,也不会太有效。”

香港政府并不是完全没有回应示威者的诉求,包括多次重申暂缓《逃犯条例》修订后,修订案将于本届立法会明年结束时自动失效。政府早前也指会尊重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简称“监警会”)就警察处理近期示威的方法进行调查,半年内向政府提交报告。

但钟剑华认为现在的问题,是公众不信任政府。“当大家不信任政府时,即使政府说什么、即使政府说得有多坦白,如果它不说清楚,大家仍然不会相信。”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支持香港警察的团体上周在立法会大楼外集会,主办方声称约16万人参加,警方就指高峰时约有5万人。

监警会调查和独立调查委员会有什么分别?

监警会是香港处理针对警察投诉的组织,独立于警务处。但监警会没有权力传召证人作供,投诉人提供的资料也可以用于未来的司法程序,投诉人或证人可能因为害怕公开对自己不利的资料,而选择不作出投诉或不作供。外界也担心,监警会的委员大多有建制派背景,无法作出公平公正的裁决。

独立调查委员会由行政长官按需要成立,专责调查单一事件,例如香港铁路早前被揭发建造新车站时建筑水平不达标,一些工程人员被怀疑发出造假的合格证书,特首林郑月娥于是成立调查委员会。

这些调查委员会的主席通常由法官担任,有权力传召证人作供,证人或投诉人提供的资料都只会在调查过程中使用,而不能在未来的任何法庭审讯中作为证据,被视为可以更有效保障证人或投诉人的权利。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香港民主党议员胡志伟被拍下在催泪瓦斯中要求与警察指挥官对话的过程,成为网络热话。

可回转空间“不多”

香港警察周四宣布已经就冲击立法会一案拘捕12人,怀疑他们涉及藏有攻击性武器、非法集会、袭警等罪名,还有一人因为上月发生的包围警察总部事件被捕。另外,有9人因为在网络公布一些警员的个人资料被拘捕。

建制派政党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早前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指出,如果有年青人因为示威行动而被定罪,林郑月娥可以考虑给他们特赦。

钟剑华认为,香港政府接下来会拘捕一些比较“出格”的示威者,要他们经历整过庭审程序,但当中仍然有不少操作空间,例如选择以什么罪名检控。他举例说,香港政府控告戴耀廷等“占领中环”运动发起人的时候,不控告他们“非法集结”,而改以更严重的“煽惑他人公众妨扰”等罪提告。

他指出,政府处理案件到达提告的阶段时,肯定会再次引起争议。他认为,香港政府为了缓解局势绝对可以明言撤回《逃犯条例》的修订,或设一个全面、不单针对警察行动的调查委员会。“我觉得如果政府连这些都不肯让步,它这数天以来做的事情不会太有效。”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