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外籍帮佣:怀孕产子的代价,尝试留港的征途

. 图片版权 Julia Broad Photography
Image caption 目前约有34万名外佣在香港工作。(资料图片,非文中当事人)

根据香港政府统计,香港目前约有34万名外佣,其中女性占95%以上。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去年表示,人均寿命居全球前列的香港已进入高龄化社会,当地家庭未来需要更多外籍帮佣。香港劳工局称,30年后估计香港会有60万名外佣,照顾有需求的家庭或个人。

然而,许多分析指出,在香港越来越依赖外佣时,外佣怀孕已成为香港社会的重要议题。一位来自印尼的“前帮佣”莉莉(化名)告诉BBC中文她的遭遇。

在香港生子并坐牢的外佣妈妈

“后来,我在街上遇到之前的太太(前雇主),她看到我牵着一个女孩,吓一跳,生气的问我说:‘你不是说要回印尼,怎么还在香港,还去带别人家的小孩?’ 我只有说了几句就走,因为她不知道那个女孩其实那是我的女儿,而且我女儿还跟她女儿念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莉莉笑着说出自己在香港的神奇经历。

1980年出生,来自印尼的穆斯林乡村,莉莉说着一口流利粤语以及简单的华语。她曾在台湾工作多年,回乡一段时间后于十年前再出国来港帮佣。

在香港最初几年,莉莉换过4个雇主,最后成了非法劳工。她解释说是因为受到第四名女雇主的肢体暴力而逃跑,为了生计,经朋友介绍在一间餐厅非法工作。

“当时太太生完小孩,有情绪问题,很容易生气。稍微不开心就大声骂我。也常常挑剔我打扫得不够干净,生气的时候就拿衣架打我。太太老公有跟我道歉,要我体谅太太刚生了小孩心情不好,要我多忍耐。但一年左右之后,我还是受不了被骂被打,决定跑掉。” 莉莉说。

莉莉后来在打黑工期间,经过香港同事介绍,与一名香港男子相恋,她以为这段恋情会开花结果。但几周后这位男朋友消失无影。

图片版权 Julia Broad Photography
Image caption 慈善团处称香港外佣小孩的处境仍须改善。

过了几个月,莉莉发现自己怀孕,但同一时间她刚好也遭人举报非法打工,因此坐了六周牢。因为怀有身孕,香港移民局并未将莉莉立即遣返。朋友介绍她去找慈善团体融幼社(Pathfinders)咨询,并寻求社工帮助。2012年,莉莉在香港生了女儿。

莉莉说,融幼社协助她经由法律途径找到女儿香港生父,透过法院确认血缘关系,让她女儿拿到香港居留权。莉莉自己则持有俗称“行街纸”的临时身份证明书(香港政府发给“等候遣送”或“递解离境”的人士的文件)。因此她的处境是随时可能被遣送离境,每一年移民署会检视莉莉的情况,决定是否让她延期居留。

来自乡下,莉莉的穆斯林家乡无法容忍未婚怀孕的女性。若回到家乡,未必会受到好的对待。这也是她选择不回印尼的原因。

莉莉说她知道在香港生下女儿后要面对的困难。但她怀孕时只觉得心慌,很难好好思考,有几次差点“想不开”,尤其听到父母相继过世的消息后。莉莉说到这里留下了眼泪。

莉莉称,目前母女两人的生活费用由民间组织及慈善机构救济。女儿很乖巧,功课不错。她很感激一直帮助自己的香港朋友融幼社。

外佣怀孕议题

融幼社透露,10年来他们已经服务过6000多名外佣个案;服务的对象大多来自印尼或菲律宾,具体服务事项是协助她们处理怀孕前后的种种医疗或法律问题。服务主任周翠珊(Jessica Chow)说,许多外佣一旦怀孕,往往因为自身或雇主不清楚相关的法律知识,产生许多误解甚至纠纷。

周翠珊说,多数外佣会选择在香港生下小孩,再将小孩带回家乡,让家人代为照顾。但也有5%的个案,选择不生下小孩。融幼社的工作就是提供必要的医疗经费募款以及法律咨询。另外,年轻的外佣女性来自性教育相对缺乏的乡村,对于避孕以及怀孕护理的知识较不足。或者是她们的故乡宗教严厉反对女性未婚怀孕,因此许多个案中的怀孕妈妈身心都出了问题,也影响胎儿健康。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菲律宾劳工香港街头游行争取权利。

融幼社告诉记者,更复杂的情况是,一些不了解法律的外佣因为担心怀孕会被解雇或被驱除出境,而故乡出于宗教因素无法允许未婚怀孕,或因为雇主的不当对待,选择逃离雇主,非法滞留香港。“逃逸帮佣”若生下小孩,两人都无法拥有在香港的任何医疗以及福利资源,生活情况会非常恶劣。

雇主看法

香港给予在港工作满40周的外佣10周的带薪产假。外佣经医生证明怀孕之日至产假结束,雇主不可以解雇外佣。新加坡则规定一旦怀孕,外佣需在两周内离境,相比之下,香港法律宽容许多,许多香港雇主认为外佣怀孕会给自己造成困扰。

一些雇主表示,外佣一但去放10周产假,家里就没有人照顾,特别是对经济弱势家庭,譬如有卧病在床的家人或独居的长者。

在香港的著名网络讨论区“亲子王国”中,雇主时有抱怨帮佣怀孕五个月后开始不愿意做太繁重的工作,认为他们藉此偷懒。也有许多雇主不满外佣在香港交男友,或怀孕“影响工作”。在地小人稠的香港,居住空间狭窄,一般雇主没有空间给予外佣与婴儿同住。

资深社工岑女士告诉记者,要看到雇主的苦处。譬如有的个案中,雇主发现外佣未经同意带便男友或老公到家里来,引发纷争。

图片版权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根据香港移民支持团体Enrich统计研究指出,外籍帮佣在香港的经济活动占全港GDP3.6%,几乎相当于旅游业占比。

香港中文大学社工系助理教授碧桦依(Baig Raees Bagum)告诉BBC中文,她能理解雇主对于外佣怀孕的意见,但港府应该提供更多社会福利资源,譬如养老院或小区服务给弱势家庭,而不是让雇主与外佣相互指责。

碧桦依解释,香港外佣遇到的性侵害或种族歧视并不少见,2018年的“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 报告就指出香港仍有许多种族歧视问题仍然严重。

香港中文大学人口迁移与流动研究中心今年二月发表研究结果指出,前年访问的2000多名于本港工作的菲律宾及印度尼西亚外佣当中有43.9%没有私人房间,另有70.6%每天工作时数超过13小时,3.9%外佣表示曾被佣主虐打。

逃逸帮佣的去处

香港移民团体的工作报告称,在香港,许多逃逸帮佣与地下社会接触,与毒品,性交易组织或人口贩卖集团有了牵连。

国际人权组织“行走自由基金会”发布《2018年全球奴隶指数》针对全球政府处理现代奴隶问题评分,分为十级,香港排名倒数第三。在亚洲只有朝鲜,香港等四个政府没有制订人口贩卖特定法例。据此,香港政府回复港媒称政府已经有50多项打击人口贩卖的法律。

融幼社说,他们的工作以小孩健康权益为优先,该组织建立的短期庇护所也向政府及民间寻求医疗资源协助,搜集婴儿食品及用品。一些移民团体也正一起游说香港政府制定针更完善的法律与政策,譬如更多的公立庇护所,产假及教育政策支持帮佣及雇主,并同时打击人口贩卖。

除此之外,他们也到印尼或菲律宾聚集的社群或领事馆进行法律、医疗及性教育讲座。“目标是让香港的每个小孩都公平有尊严地长大,”融幼社说。


台湾新加坡对待外劳的不同政策

台湾

拥有超过70万外籍劳工的台湾,也常发生女性外籍劳工怀孕后,害怕遭到遣返,赚不到钱而逃逸成为非法劳工。根据台媒引述官方资料显示,逃逸劳工在台湾生下的“无国籍孩子”已超过600人,而有立法委员估计实际人数可能高达两万。外籍劳工小孩即使在台湾出生,也无法入籍台湾,小孩没有户籍因此不能上学,没有健保,成为法律上的隐形人,许多小孩成为弃婴。

新加坡

据统计,新加坡的外佣人数在2017年达到24万人。根据规定,外籍劳工若怀孕, 会被视为违反工作契约之约定,政府可以取消工作许可并将劳工遣返回国。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台湾外劳性侵案件频发成为台湾可耻的秘密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