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元朗白衣人暴袭记者平民引众怒,警方否认纵容勾结“黑社会”

CLASH 图片版权 LAM CHEUK TING

7月21日,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在中联办大楼外抗议,遭警方使用催泪弹驱散,再次成为国际媒体焦点。但当时更令香港各界震惊的是当晚发生在新界元朗区的暴力事件。

周日晚上(21日),距离港岛区约45分钟车程的元朗发生几百名白衣人持凶攻击路人的事件,持续约两小时,并一度闯入地铁站及铁路列车车厢殴打乘客,多名记者及市民受伤。

香港民主派政党及示威者指责,“警方恍如与黑社会协调好一样”,“任由黑社会管治元朗”,强烈谴责特区政府和警方的不作为。香港学者沈旭晖和梁启智形容此种行为是“恐怖袭击”。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周一记者会上,谴责在元朗使用暴力的人,说有关当局勾结暴力分子的指控“完全无根据”。

与林政一起面对媒体的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表示,警察与施暴者没关系,“与黑社会势不良立”,称会检讨部署,希望大家对警方有信心。

警方形容这只是一场源于政见不同的“打斗”和“纷争”,并强调不论政治立场,一定严查到底。至截稿前,没有人因元朗暴力事件被捕。

香港医院管理局表示,共45名伤者送院,其中1名男子危殆,5人情况严重。现场协助伤者的主要是消防人员和救护员。

21日下午,民间人权阵线在港岛区发起“反送中”游行。当晚,几千名示威者包围中联办大楼和附近的警署,有示威者向中联办门口的摄像头喷漆,涂鸦招牌并向其扔鸡蛋。警方和示威者之后在上环爆发冲突,零星示威者向警方防线投掷砖头、烟雾弹、雨伞,警方多次发射催泪弹驱散。

中联办、港府及建制派在21日当晚予以谴责,但截至21日当晚,随着多个场面暴力的网络视频传出,香港舆论的焦点已转移到在新界元朗发生的暴力事件。

图片版权 REUTERS

元朗暴力事件目击者:香港陷入无政府状态

BBC中文翻查21日晚记录现场的网上及香港媒体的视频片段,并采访了多名目击者及元朗居民,试图还原当晚在元朗发生的暴力事件。

冲突发生在晚上10时左右。几百名身穿白色衣服的男子,在元朗街头追打路人,并两度闯入元朗西铁站。他们首先针对身穿黑衣的行人,有网民猜测,这是因当晚在港岛区参与游行的市民和抗议者普遍着黑衣。

多个视频显示,几十名市民在闸口与白衣男子对峙,有市民用水喉向白衣男子射水。但这些白衣男子冲上前,从闸外、追至电梯、月台、再跑到列车车厢,用木棍、扫把和铁通追打市民,有人用雨伞抵挡白衣男子的攻击。

香港媒体《立场新闻》一名记者在做脸书直播时,被多人围殴,她受伤送院。受袭时的直播视频随后在网络上流传,场面骇人。

Now新闻台采访队在采访期间遇袭,摄影器材损毁。香港资深传媒人柳俊江在现场试图拯救被殴打市民时反被打到头破血流。在现场的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林卓廷亦受伤。

现场片段亦看到,有孕妇被打倒在地上;老人家试图劝阻但被拉走,亦有男子跪地求饶。

此后,白衣人士一度离开现场,港铁报警和放下元朗西铁站铁闸,但白衣人士撬开铁闸,再次冲入去追打途人。几十名市民跑到铁路站的另一端逃走。

目击者元朗居民梁先生对BBC中文表示,他当晚带女儿去参加课外活动后坐铁路回家,但列车在元朗站停下来,他看到月台有几十名白衣男子向途人袭击,并闯入车厢打人,向车厢乘客投掷杂物。

当时梁先生在车厢中抱紧女儿,但列车播出“列车暂停服务,请乘客离开”的广播。但他不敢下车,试图打电话报警。

他透过电话哽咽对BBC中文表示,“整个车厢都是普通人,有老人家、有小孩,但他们是无差别打人,这是无政府状态,999热线(香港紧急求助电话)完全打不通,现场打斗打了这么久还是一个警察都没有来,你叫我怎么保护我的小孩?”

梁先生说,这周没必要不会带女儿离开家门,自称立场中立的他表示,“我们香港人正活于恐惧之中,我现在很担心女儿的将来,我不知道香港未来可以怎样走。”

图片版权 LAM CHEUK TING

网上市民发布的视频显示,两名警员曾经出现在冲突现场,但在简单查看之后便离开。警方称,警方是在10时45分接报,在10时52分,有两名警员到场,但因为两人无足够保护装备,评估情况后要求增援,加上元朗区发生多宗打斗案和火警,最后警方要在11时20分才到港铁现场,当时所有白衣人士已经散去。

除在地铁站,元朗周边街道也有发生武力打斗。停放和经过地铁站的私家车被白衣人破坏,据称这些车辆是来接载被困的市民。

年约30岁的陆先生对BBC中文表示,原本他在港岛区参与抗议活动,但晚上发现元朗区有冲突,便立即和身边的朋友前往元朗,“希望保护市民”。

由于元朗港铁站被临时关闭,他们要从另一铁路站走过去。多名手持藤条和木棍的白衣男子在途中见状,向他们冲过去,双方发生冲突,他们用雨伞还击。

“那一刻很害怕、很生气、很慌乱,不知所措,但完全无警察,无人可以求救,”他对BBC中文说,“他们是完全不留力、拚命地追打,完全不理会后果。那是前所未有的危险。”

陆先生说,如果元朗区发起游行,他必定会出席。

“这晚的香港是最真实的一面,我们一直被这儿的繁盛所欺骗,但底层的真像是政府、警察、黑社会、与乡民的关系,这晚一清二楚了,警黑勾结是社会上的严重不公,警察拥有绝对武力,选择性执法,维护与他们立场相同的一样,这样,警察已经不能保护我们,乡黑亦肆无忌惮地打人,我们只能自己保护自己。”

图片版权 Reuters

民主派:警黑勾结

地铁站冲突之后的深夜里,香港防暴警察在元朗曾与大批白衣男子对峙,在附近一个村里,警方搜出大量铁枝。

市民和媒体的部分视频显示,警员曾与手持木棍与铁通的白衣男子拍肩膊和闲聊,并让路给白衣人士步行或驾车离开。

据香港多家媒体报道,在现场的警察称不能把所有白衣人士当成罪犯。元朗区内多所警署拉下铁闸,不接受市民报案。

网上视频显示,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含笑在街头与白衣男子握手,并称赞白衣人“做得好”,是“保家卫族”的“英雄”。

何君尧质疑是有“黑衣人”(“反送中”示威者)想在元朗“惹是生非”,“先撩者贱”,但强调自己不认同“以暴易暴”,与白衣人袭击市民事件无关。

有警员在冲突发生前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说“元朗准备大量藤条打仔”,被网民质疑警方一早知悉事件,有关帖文其后被删除。

约60岁的元朗居民黄太对BBC中文表示,在冲突发生前一晚,已经收到警察亲友警告,元朗居民当天不能穿黑衣在街头行走。

黄太对BBC中文说,“当时我也没想到发生这么大事情,但现在我不敢问我的警察亲友发生甚么事情,我希望他们还是有良心,不要跟黑社会走得太近。”

香港民主党在22日凌晨发出声明,强烈谴责特区政府“任由黑社会血洗元朗”。

声明称:“特区政府和警方任由黑社会管治元朗, 形同独立, 并放任黑社会追打无辜市民,民主党强烈谴责特区政府和警方的不作为。”

香港另一民主派政党公民党发出声明,称当时不少市民报警求助,但遭接线人员恐吓“害怕就不是出街”。公民党质疑警方“恍如与黑社会协调”。

公民党声明说:“我们提醒林郑政府,政治问题必须政治解决,倚仗警队武力和黑社会暴力处理民怨只会被香港市民唾弃,令民怨继续沸腾,抗争运动将会一直升级,民间与政府的裂痕永无愈合之日,对香港整体绝无好处。”

图片版权 REUTERS

香港国际关系专家沈旭晖在社交媒体表示,元朗发生的冲突在任何地方出现都会被称作“恐怖袭击”。

他指出,事件涉及“无差别袭击,完全针对平民”,其目的是要制造公众对个人安全产生恐慌,这件事件与港岛区针对政权的警民冲突有差别,但香港政府和警方“把此事与政治事件混淆”。

香港中文大学讲师梁启智认同这是“恐怖袭击”,与“打烂玻璃”的暴力不一样,“说这些人是暴徒还是过轻了,他们是恐怖分子”。他认为,一个正常政府应该立即制裁“恐怖分子”,如果不做,就会有疑问,“香港政府是否正在支持恐怖主义?”

22日,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和其行政班底在记者会上被问到元朗事件是否“暴动”或“恐袭”。林郑拒绝对事件定性,并称外界指控政府与暴力分子有关的指控“完全没根据”。

在记者会上,林郑首先发声明谴责包围中联办大楼的“激进示威者”。在记者提问部分被问到,是否认为国徽比市民安全重要,她回应说,市民的日常生活受保障很重要,但相信每位市民都认同香港能够继续落实一国两制亦都非常重要。

“甚至是至为重要,” 林郑说。

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同时表示警察与施暴者没关系,"与黑社会势不两立",会检讨部署。

卢希望大家对警方有信心,还表示警方正积极搜证,进行全面调查。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